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做行动前部署,星湖园这场会,一路走高速从河源赶过来的李维民算是姗姗来迟。

他在会议大厅外匆匆下车朝着楼里走,大门口,站岗的武警哨兵面无表情地把他拦了下来。

这时候,从楼里疾步跑出来个工作人员,来人李维民不认识,他把一个胸牌递给李维民,哨兵看见这才放行,他随即带着李维民脚步极快地上了楼。

小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有条不紊地敲了三下,王志雄在里面应了一声,李维民推门走了进去。

在场几个人,楼晓平其实过来的时候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崔振江一个蒙在鼓里,看见李维民一身警服大摇大摆,肩膀上从星到章没少一个零件,瞪着眼睛猛地站起来,指着他,半晌愣是没说出话来。

李维民故作深沉,好笑地看着他,“干嘛?看见我好像看见鬼。”

“李维民你个老狐狸!原来主角就是你啊!”因为太震惊,崔振江差点就要开骂了,好在想起来还有个公安部的苏局在,他深吸口气,却越发有意见,“王厅长,雷副厅长,你们连我都瞒啊!”

苏建国也笑笑,挑着眉帮腔,“一开始他们俩连我都瞒呢。听说维民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我第一时间给志雄厅长打电话,你们猜他怎么说的?”他说着指了指王志雄和雷建华,王志雄一时无语,嘿嘿干笑了一声,苏建国揶揄地看他一眼,“ 他竟然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相信维民是个好同志。”

他正说着,忽然有想起另一茬儿,眉毛拧起来,简直有点一言难尽了,“——还有,左兰,她现在一天她起码给我打三个以上的电话!你们是不知道,这几天来,我耳朵里可全都是李维民的英雄事迹。”

苏建国开玩笑的抱怨让在场众人都笑了起来,李维民一一跟在场众人握手,轮到崔振江,被这老搭档狠狠在肩膀上捶了一拳,回手把自己额前的头发撸上去给李维民看,“老狐狸,你看看!我头发为了你,可都白了不少。”

“好了,情况紧急,”王志雄示意他俩都坐下,“维民,你先说一下你那边的情况。”

李维民坐在着崔振江旁边,“赵嘉良在省纪委把我带离东山的那天起就没有跟我联系过。确切的说,是他在我被纪委带走后,就把手机卡甚至手机都销毁了。在此之前,我知道他的房间被林耀东的人监控监听了,所以我猜想,为了不暴露身份,赵嘉良除了和他在香港的公司保持联络外,主动切断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

崔振江说:“……据李飞反映,11日,也就是维民从东山被带走的第二天,林耀东就派司机去东山大酒店接赵嘉良和助手钟伟到了塔寨村,并在林耀东的家里呆了近四个小时。这中间还包括了一顿晚餐。而后四天时间里,林耀东和赵嘉良见了两次,而且都是林耀东将赵嘉良接到塔寨村见的面。他们是应该达成某成协议。毕竟赵嘉良手里的筹码够多,优势应该在赵嘉良这一边。”他说着顿了顿,看向李维民,“可赵嘉良为什么还不向你汇报呢?”

李维民猜测,“两种可能。第一种,赵嘉良找不到机会向我汇报。第二种可能,就算林耀东妥协,和赵嘉良达成了某种协议,但他们彼此之间互不信任。以林耀东的城府,他不会轻易向赵嘉良妥协,他很有可能在给赵嘉良设什么局,也在等赵嘉良露出破绽。”

王志雄问他:“你倾向于哪一种可能?”

“第二种。赵嘉良给香港警方当了二十多年的线人,经验丰富,只有他不想传递的消息,没有他传递不出来的消息。况且,李飞大张旗鼓地跟踪赵嘉良,林耀东不可能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林耀东还继续明目张胆地和赵嘉良见面,我认为,他很有可能是在玩什么阴的。”

崔振江皱眉:“那我们目前能做什么?难道就一直这么等着?”

“没有别的良策,只有等赵嘉良给我们发消息。”李维民很坚持,“不然,我们稍有闪失,赵嘉良这几天来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还会将他置于极端危险的境地。”

“确实。”雷建华认可,“林耀东和刘浩宇团伙制毒贩毒的事实虽说已被我们掌握,但仍然没有铁证。一旦我们轻举妄动,以他们这么多年走毒制毒的经验,该消毁的证据肯定早都消毁了。我们后期取证将会非常困难,如果没有证据,他们很有可能逃脱法律的制栽。”

李维民深吸口气,“所以,我的建议是——只能等待。等待赵嘉良给出明确的信号。”

会议室里片刻的沉默,王志雄看向崔振江,“振江,你先把李飞拿来的那段视频放给大家看。”他说着,看向李维民,声音有些异样,“李飞今早跑了趟省厅……送来了这个。”

崔振江立刻操作起眼前的电脑,很快,投影上开始播放视频,音响里同时传来声音。

大家的视线全部落在了幕布上,李维民心里清楚他会看见什么,却有些逃避不忍的低下了头,半晌后,抹了把脸,深吸口气,强迫自己打起精神,鼓起勇气将头抬起来,看向了投影。

………………

…………

李飞一天之内在珠海、东山和广州之间来来回回地折腾,从广州回来回了趟家,洗澡换了身衣服,倒了三袋速溶泡了杯奇浓无比的黑咖啡,憋着气儿当提神药一口灌下去,拿着摩托车钥匙又匆匆地下楼,马不停蹄地又去了东山大酒店。

马雯从塔寨又跟回了酒店,她显得有些困倦,有人敲了敲车窗,她警觉的回头,发现是赶回来的李飞,马雯打开车门,“你说的没错,果然是去了塔寨,没两个小时林耀东的人又把他送回来了,之后没出过酒店。”

这时候天已经擦黑了,李飞看着她明显疲惫的脸色,有点自责,“你去买点吃的,我来换你。”

李飞刚上车,送赵嘉良回来,顺路带人在潮尚吃了个饭的林灿正好从酒店里走出来,林灿一抬头,和李飞的目光碰了个正着,“呸!这个李飞,像只苍蝇一样!”来来回回在眼前飞来飞去,咬不了人就故意在面前范膈应还特么怎么赶都赶不走!

林灿看见他就来气,迎着李维毫不回避的目光,顿时恶从胆边生——既然东叔不让人动他的命,那教训几下总该可以吧?!

他心里打着鬼主意,大步朝着李飞的车走过去,看着车里李飞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林灿有一种想冲他挥拳头的欲望,一手拿牙签儿剔牙,一手挑衅地重重敲了几下车窗,“飞Sir,你这么天天盯着,累不累?”

李飞也挺挑衅,把车场降下来,他看着林灿冷笑,“怎么,你给我支张床?”

林灿朝酒店后面的绿化指了指,“聊聊吧?”

李飞太明白他的什么意思了,本来因为马云波的视频就心里极度不痛快,这会儿正好找个由头发泄,他毫不在乎地笑了一声,开门的时候车门差点把躲闪不及的林灿怼马路上去,“聊聊就聊聊。”

他们碰一起,话是不能好好说的。

李飞本来只看见林灿带了两个人,他一个撂他们三个不成问题,所以也没当回事儿,然而来酒店后花园绿化树林,李飞才知道自己中了套儿。

——这龟孙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这边还埋伏了两个人,他是准备好的!

李飞心里冷然,不等林灿叨逼叨做开场白,直接就动了手。

原本宁静的后花园里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双方互有来往,李飞长着速度反应都够快,身手也敏捷,照面就撂倒了俩,但对方人多,他就一个,打的了前面顾不了后面,一脚踹倒前面扑过来的,后面就有匕首的破风声凛冽而来,他下意识猫腰躲开,那人却势头不减地带着刀冲上来,他手里没武器,仓促间抬手去当,胳膊就这么被那人的刀划开了一道不深却很长的口子,起身的同时看准旁边的林灿,一拳照着他脸狠狠挥了出去!——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