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谁都没想到,流产之后吸毒吸得越发浑浑噩噩的蔡小玲,成了压死林宗辉的最后一根稻草。

躺在林宗辉家楼上的这个女人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好活了。

她孩子没了,丈夫也没了,人困在塔寨出不出,连外面的两个孩子也看不见。

她没了坚持,没了希望,也就没了盼头儿。

临走之前,只有一个愿望,她想再见见陈珂。

林宗辉没办法,林胜武林胜文都没了,他对不住蔡小玲全家,就这么一个愿望,他得满足,所以他给陈珂打了个电话——陈珂接到这通电话的时候,同一时间,省厅指挥部跟塔寨负责这些事儿的林灿也监控到了这一通电话。

李飞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去人民医院找了陈珂,“简单说吧,”李飞目光复杂地迎向陈珂,“整个塔寨村正在大规模制毒,省厅和李局要趁这次机会把塔寨所有制毒户包括林耀东团伙一次性全部抓捕。但是现在遇到了问题,前期侦查的情报难以准确定位制毒户,给准确抓捕带来难度。我们一直在做林宗辉的工作,希望他能把他掌握的团伙详细情况提供给我们。但是……”

他没说完,经了这么多事儿的陈珂已经明白了,“是需要我借这个机会进塔寨,再劝劝他?”

李飞嘴唇抿到泛白,半晌后才沉闷却恳求地对她说:“……让林宗辉写出这些制贩毒家庭的名单和地址。”

他以为陈珂会后退,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陈珂后退,可没想到陈珂竟然跨步迎了上来,连一秒钟犹豫都没有,“好!”

“陈珂……”

陈珂很狡黠地对他笑笑,“没事儿,我不怕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明知道那是虎口,却还是亲手把她往那里送,李飞死死咬着牙,有一瞬间他想抬手拍拍陈珂的肩膀给她——也给自己一点力量,可是手指动了动,他还是把念头打消了,“我……我会让马雯陪着你一起,她会保护你的安全。”

“多一个人不是目标更大?”陈珂想拒绝,“我自己就行!”

“昨天蔡军从塔寨出来的时候来找过我了,据说林宗辉的态度摇摆不定……我害怕,你们进去,表明任务后林宗辉反悔……如果林宗辉反悔了……很有可能向林耀东交出你和马雯,同时,打草惊蛇,塔寨的制毒会停止……你们……你们就出不来了……这是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任务……”

陈珂静静地看着他,半晌后,很轻却非常郑重地,朝他点了下头。

马雯已经准备了救护车,正经的120司机开车,马雯拉开车门穿着一身白大褂,坐在里面看着他们俩。

李飞咬咬牙,“所以,马雯陪着你是我的底线和唯一的保险!”

陈珂轻轻抿着嘴唇,眼睛里闪过一点水色。

李飞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跟被人用针扎了似的疼起来,“……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我的车会远远跟着你们一直到塔寨外围,一旦你们有什么危险,我就进去接应你们!如果林宗辉不配合……我马上进入,控制林宗辉,至少阻止林耀东的察觉……”

陈珂咬紧嘴唇,“我一定要拿到!”

李飞忽然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猛地抬手抓住陈珂的肩膀,非常用力地抓着,抓到陈珂骨头都疼了,她却没吭声。

仿佛是另一次诀别……

李飞甩甩头把这莫名其妙的念头扔出去,车上马雯催促,“出发吧,来不及了。”

李飞放开她,转身也上了自己的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地驶出了医院。

坐在车后座,马雯随手把玩着自己的配枪,陈珂坐在她身边,刚才压下的哽咽这会儿菜泛上来,她带着鼻音,“马雯,谢谢你!因为有你一直陪着李飞,他才能慢慢走出来。”

马雯低着头,“……我知道那种失去搭档的感觉,尤其搭档是因为自己牺牲的话,活着的人,生不如死。”

陈珂深吸口气冷静下来,“只有这个案子解决了,所有人才能解脱。”

马雯忽然抬头饶有兴趣地看了她一眼,“陈珂,你挺勇敢的!”

陈珂不好意思地笑笑,“其实也害怕……”

“我喜欢李飞,你知道的吧?

陈珂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接地就说出来了,愣了一下,还是点头,声音很低,“……我知道。”

马雯就是这么个爽快的性子,喜欢不喜欢的,反正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她觉得为了女生的矜持而不去跟喜欢的男人表白是非常愚蠢的行为,可是知道这男人不喜欢自己,那把表白藏在心里等时间将它慢慢释然,就很聪明了。所以她说:“可是李飞喜欢的是你。”

陈珂头压得更低了……

“因为喜欢他,所以我在乎他在乎的,我也愿意保护他想保护的。”

陈珂倏地抬眼,她想说什么,可动动嘴唇,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旁边马雯却笑得很爽快,“所以……这次我会保护好你的!”

只是,如果真到了那个时候,单枪匹马的保护,抵不过群起攻之的杀意。

三房虽然凋零了,但林宗辉的积威还在,重重戒备之下救护车到底还是停在了门外,陈珂见了蔡小玲最后一面,送她走了,马雯在楼下找上林宗辉,眼见着三房一脉儿子辈只剩下林兰一个人的林宗辉,在楼下默然对上马雯,从来底气十足的声音听上去像是苍老了十几岁,“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马雯毫不含糊地对他承诺,“很快。抓捕的队伍已经集结差不多了,就等您的名单,核实完就开始抓捕。目的……尽可能的平稳解决,不出意外,而且,不扰民。”

林宗辉寥落地摇摇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辉叔,你不交……结果是一样的,可能的话……是会有更混乱的情况发生。我们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还有……”马雯定定地看着他,“我认为你是救了塔寨,而不是毁了它。塔寨的毒瘤不除……没有未来!没有!有句话,除恶务尽!对吗?”

林宗辉狠狠咬了咬牙,把心一横,从怀里拿出名单,仿佛已经打定主意下定决心迎接马上就要发生的一切,他发狠地把名单叫到马雯手上,“我交了。切吧!切——干净!”

马雯把名单妥帖地收好,郑重道谢,“谢谢,辉叔。”

他刚把名单交给马雯,林灿就带人过来了。

他三房自己的人来报信,蔡小玲的死讯别人还不知道,他让马雯也上楼先躲着,自己整平了衣服上的褶皱,迎了上去,跟着林灿去了祠堂。

同一时间,林宗辉被林灿等人跟在身后往祠堂走的画面被无人机传送回指挥部,始终在监控画面的杜力倒吸口冷气,“……出事了!”

林灿留了人守在林宗辉家门口,马雯和陈珂出不去,陈珂攥着蔡小玲逐渐冰凉的手,哭得眼睛鼻子都红了,已经得到消息的李飞车就停在距离塔寨没多远的路边,焦急地跟李维民打电话,“李局,我得进去!”

“李飞你先冷静一下!”李维民那边声音也是紧绷着的,但脑子很清晰,“我马上请林水伯到指挥中心,昨天他已经帮我们理清了门牌号和一些参与制毒的院子,他知道有小路可以进村,让他来指路。”

“好,”李飞急得知搓手,“快点!”

李维民在电话里面冷静地吩咐:“你先到村北侧。打开你的导航随身携带。等我指令。”

章节目录

破冰行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羽之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羽之城并收藏破冰行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