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时候,林兰拒绝了李飞送她,自己沉默着到路口打了个车。

她显得心事重重,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进入了卫生间,正在厨房忙活的蔡军眼看着她又神不守舍的样子,警惕地拿起她的手机,翻了下通话记录——看接听记录里有李飞的名字,而紧接着是林宗辉的电话。

蔡军的脑子一懵,拿着手机,半晌都没动过地方,直到林兰自卫生间出来,看到蔡军站在桌子前不说话,手里还拿着她的手机,她一阵紧张,连忙过去要把电话拿过来,“怎么了?”

蔡军拿着手机不肯还她,少有地对林兰疾言厉色起来,“李飞打你电话干什么?”

林兰看着自己的手机,急了,“凭什么看我手机!”

“我问你话呢!李飞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蔡军不由得提高了嗓门,那双审惯了罪犯的眼睛此刻一眨不眨地盯死着林兰,“你刚才去哪儿了和谁在一起,给你爸打的这个电话又是怎么回事!”

林兰一言不发,上前要抢回自己的手机,蔡军冷眼看她,推搡间,林兰气急,抬手给了蔡军一巴掌,一边下意识地一躲,不小心将林兰推倒在地……

看着林兰一屁股坐在地上,蔡军又急又气几乎失去理智,“你疯了吧?林耀东要是知道你和李飞有联系,那你们一家——咱们一家,今后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他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

林兰坐在地上,有些失控的大吼,“那你想怎么着?去汇报啊。跟谁汇报好呢?陈光荣吗?!”

蔡军听到这里脸色发白,林兰自地上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手机一脸恼火的走进卧室,蔡军僵在那,不用想便知道这两个电话之间的关联,李飞想做什么,他在林宗辉问林三宝情况的时候就已经猜出来了,心里没法对林兰接着发的火转眼全转移到了李飞身上——那小子,不他妈搅得天翻地覆是真的不肯罢手吗?!

蔡军一个人坐在外面冷静了很长时间,家里的空气在夫妻俩的争吵间莫名压抑起来,很长时间后,蔡军叹了口气,也走进卧室,看这还一脸冷然坐在床上的林兰,妥协地软下了声音,“你爸什么态度?”

林兰看了他一眼,也勉强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阿爹把李飞的电话给挂了。李飞很生气。”

蔡军狠狠松了一口气,“你看,你爸跟我的判断是一致的。”

林兰瞪着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是个警察,“我不明白,你们这些男人的血性都哪里去了?”

“血性?你以为李飞那是有血性啊?他那是无脑!李维民阵仗大吧?还不是被双规了?现在外面在传,说他也是个贪官。”

林兰瞪大眼睛,眼前这个明明朝夕相处的丈夫,为什么在这一刻变的如此陌生,“当林耀东的走狗就有什么好结果吗?陈光荣是怎么死的?”

蔡军摇头,“……所以你老公我两头都不靠,才能独善其身。”

林兰静静地看着他,“蔡军,你不可能永远都两头不靠,总要站一边的。”

“那也不能站李飞那边!”蔡军猛然站起身,又激动起来,“他就是个瘟神!要不是他,东山也闹不出这么多乱子出来,宋杨也不会白白送了命。这种环境下,装傻充楞随大溜才能自保。好比有些贪官,是他们内心真心想贪吗?不见得。他的领导贪,他的同事贪,他的老婆孩子贪,他敢不贪吗?他要是不贪那就离死不远了!”

他喘着粗气,烦躁地撸了下自己的头发,“把我的这些话也原原本本地告诉你爸。还有,劝劝你爸,三宝的事已经翻篇了。林耀东本来就不是很信任你爸,让你爸千万别跟林耀东作对。”

林兰坐在那,忍不住红了眼睛,“那三宝就这么白死了?二宝就这么白残了?”

“那你们想怎么样?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还是当告密者?告诉你林兰,东山是东山人的天下。林耀东就是懂得这个道理,才能玩得转。”蔡军说完,气喘吁吁的站在那,林兰在那坐着不说话,蔡军深吸一口气,他方才的话的确说的有点重。

“阿兰……”他试图去缓和一下,试图让自己的妻子不要再去深究那些杀戮的真相,上去想要抱着她安抚,林兰却哭着狠狠推开蔡军,翻身从床上下来了,“东山人不都是你这样的懦夫!”

她哭着跑出了卧室,重重的将门甩上,留下蔡军一个人站在那,其实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

他的心也是肉长的,怎么可能真就那么冷心冷情铁石心肠?说到底,都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罢了。

………………

…………

下午的时候,今天本来该上晚班的陈珂就到医院了。她平时多数时候都是卡着点来打卡的,今天这么早过来,完全是因为不放心蔡小玲。

可是进门却没看见人,外面门神似的林天昊也不见了,保洁阿姨正在换床单,陈珂愣在当场,“阿姨,病人呢?换房了?”

阿姨回头看了她一眼,“出院了,刚走不久。”

!!!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