结束了跟陈文泽会面的赵嘉良神情淡定地自电梯里走出来,直接进了房间。

林耀华的人自以为把“眼睛”装得天衣无缝,实际上,他跟钟伟进来转了一圈就把这些偷鸡摸狗的东西都挑出来了。

赵嘉良脱掉外套,只当是浑然不知房间被人动过手脚似的,径直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洗脸,借着扑面的冷水,掩住了他在低头的一瞬间几乎就夺眶而出的眼泪……

他很多年没哭过了。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不过就是跟李飞见了一面,说了最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他心里却始终平静不下来。

李维民一直以为是他把孩子送给了老太太,但事实不是这样的,他岳母执意要带走只有八个月大的李飞,而赵嘉良到现在都记得自己当时的绝望……

那人是他岳母,素娟尸骨未寒,她就要抱走他儿子,带走他仅剩的唯一念想,他打不得骂不得甚至拦不得,只能求。

他堵在门口,甚至跪在老太太面前苦苦哀求,可那精明强干了一辈子的老人家却打定了主意决不妥协,甚至举着孩子威胁他,再不让开,就摔死孩子,自己也从楼上跳下去。

他死死抓住李飞外婆裤脚的手最后还是一根根松开了,老太太越过他,头也不回地抱着啼哭不止的小婴儿走了,他泪流满面地木呆呆看着屋里素娟的遗像,走廊里孩子的哭声荡着回音,几乎把他的心都敲碎了。

不过话说回来,当年如果老太太没把李飞抱走,他也不会下定决心只身前往香港去查妻子死亡的真相。

老太太这么做,对他来说,其实也算是另一种成全……

只是,还是太痛彻心扉了。

“良叔?良叔?”

水夹着泪真真假假糊了满脸的赵嘉良抬起头,钟伟正站在他身后,递过来一块毛巾,赵嘉良将水龙头关上,用毛巾不断擦着脸,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今晚收工了,没事了,你回房间吧。”

钟伟有些担忧地看他,“那您早点休息。”

李维民自马云波家里回到武警驻地的房间,他刚一进屋,李飞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李局,我已经把信息透露给了林宗辉。”

李维民有些惊讶,这小子的速度竟然这么快,“他什么反应?”

李飞的声音愈发亢奋了,“我的判断没错!我和林宗辉刚谈完,林兰就来说林耀华也在潮尚餐厅,林宗辉让我马上离开,就冲这句话,我相信我的话他听进去了。”

李维民皱眉,“林耀华?他发现你没有?”

“没有,以防万一,我是从东山大酒店的后门离开的,他的手下也不可能看到我。你放心吧,接下去我会盯住刘子豪,一旦发现林宗辉的人在偷偷调查刘子豪,我就立即向您汇报,到时候我们再把证据亮给他。”他说着,顿了顿,语气微微沉下去,“另外,我在潮尚餐厅看到一个人,赵嘉良。”

李维民的大双眼皮跳了一下,“赵嘉良?!”

“对,就是那个和蔡启荣、蔡启超有过接触的赵嘉良。”李飞还怕他一时想不起来这人是谁,说了关键词提醒他,“你想想,哪有这么凑巧的事,他在潮尚,而林耀华也恰恰这个时候在潮尚。”

李维民只觉得一阵头疼,本来就害怕这父子俩碰面,没想到老子刚进东山的第一天就跟儿子对上了,“这能证明什么?”

“这说明我的猜测没有错!赵嘉良肯定和5·13一案脱不了干系!说不定是赵嘉良和林耀东合谋起来搞掉蔡启荣和蔡启超的!”

“李飞,你听我说,赵嘉良的这条线你不要碰。”如赵嘉良所说,如果需要有个警察调查他才能使他更加容易地获得林耀东的信任,李维民希望那个警察不是李飞,毕竟,哪怕李飞是最顺理成章的人选,但被自己的儿子怀疑敌视,对赵嘉良的心理压力还是太大了,可能的话,他想尽力地避免这样的局面,“你现在主要负责林宗辉这条线,盯死刘子豪就可以。”

李飞沉默片刻,还是点了头,“那好吧。”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