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的时候,潜伏在塔寨上空的无人机拍摄到祠堂的画面,几个人陆陆续续地将床、电视、冰箱、沙发之类的生活设施搬进去,又运了几箱子瓶装水,由此可以判断,赵嘉良暂时通过了测试,暂时取得了林耀东的信任,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李维民约了省厅这边的几个领导开小会,进会议室之前把情况打电话跟李飞说了,至此,李维民跟李飞的心才算暂时落了地。

进了会议室的李维民,也就心安理得地打起了鬼主意——

“破冰行动”得向全省调派数千名警力包围塔寨村,这么大的动作,要想做得天衣无缝。所以,他想在“破冰行动”正式打响之前,先原样克隆一个山寨版本,将林耀东保护伞们的注意力从东山转移开,让他们觉得东山是安全的,甚至可以让崔振江向马云波要人抽调东山警力去支援山寨版本的行动,以此来降低林耀东的警觉度,给后续真正的行动打掩护。

河东县有个K粉制贩毒团伙,他们禁毒局之前一直在经营,只是还没收网,正好可以这时候拿来用。

王志雄等人对此都没有意义,行动就这么定了下来。

到了晚上的时候,连续预警了好几天的台风在广东登陆,这场狂风骤雨,终于是搅起了看似平静的海面,带来的声浪滔天的回响。

“……受‘天兔’外围环流影响,汕头海面已出现10至12级大风。22日8时,离‘天兔’中心约110公里的汕头海洋气象浮标站平均风速33.8米/秒,最大阵风40.2米/秒,最大浪高12.1米/秒。中央气象台预计,‘天兔’将以每小时20公里左右的速度向西偏北方向移动。”

“‘天兔’目前正逐渐向广东龙坪,东山一带沿海靠近,并将明天傍晚在这一带沿海登陆。登陆时强度为台风或强台风。‘天兔’台风登陆期间正值天文大潮期,狂风,暴雨,巨浪,风暴潮叠加,防台形势严峻……”

“……为应对‘天兔’,广东省气象局于今天下午5时,将二级应急响应提升为一级。受‘天兔’影响,明天晚上,粤东,珠江三角洲,粤西市县将先后有暴雨到大暴雨,局部特大暴雨,粤北市县有大雨到暴雨。台湾海峡,广东沿海将有10至12级大风。随着‘天兔’靠近,广东沿海海面风力将进一步加大到12至14级,其中“天兔”中心经过附近海域风力达14至15级……”

新闻里,伴随着主持人字正腔圆的报道,台风“天兔”登陆的各种画面在新闻中展现出来,临时指挥部里的李维民也好,坐在家中客厅里喝茶的林耀东也好,哪怕是老神在在趴在地下室席梦思上养伤的赵嘉良,几乎都在不同的时间里,不约而同地收看了有关“天兔”登陆的不同报道。

………………

…………

林耀东说都的那位“老土”派出来往塔寨送料头的两辆福建牌箱货刚进了闵粤交界的收费站,驶入广东省境内,车牌跟司机正脸就被乔装成收费人员的警察跟收费站上方摄像头清清楚楚地拍了下来,

等他们缓缓驶入塔寨村,停在了祠堂外,负责监控塔寨的艾超也从两架无人机拍摄到的画面中确认了这两辆车,灯火通明的行动临时指挥部里,都是彻夜未眠的王志雄、李维民、雷建华、崔振刚等人第一时间听到了艾超的汇报:“报告王厅、李局。根据情报小组以及无人机拍摄画面,可以确认,4点20分,两辆福建车牌的厢式货车进入塔寨村。很快林耀东应该就会开始分发料头准备制毒了。”

他声音很大,周围人都听得清,这几乎是一针强心剂,让整个指挥部里连续加班彻夜忙碌的警员们振奋地沸腾起来!

李维民长舒了一口气,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在说给身边的王厅他们听,“看来,赵嘉良经受住了考验。”

艾超眼睛都放光,“卸完料头的货车已经离开塔寨了,怎么处理?”

王志雄看向李维民,李维民点点头,“放了,现在碰他们会打草惊蛇。让交通、电信部门配合,给我盯死这两辆车,车上的人去了哪儿、给谁打了电话、说了什么,全部记录并固定证据。等收网行动的时候一并抓捕。”

“——是!”

他们参与行动的无人机隐藏得好,塔寨的人始终没发现头顶上已经被按了只眼睛,天还没有亮,黑漆漆的村子里只有祠堂前的空地亮着灯,悄然有序从自家出来的村民们打着手电陆陆续续地骑着三轮车、骑着电动车、推着小推车从村里的四面八方往祠堂走去。

祠堂空地上,林天昊手里拿着一个名册,按上面详细记载分配的数量让手底下的马仔往村民的三轮车、小推车、电动车上搬福建箱货运过来的各种“油漆桶”、“涂料桶”,王志雄看着主屏幕上的监控画面,震惊而感叹地指了指李维民,“维民,你看,像不像蚂蚁搬家。”

“的确。”李维民沉声说道:“整个塔寨,就像蚁群一样分工明确、纪律严明。如果说这是一台高度组织化的机器,那么林耀东就是这台机器的核心。如果说这是一个蚁群,那么林耀东就是这个蚁群的蚁后。”他说着扶了扶眼镜,想要看得更清楚一点却发现眼镜救不了他,回头问艾超,“能不能再飞低点?”

“不行,”艾超很坚决,“再低就暴露了。而且台风要来了,气象条件越来越不利于无人机操作,得赶快撤回来。”

……不仅不能低,还得撤回来。

李维民无奈地把眼镜戴好,点了点头,“……行吧。”

塔寨重新开工,警戒岗哨就按照原来固定的管理密不透风地插了下去,七处固定“哨位”,三个移动“哨位”,二十四小时轮班,戒备森严到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地下室里,赵嘉良坐在沙发上,前面电视开着,地下室的破信号搜不来几个台,来来回回不是时政要闻就是本地东家长西家短,他调了一圈分外无趣,最后又把电视停在了刚才看过的本省新闻上,见上面依然在现场连线各地记者奔赴一线采访各地防控台风工作的新闻。

林灿给他拿过来的手机开着免提扔在沙发上,手机里传来杨丰无奈的抱屈,“……赵总,该用的办法我们都用了。你不在,人家就是不认,我这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

赵嘉良慢慢拧了下眉毛,“那批货我们损失多少钱?”

“少说也得三四百万美元。”

赵嘉良叹口气,也是无奈,“你们先把罚金交上,别的事等我回来再处理。现在只能这样了。”

杨丰站在阳台上,门关着,林景文还在他手里,“赵总,你什么时候回来?”

“目前还不能确定,可能得呆十天半个月。”电话里,赵嘉良稀松平常毫不在意地说完,忽然又想起来,“对了,下个月2号公司的董事会我会尽可能赶回来参加。你通知一下董事们出席。”

杨丰迟疑了一下,随即应了一声,“好的。赵总,你在东山呆着还习惯吧?”

“我很好,不用担心。”赵嘉良晃了晃翘起来的二郎腿,把电话拿起来,说完话就挂断了,“先这样,有事随时跟我联系。”

没两分钟,正在指挥部听杜力和艾超汇报塔寨岗哨、监听情况及海外账户掌握进度的李维民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电话——

“是李维民吗?”

他顿了一下,示意杜力他们暂停,拿着电话问对方,“你哪位?”

“我是良叔的手下。”杨丰说道:“良叔刚才给公司打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里传递了一个信息——林耀东有可能在下个月2日出货。”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