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耀东的别墅里,马云波和陈文泽都到了,林耀东却迟迟不见人影。陈文泽有些坐立不安,他搞不清楚林耀东在卖什么关子,“他今天叫咱们来干什么?”

马云波摇头,陈文泽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房间各处,压低声音,“你说这房间里会不会有窃听器?”

马云波看着他那一副胆小不安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反问:“你是希望有,还是希望没有?”

陈文泽的声音更低了,语气急切,“云波,你不明白吗?如果咱们的谈话被录了音,那就是咱俩参与林耀东制毒贩毒的铁证。”

马云波一脸轻松地坐在那里,倒是安之若素,“既来之,则安之。”

正说着,大门打开,林耀东走了进来,笑眯眯地看着两人,“说悄悄话呢,两位?我能听吗?”

陈文泽一脸不自在地坐了下来,马云波看着林耀东,“你来晚了。”

林耀东也坐了下来,松了松自己的领子口,“刚刚送赵嘉良离开塔寨。”

陈文泽长出口气,略带不满地看着他,“你这地方太远。我很忙,下次要见面,可以约在我办公室,或者云波办公室——白天。”

林耀东挑眉,带着讽刺看他,“陈市长,你不是最怕跟我扯不清楚了吗?不用避嫌吗?”

陈文泽静静地看着他,“李维民不都走了吗?林书记还有什么好怕的?”说完,他看向林耀东,犹疑地问他:“现在村里没有开工吧?”

林耀东颔首,“马上就会开。”

这句话让陈文泽的脸色瞬间大变,“林耀东,以前你做过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但请你赚够了就收手吧。这是掉脑袋的生意,早点收手对大家都好。”

林耀东缓缓抬眼看他,“什么叫‘够’?对叫花子来说一顿饭就叫够,对马夫人来说一顿来几克海洛因就够,对你陈市长来说两三千万都不够。这个行业,是制造需求的行业,是让人觉得永远都‘不够’的行业。”

马云波沉默地听着他们两个有些激烈的交谈,半晌后眸光晦暗不清地开口,“据我所知,你在法国的分销商出了点问题。产量那么大,谁来给你消化?”

林耀东看着马云波笑了一下,眼里隐有欣赏,相较于陈文泽这样的软蛋,他倒是和马云波比较谈得来,“马局消息灵通啊。我已经在暗网上找到了买家。”

“暗网?”陈文泽皱眉。马云波看着这位对此不甚了解的市长,心里叹了口气,解释道:“是个黑市交易网络平台,买家卖家都是匿名的,查不到真实地址和服务器。主要从事军火买卖、毒品交易、洗钱、买凶杀人。FBI每年花费多少人力物力都打不掉这暗网。”

陈文泽听到这里总算明白了什么,“那你不打算和赵嘉良做生意?还请他到村里干什么?”

林耀东看着陈文泽,眼神颇为锐利,“那是你陈市长交代的呀——我是为了东山的房地产事业才招待的他。不过,我倒是怀疑赵嘉良是你们公安的线人。”

马云波摇头,“如果赵嘉良是线人,我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林耀东嗤笑一声,“那是李维民没拿你当自己人。”

马云波不置可否,“你准备拿他怎么办?”

林耀东笑看着马云波,“南井村北山的5·13案可以往他头上扣。”

马云波看着林耀东,“如果他不是李维民的线人呢?”

林耀东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眼神却越来越阴狠,“他的筷子都伸到我碗里来了。我也护食,怎么还能跟他一桌吃饭?云波,你可以把赵嘉良当作我送你的一份礼物——想不想成为打掉跨国贩毒团伙的英雄?”

马雯买了夜宵回来,陈珂的情绪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三个人边吃边聊。通过陈珂对蔡小玲的描述,李飞可以断定蔡小玲已经被人控制起来,但也可以确定,在找到林胜武之前,蔡小玲都不会有任何危险。

正说着,李飞的手机突然响起,林宗辉沉稳略带沙哑的声音传出,“林天昊为了什么原因要杀三宝?”

李飞松了口气,“因为蔡永强和三宝私底下接触过,想要让他成为警方的线人。林耀东害怕三宝把塔寨村的秘密告诉警方。”

电话那边,林宗辉手里拿着桌子上放着的全家福,他看着他们夫妻俩身后站着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眼泪慢慢蓄满了眼眶。

好好的一个家,林二宝被林灿一棍打断了腿,三宝干脆人都没了,他闭了闭眼睛,声音更沉,“大虾的审讯视频是蔡永强给你的?”

李飞对着电话里的林宗辉说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