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印象不错

  “你还会看跌打损伤?”徐莹一脸的不相信。

  “会一点,我以前练功夫的时候经常会受伤,久病成医了。”张文定笑着点头道。

  “那”徐莹迟疑了一下,朝他点点头,“谢谢你了。”

  “您别客气。”张文定客气一声,垂下目光,也在沙发坐下,然后将她那只崴了的脚提起来放到自己腿上,脱去她脚上的鞋,手掌抚在了她脚踝处。

  真美,他不由得干吞了口唾沫,下意识地抬眼望了一下,刚跟她目光接触赶紧又低下头,手掌抚在徐莹的脚踝处没急着看她伤到哪儿。

  徐莹敏锐地察觉出了一丝异常,可又不敢确定他是在吃自己豆腐还是在给自己看伤,便开口说话以提醒他注意力集中起来:“小张啊,你还学过功夫?大学读的是体育系吗?”

  张文定听到徐莹猛然开口,马上就醒悟过来自己刚才差点坏事了,赶紧收拢心神回答道:“没有,我是读的行政管理。功夫是小时候跟紫霞观里的吴道长学的,我老家就是紫霞山脚下的,后来才搬到城里住。”

  “紫霞观的吴道长?吴长顺道长?”徐莹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问道,“他有八十多岁了吧?听人说他八十多岁看上去还像三十来岁的样子,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张文定点点头答道。

  “不会吧?真有这种事?他是怎么保养的?”徐莹再问,睁大了眼睛,暂时没管脚上的疼痛了。

  女人啊,对容貌果真很在意。

  “这个我也不清楚。”张文定一脸不自在地回答。其实对吴长顺能够青春常驻,他也是有一点了解的,可是却不方便对吴倩说出来。

  张文定小时候住在乡下,身体差,跟着紫霞观里的道士吴长顺学了些功夫才有现在的强壮体魄,吴长顺时常云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去年云游回来后说就在观里养老了。今年年初张文定去看他,他又教了张文定一门阴阳的法门,说是吕洞宾传下来的功夫,可以打磨意志青春常驻。

  说实话吧,这门功夫倒也让他在舅舅失势后找到了一点安慰和寄托,只是在练这功夫的时候得罪了女朋友易小婉。

  因为按老道士说的,他这门功夫要至少也要百日方才能筑基成功,然后才能够行房,在筑基阶段,得暂停房事才行。开始向易小婉解释的时候她还听,后来就怨气很重了,尝过男女情事美妙的她,为这事儿跟张文定吵了好几次了。

  这种事情,哪儿能跟徐莹说得清楚呢?

  “哦”徐莹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脚踝。

  张文定也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脚上。

  可是刚才心里已经想到了那事情,他就有了些别样的反应。从练功开始,到现在好像功夫也差不多了,过了一百天了啊,应该能够做那事了吧。

  最近一看到漂亮女人就有点心潮涌动,再这么下去的话,指不准哪个月黑风高的夜晚遇见一个单身女人然后精虫上脑就会直接犯罪呢。

  现在天热,女人们都穿得单薄,极有可能啊!

  这些念头在心中晃荡,令张文定从心灵到目光都有些不淡定了。

  这样下去会坏事!

  他毕竟还是有理智的,知道犯罪的后果会很严重,所以哪怕心里有再多的邪念,却也不敢付诸行动,并且果断对徐莹说:“没什么大问题,擦点藿香正气水,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你家里有没有红花油?”

  “有,就在那边柜子里,你找找看。”徐莹伸手指了指用来隔开餐厅和客厅而专门做出来上半截镶嵌着玻璃的柜子对张文定说道,没再讲什么客气了。

  红花油很快找来,可等到擦的时候又出问题了——擦药水得把袜子脱了啊!

  徐莹今天身着短裙,穿的虽然不是裤袜,可也是快到大腿根部了的长丝袜,总不能当着张文定的面脱吧?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感觉到有几分尴尬。

  还是张文定脑子转得快,将药水放在茶几上说:“徐主任,我去上个厕所,你把袜子脱了。”

  说完,也不等徐莹同意,便起身去找卫生间了。

  徐莹这房子不大,三室两厅一厨一厕加起来还不足一百平米,卫生间很好找。当初建的时候有规定,不能超过一百平米,等这房子一建好,那规定就放宽了,后来别的单位建房子都是一百多的。

  站在卫生间里,张文定好一会儿都没撒出来,只能作罢,假装放水冲了一下,便出门而去。再来到客厅的时候,却看到徐莹右腿上的丝袜已经脱了下来,也不知道她是坐在下面呢还是塞进了包里,反正明面上没看见。

  “徐主任,我帮你擦吧。”张文定眼睛盯着她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擦就行。”徐莹头也不抬地说,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张文定就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了,想马上就走,可又还想多呆一会儿,心里还有点想法。

  “坐啊,站着干什么?”徐莹一抬头,看到他还站着,便说了这么一句,许是弯腰擦药水累着了,直了直腰,然后问话了:“小张啊,你在办公室做什么工作?”

  话出口,不等张文定回答,她又说了句跟问题毫不相干的话:“车开得不错,像老司机。”

  张文定一时弄不懂她这话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如实回答道:“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给区内的企业做服务,他们有什么困难,由我接待,然后给领导汇报。至于开车,自我感觉还算稳当吧。其实考公务员之前,我就在管委会开车,后来到了办公室,有时候哪个司机请假啊什么的,覃局长也会让我去顶一下班。”

  听着张文定这一番话,徐莹多看了他两眼,没看出来这小子还很会说话啊,听话能够听得出重点,不过还是有点嫩,虽然解释得很合理,可是为覃浩波开脱的痕迹还是太过明显了。

  她知道管委会里关系户多,上任之前就把管委会里的人员关系都过了一遍,自然知道张文定是严红军的外甥,而今天覃浩波给她安排司机的时候却安排了张文定,这就令她不得不深思一下覃浩波这么做的意图。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