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新岗位

  不论两个月之后有没有人能够拉进来两个亿的投资,刘长福都要黯然退场——除非他本人能够拉来两个亿!

  但显然,这种可能性近乎于零。

  除了明白的事情,还有不明白的,那就是管委会前段时间刚刚摆平了电力局的功臣张文定居然被整到招商局那个倒霉地方了。

  招商局目前有一个局长三个办事员,其中两个还是事业编呢,是管委会里面最没权力最没油水最容易被人遗忘的所在。

  徐主任要张文定去招商局,怎么都有点流放的意思。

  可是,徐主任在会上表现出来的意思,却是要大干一场,把开发区搞得红红火火起来,从这方面去想,倒又有重用张文定的意思了,仿佛要大力培养他一般。

  当然,领导在人前所表现出来的意思,有时候并非其本心,在整人的时候基本上都会露出一副重用人的嘴脸来。至于是真重用还是假重用,大家心里清楚就行了,不用说出来的。

  不过有两点是能够确认的。第一,徐主任对张文定那是特别对待的;第二,徐主任也是要想政绩的。

  至于这两点能不能接上线,还得再看看。

  一个普普通通科员的工作调整,根本不用在党工委会上表决,只需要人力资源局做出安排就行了。

  人力资源局局长覃浩波代表组织征询张文定的个人意愿,张文定心里一万个不愿意。

  他自然明白招商局在管委会里有多边缘,徐莹这是对他的打击报复。可他更明白征询个人意愿仅仅只是走一个过场,领导决定了的事情,他就算是再不愿意也没办法反抗。

  所以,他很光棍地表态“服从组织安排”。

  从覃浩波的办公室出来,张文定暗想,徐莹啊徐莹,你要流放我,我也不是吃素的!招商局是吧?边缘化让老子没办法进步是吧?

  老子就让你睁大眼睛看看,开发区里的招商局,其实并不是养老的!

  电力局能够摆平,老子就不信招商引资有多难。哼,老子要能拉过来两个亿问你要个局长当一当,看你是什么表情!

  张文定以为徐莹把他放到招商局去纯粹只是打击报复,内心里愤愤不平,却也激起了他的斗志。然而他却不知道,徐莹把他从办公室调到招商局,心思可没那么简单。

  说句实话,徐莹的初衷,是想要报复张文定的,可是她却又有另一个想法。

  她这人吧,虽然是党员,却有点相信命理之说,觉得自己和张文定之间,或许真是前世有仇,要不然,怎么会阴差阳错出那种事儿呢?

  她又想到张文定把电力局摆平的事情,虽然在见过邵和平本人之后她已经能够断定张文定其实跟邵和平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完全是借着邵和平在素柳园得罪了自己的事情去压人,完全就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可她还是挺佩服张文定的手段。

  这要换个人,有那么大的胆子利用领导吗?

  她来开发区是想干出一番成绩的,而且她以前就是市招商局的,现在看到开发区招商局那死气沉沉的样子就心痛、火大。调张文定过去,她也是想看看这小子能不能把招商局给带活起来。

  当然,如果带不活,那他张文定也别想进步了,甚至,还可以时不时揪一下他的辫子!

  ……

  开发区所有跟公家沾边的机构都在管委会大楼里办公,包括治安执勤室也不例外。

  招商局就在一楼,有三间办公室,局长一间,三个办事员一间,还有一间是档案室,里面的档案全是从开发区办公室里拿回来的红头文件,别的啥都没有。

  周二的下午覃浩波就找张文定谈话了,周三上午张文定把办公室的事务交接了一下,下午休息,周四的时候便跑到招商局上班了。

  到局长刘长福的办公室报道的时候,刘长福平时那张见人就笑的脸拉得老长,像是谁欠了他二百五十块钱没还似的。

  在张文定叫过他之后,他也没叫张文定坐,嗯了一声,耷拉着眼皮子干巴巴地说:“小张来了?好,好好干,年轻人有能力,拉过来两个亿,这间办公室就是你的了。”

  张文定顿时就愣住了,一张脸上色彩斑斓哭笑不得。他和刘长福其实也不算陌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平时大家公认的老好人居然也会摆脸色,而且还摆得这么明显这么没水平!

  关于徐莹在会上两个亿当局长的话,他也听人说过,现在听到刘长福这么说,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姓刘的你有本事跟徐莹这么说去啊,朝我摆什么脸色?两个亿当局长,又不是我作的决定!

  可是不管心里爽不爽,现在刘长福是他的直接领导。他还没考上公务员、在管委会做合同工司机的时候,舅舅严红军就郑重地告诫过他,在机关做事,一定要牢记一条,不要跟直接领导作对。

  深吸一口气,张文定露出一个谦虚的微笑道:“局长,我刚来,什么都不懂,以后还要您多多指导。”

  见张文定态度还不错,刘长福没有拿他出气的兴致了,当然,也不会带他去和那三个办事员认识,眼睛盯着电脑上的棋局,摆摆手道:“好了,去上班。办公室在哪儿你自己知道,他们几个你也认识,我就不送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

  跨部门调动工作,你一个做领导的居然不给新老同志们作个介绍?操,这他妈的算是唱的哪一出啊?

  闷着一肚子气,张文定从局长室出来,自己往那三个办事员呆的办公室而去,暗想还好这管委会下面的办局都是副科的架子,只有副科的局长没设股级的副局长,要不然自己不还得找几处地方受气?

  好在,三个办事员对他还算热情,让他略感欣慰。

  ……

  不知不觉中,张文定在招商局已经上了一个星期的班。

  这期间,他和易小婉又通了两次电话,还是没说几句就吵架,跟办公室三个同事相处还算融洽,只是刘长福对他却不闻不问,有时候见着面了也是板着一张脸。

  这事儿让张文定很郁闷,暗想都那么大年纪了,虽然只是副科,可好歹也是个局长啊,心眼咋就那么小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