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夜色以深,东山市人民医院的洗手间内,林宗辉正在洗手,他望着镜中的自已——身上全是血迹,人却显得精疲力尽。

林天昊走了进来,“辉叔,阿巧姐和我姐已经到了,晚上她们俩在医院看护小玲。”

林宗辉喘着粗气,慢慢回过头来瞪着林天昊。林天昊刚被他吓了一会,这会儿被他的眼神瞪得又有些发毛,一边说话一边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你……赶紧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林宗辉没吱声。

代替他说话的,是连个招呼都没打,就忽然势大力沉朝着林天昊脸上轰了过去的一记老拳!——

林宗辉那一下用了十足的力量,林天昊连个动静都没发出来就被他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角都被打破了,细细的血丝落了下来,他看着突然发难的林宗辉,彻底吓傻了。

“告诉你林天昊,”林宗辉冷然俯视着他,目光压得林天昊竟不敢抬头,“如果小玲有什么意外,别怪我林宗辉不讲情面。”

林天昊坐在地上,摸了下自己的嘴角,沾了一手的血,他干脆坐在地上没起来,讪笑带着些许求饶,“辉叔,你这话说的。我林天昊充其量也就是一个马仔,你何必要为难我呢?大家都为了讨口饭吃,都不容易是不是?”

林宗辉盯着他,半晌后轻蔑地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出了洗手间。

病房里病房里只有蔡小玲一个病人,另一张床空着没人住进来。蔡小玲脸色苍白面无表情地望着天花板,她正在输液,鼻子上盯着输氧管,各种检测生命体征的仪器在她身上贴了个遍,蔡妈妈坐在她的床边拉着她的手,想哭又怕惹了女儿伤心不敢哭,林宗辉回去的时候,林灿的老婆和林天昊的姐姐已经到了。

林宗辉看了两个女人一眼,没说什么,俯身去劝蔡小玲母亲,“大妹子,小娟出差在外,天天和妞妞在家里没人照顾,我先送你回去啊?”

细姨摇头,红了眼睛看自己的女儿,“我不放心。”

林宗辉看了看其他两个女人,又劝道,“医生说了,小玲已经没有危险了。再说有巧巧和红梅在这儿照看着呢……”

从蔡小玲把孩子都送回娘家,而后再也没来看过她和孩子开始,她就知道小玲胜武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但塔寨错综复杂,她惹不起,因此也只能抹着泪,慢慢地松开了蔡小玲的手。蔡小玲听见她要走,也还是一动不动,仍然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从始至终一声都没出过。

不说话,也不哭。

“小玲,”女人不放心地摸摸女儿的脸,“那妈先走了啊,等明天送完天天和妞妞去上学,妈再过来。别胡想了,那孩子是天生没命来我们家。你自已好好养身子。”

林宗辉搀着蔡妈妈走出了病房。林天昊站在走廊上望着林宗辉搀扶着细姨离去,朝两个手下招了招手,“你们俩跟着他。我在这儿盯着,下半夜你们来换我班。”

两个马仔点点头,跟着林宗辉的身影追了出去。

李飞跟马雯在路上汇合,一起赶到人民医院的时候,李飞往身后看,确定没有塔寨的马仔跟着,这才和马雯往医院大门口走去,没走多远,知道他到了的陈珂便自里面跑了出来,“李飞,对不起,情况紧急没来得及提前告诉你!幸亏我去了,不然小玲早没命了!”

李飞先是仔细的看了陈珂,“你没事吧?”

陈珂连忙摇头,“李飞,你听我说,这次是唯一的机会,我们可以不被监视地接触小玲……而且今晚我值班,我去问小玲胜武的下落!”

林宗辉这个时候搀扶着细姨自医院里出来,林天昊的两个马仔一路尾随在后,李飞看见立刻皱眉拉着她躲进了角落里,“不行!林天昊的人还在,太危险了!”

陈珂一脸焦急,“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李飞沉默,他知道,这也是个绝佳的机会,一个能准确得知林胜武下落的机会!马雯在一旁开口,“我觉的陈珂说的有道理,这真的是最后的机会了!”

李飞最后只能点头,他看着马雯,“还得拜托你,你扮成护士,进蔡小玲病房必须你俩一块儿。”

马雯点点头,李飞又看着陈珂,“我在外面接应你们,如果有任何突发状况就给我打电话!”

陈珂点头,拉着马雯匆匆走进了医院。

两个姑娘动作都很快,换了衣服,陈珂就带着打扮成护士的马雯端着药盘朝着蔡小玲的病房走来。坐在门口正在玩游戏的林天昊抬头拦住她们,“干嘛?你今天不是不上班吗?”

陈珂狠狠瞪着林天昊,也十分不客气,“我夜班。怎么了?你想给我放假?让开!”

她是蔡小玲的管床护士,进病房合情合理,林天昊也找不到什么借口拦他,只得让开。陈珂和马雯走进病房,林天昊也站起身,跟了进去。陈珂进来,看了看里面的林灿老婆和林天昊姐姐,然后把药盘放在一边。她检查着挂瓶的情况,然后望着蔡小玲,心疼地轻声问她:“怎么样,疼的厉害吗?”

蔡小玲转过头来望着陈珂,她似乎想说什么,但看到了陈珂身后的林天昊正盯着她。她微微地摇了摇头。

“来,把药吃了。”陈珂让马雯帮着把床摇起来,马雯连忙把床摇起,陈珂把药递给蔡小玲,然后递过水去。蔡小玲咽下了嘴里的药,来来回回喝水吃药,她的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陈珂……

“护士,一会我们陪床的晚上怎么睡啊?”林灿的老婆看着陈珂,陈珂说了一下有钢丝床,十块钱一个晚上,两个妯娌立刻就有些不愿意,陈珂刚想说什么,这时,蔡小玲的手偷偷从被子里伸出来握住了陈珂的手。陈珂愣了愣,看向蔡小玲。

这边两个女人还在讨论今天怎么陪床,林天昊的注意力都集中两个女人的身上,并没有看到蔡小玲的动作和陈珂的异常。蔡小玲的手掰开陈珂的手掌,用手指头在她的手掌里写着什么。陈珂望着蔡小玲想说什么,蔡小玲盯着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林天昊姐姐和林灿的老婆继续讨论着,林灿的老婆想要回城里睡,第二天再来换班,林天昊一脸为难,“巧姐,我倒是没意见的,可是东叔……”

他嘴角还肿着,说完忽然意识还有外人在,连忙住了嘴。他看着蔡小玲,蔡小玲的手不动了,但还是拉着陈珂的手,林天昊往她们交握着的手上看了一眼,蔡小玲低下头,默默地把手收了回来。

林天昊的眼睛转而盯着陈珂的那只手——陈珂忙碌着,林天昊确认陈珂的手里的没有东西后,才松了一口气,陈珂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给蔡小玲的床又摇了回去,“有什么不舒服马上叫我。”

蔡小玲盯着陈珂没有开口,陈珂和马雯只能端着药离开,两人刚走,林天昊的姐姐立刻关门,林天昊掀开蔡小玲的被子,把蔡小玲刚才那只握成拳头的手拉出来掰开看了看,拳头里什么都没有。他打量着病床上脸色雪白的女人,没有半点怜悯,“蔡小玲,你要是还为你儿子女儿着想的话,就别打什么歪主意。听清楚了吧?”

蔡小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睛又看回了天花板,始终都没理他。

蔡小玲只来得及在陈珂手里写了两个字,可是那两个字是什么,陈珂却猜不出来。

只知道第一个字是“纟”字旁,另一个是“?”字头……

把信息告诉马雯,两个姑娘一起琢磨,却还是没结果。陈珂叹了口气,按时间起来去查房,她从一个病房走出来,朝着蔡小玲病房看过去,林天昊正站在门口打手机,他抬头两人的视线碰在一起,陈珂立刻回头朝着护士站方向走,她一边走,一边手还下意识地在自已另一只手的掌心里划拉着。

马雯在护士站里坐着,也在琢磨着。陈珂回到了护士站,一个小护士正在桌上翻找,“笔呢?把笔弄到哪里去了?”

无心的一句话,突然点醒了马雯和陈珂,两人相视一望,陈珂迅速在自己的掌心里写下了两个字——纸、笔。

蔡小玲写给她的那两个字,是“纸”和“笔”!

林耀东家的书房,林耀东和林耀华正看着蔡小玲家的监控记录。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