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躺枪

  躺在床上,张文定一时担心自己要坐牢,一时又觉得徐莹出于爱面子考虑应该不会把这件事情闹大,自己不用坐牢,最多只是以后的工作中处处穿小鞋而已。

  想着想着,他又考虑要不要跑路。

  胡思乱想中,他睡着了,这一觉只睡得窗外阳光灿烂才醒来。在床上翻了两个身,看了看手表,居然八点半了。

  正想着要不要起床的时候,门口传来开锁声,随后母亲的声音跟着就喊了起来:“文定啊,你还没去上班?”

  他边回答边穿衣服,心里挺纳闷的,爸妈晨练买菜回来了,可是他们怎么知道自己还没去上班呢?

  走到客厅,父亲又说话了:“快点刷牙洗脸上班去,楼下的车是单位的吧?不要耽搁了领导用车!”

  张文定这才明白,原来是他们看到车了。

  他们一家人是从农村搬进城的,张文定的父亲做菜有几分手艺,特别是狗肉做得好,后来跟舅舅借了些本钱到城里开狗肉店,慢慢赚了些钱,成了小富之家,在城里买了块地自己建的房子,昨天晚上他车开回来后就停在自家院子里。

  洗漱完毕,张文定连早饭都没吃便下楼而去,将车开到大路上后便靠边停下,闭眼冥思了一会儿,觉得徐莹应该没有报警,要不然的话,今天早上警察早就冲进家里来将自己带走了。

  看来,自己昨天晚上的话还是起了作用,徐莹心有顾忌呢!

  八点钟就上班了,现在都已经快九点了,呃,没事了,没事了!

  妈蛋,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照常上班去吧。

  到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大楼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九点一刻。张文定停好车,刚准备到自己办公室点一下卯然后就去覃浩波办公室送车钥匙,却不料居然在自己办公室里遇见了覃浩波。

  “局长。”张文定笑着叫了声,伸手往裤兜里掏钥匙。

  “怎么这时候才来?”覃浩波阴沉着脸,冷冷地问了一句。

  “今天早上肚子不舒服,看医生去了。”张文定赔着笑解释了一句,心想上班迟到多大个事儿啊,管委会里面谁没迟过到?

  “看医生你不知道请假啊?”覃浩波猛然间发火了,训斥道,“我们是政府部门,拿着工资是要做事的,不是叫你迟到早退的!你是公务员,是党员,有事要请假你不知道?都像你这么自由散漫目无领导,工作还干不干了?”

  张文定懵了,不明白就这么点小事覃浩波怎么就发了这么大的火,愣在那儿想解释可却找不到话。

  迟到这事儿确实是小事,可领导要抓着不放,再小的事情也能够给你上纲上线!

  “钥匙给我,自己好好反省反省!”覃浩波冷哼一声,手一伸接过车钥匙,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张文定闷着一肚子气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看了看同事老于,却见他脸上似笑非笑,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心情更加郁闷,也没跟他说话,又把目光转向另一名同事吴姐。

  吴姐一脸紧张地往门口看了看,这才转过头轻声说:“小张,你今天运气真差。覃局长早上找你就找不到,打电话你关机,还被徐主任训了一通,就在我们办公室!真是没想到,徐主任一大早居然会到我们办公室来。”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有些明白了,摸出手机看了看,还真关机了,开了机一看,电量低,没等他看明白手机里的画面,便又自动关机了。

  他暗叹一声倒霉,心想今天这事儿可能不怪覃浩波,根子还在自己身上,覃浩波一大早被徐莹训了一顿,多半是遭受了池鱼之殃。

  想到这个,他隐隐担心。

  唉,也不知道徐莹以后会给自己什么苦头吃,覃局长如果知道昨天的事儿,会不会跳楼的心都有?

  覃浩波不知道张文定强上了徐莹的事情,可他这时候真的跳楼的心都有了。刚训完张文定,他就被徐莹叫去了主任办公室,看着办公室里坐在徐莹对面沙发上的人,不用徐莹说就知道有什么麻烦了。

  徐莹办公室的客人是开发区内一家企业的老总,当初引进这家企业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开发区这边引进的,而是市招商局的功劳,再具体一点,是徐莹的功劳。

  这位老总虽然不是公司大老板,可也和徐莹接触过几次,现在徐莹来开发区当一把手了,他遇着事情了便直接找徐莹了。

  其实事情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两个字:停电!

  停电不是什么新鲜事,谁都遇到过,特别是夏天,那份不爽就别提了。

  拉闸限电这个词谁都不喜欢,企业更是如此,不单单生活上不方便,还影响收入。

  以前几次拉闸限电,开发区内的企业跟管委会反映情况,管委会和区电力局协商过几次,但电力局的理由相当的正大光明,说用电高峰期都是分地段分时段限电的,省公司的规定,市财政局家属院里都停过几个晚上呢。

  管委会还真拿区电力局没办法,在限电这个问题上,沟通几次无果,也就只能使用拖字诀,对企业敷衍了事。

  如此几次三番,企业认为开发区不肯出力,也认命了。可这次停电,这家企业因为当初是徐莹引进的缘故,不死心地想来再试试运气。

  徐莹对这个情况也明白,她住在粮食局宿舍也遇到过多次停电,明知道自己出面也拿电力局没办法,自然不可能接这个活。但这家企业毕竟是自己引进来的,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不帮忙解决问题,面子上也要让人家好受些才是。

  这事儿是属于办公室的事务,可偏偏分管办公室的副主任请假了,她便将办公室主任兼人力资源局局长覃浩波给叫了过来。

  徐莹简单说了下情况,然后看着覃浩波道:“覃主任,就是这么个情况,你看,是不是跟电力局那边沟通一下?”

  覃浩波一脸为难道:“徐主任,这个事情,很困难啊……”

  “有困难就克服嘛。”徐莹打断覃浩波的话,脸一板,张嘴就不客气了,“我知道有困难,没困难的话,王总也不会找我们是不是?做事情不要怕困难,办法总比困难多,遇到事情了不要总是找客观原因,要从主观上、从自身下功夫,积极调动主观能动性,为区内的企业做好服务工作,解决实际困难。这个事情,办公室要妥善处理好。”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