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自己办公室的谭思和翻看着桌子上关于浩宇集团的材料,除刘浩宇、黄达成、何瑞龙等人的照片,一**耀东的照片摆在他们那一系的上面。

敲门声传来,谭思和将文件夹收起来,一个女警推门进来,有点兴奋地跟他汇报说,找到了刘浩宇和林耀东的关系。

能证明他们之前确实关系匪浅的,是她带过来的一份2001年4月21日的《星岛日报》。那上面有一篇人物专访——《浩宇集团的大人物刘浩宇》,里面配有几张图片,其中一张是浩宇集团成立时的照片,照片中一身盛装的刘浩宇正对着镜头微笑,背后是晚宴现场。谭思和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林耀东在哪儿,女警将经过技术处理后的照片递过来,虽然有些模糊,但在这张放大的照片里,距离刘浩宇不远处,拿着酒杯的人的确是林耀东。

武警驻地李维民的房间内,马上要离开东山的李局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正准备拉着行李出去,崔振江的电话打了进来,“香港方面找到林耀东和刘浩宇有关联的证据了。虽然证据不是很直接,但能证明你的判断是正确的——林耀东在香港的时候的确和刘浩宇有交集。我马上把有关的材料和照片发给你。香港方面对照片上的那个人进行过人脸识别,确证就是林耀东本人。”

李维民精神一振,“好,你马上发过来。”

赵嘉良坐在房间沙发内,看了一阵手机上李维民转发过来的信息和照片,然后打开电视,有些无聊地频频换台,最后停留在赛马频道,现场嘈杂的助威嘶喊中夹杂着解说员的亢奋解说,他看了一会儿,百无聊赖地趿拉着拖鞋站起身,去了卫生间。

赵嘉良将热水龙头开到最大,很快水蒸气渐渐地蒙上客厅和卫生间相隔的玻璃。

伴随着哗哗的水声和外面电视机发出的声音,赵嘉良拨通了李维民的电话,压低声音开口,“你能确认那就是林耀东?”

听着对面哗啦啦的水声,李维民也压低了声音,“你那边不方便?”

赵嘉良看了一眼被雾气模糊的玻璃,对他们低劣的伎俩不屑地哼笑一声,气定神闲地跟李维民说:“搞定了,你说吧。”

“香港方面用人脸识别技术鉴定过。另外,李飞昨晚给我打电话,说在潮尚餐厅碰到你了,同时林耀华也在。林耀东对你有怀疑,可能已经盯上你。”

赵嘉良点头,“我知道,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

赵嘉良看着客厅,低声开口,“那就这样,挂了。”

香港浩宇集团,刘浩宇正坐在办公桌前签署文件,手机响了起来,刘浩宇将文件递给一边的秘书,秘书匆匆离开将门关上,黄达成的声音焦急不已,“大哥,宋倩和她儿子都没有下落,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她的家里没有被打劫的痕迹,但有一辆车不见了。”

宋倩联系不上,刘浩宇立刻就做了反应,但他没想到,找了这么久竟然还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连点蛛丝马迹都没有。他眯着眼睛琢磨着这件事,半天没有说话,黄达成等了等,按捺不住地催他:“怎么办大哥?会不会出事了?”

刘浩宇站起身,“法国警方有什么行动没有?”

“没有,宋倩消失得毫无征兆,白天还在艺术品拍卖会上,晚上就不见了。我们……要不要报警?”

“报警?!你脑子里装的是糨糊吗!”刘浩宇差点没让他一句报警给噎死,顿时有些气急败坏,“她宋倩是守法良民?还报警——再他妈去找!”

刘浩宇一脸恼火地挂断电话,口袋里的另一部手机响起,他看了看这个陌生号码,犹豫地接起来,赵嘉良的声音温吞平淡地传来,带着几分笑意,“刘浩宇吗?我是赵嘉良。”

刘浩宇眸光一闪,嘴里却装着傻,“赵嘉良?是谁?”

赵嘉良哈哈大笑,“刘董事长,这么说话就没有诚意了吧,我是谁你能不知道?”

刘浩宇皱眉,脸色沉下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赵嘉良的声音运筹帷幄,不打算和他绕弯子,“直说了吧,宋倩在我的人手里,她已经把你的一切老底都端给我了。怎么,你还记不起来我赵嘉良是谁?”

刘浩宇脸色骤变,赵嘉良带笑的声音继续传来,悠悠然然不紧不慢,“我现在正在东山大酒店,下一步我马上要去见林耀东,这下你总该记起来我是谁了吧?”

装傻装不下去了,刘浩宇沉下声音,“你想干什么?”

赵嘉良坐在房间里,听着电话那边刘浩宇无法掩饰的紧张声音,勾起唇角,“用不着这么担心,咱们的通话没有被监听,我也不是条子。何瑞龙死了,我找到他老婆宋倩,翻出了你和林耀东的交情。然后我就直接来了东山。你放心,我不是想要什么正义,我要的只是咱们一起合作做生意,还有给我那么一点尊重。”

“我不认识什么林耀东,也根本没去过什么东山!”

“刘董事长,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谈了。大家都是为了生意嘛。蛋糕就这么大,我分一块你们就少一块,我都能理解。我承认过去我占下风,可风水轮流转,这次我占了上风。我现在手里握的筹码不小哦。”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