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关系

  主持这个称呼,不是佛教专用的。

  当然,吴长顺做了一届政协委员就没干了,甚至连主持之位都传给了弟子,他则时常云游行踪不定,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在紫霞观养老。

  自从村村通工程之后,山里的土路都打了水泥路,女司机的技术很不错,张文定在奥迪车里坐着四平八稳的极为舒服,不到一个小时,车便停在了紫霞观大门前的停车场里。

  下车之后,武云左右看了看,刚才一直开着车窗的她像是才发现山里的空气真的很清新似的,做了几个深呼吸,看着不远的大门,头也不回地问:“张文定,你师父是道士?”

  “是啊,怎么了?”张文定淡淡地回答,对这丫头,他实在没有什么好感。

  “没什么,走吧。”武云说道,抬步就往前走去。

  张文定和黄欣黛对视了一眼,都笑了笑,一起往前走去,而女司机则留在车里没有下来。张文定觉得那个女司机应该是兼保镖才对,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留在车里而不是跟在黄欣黛身边。

  在看到吴长顺并且知道这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人就是张文定师父的时候,武云脾气顿时发作了:“张文定,你存心耍我是不是?你刚才在路上说什么来着?你说你师父八十几岁了,啊?这就是八十几岁了?”

  怒吼声刚停,武云脚步一错,手臂一抖,如一杆大枪朝着张文定直戳了过去。

  张文定只想着给黄欣黛一个惊喜,也想着把武云这丫头给震一震,所以一路上并没有说吴长顺八十多岁的人了却还是三十多岁的外表这种神奇的事情,所以根本没料到武云没被震住却先怒了,而且还怒气冲天,不管不顾直接开打了。

  但这时候不是解释的时候,在白漳的时候张文定和武云是试过招的,虽然不是生死之战,可也试出了这丫头出手相当狠,而且本身实力应该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不敢分神去解释,只能出手相抗了。

  这一次莫名其妙的交手比上次在酒店房间里更凌厉迅猛,上次武云只是想着试一试张文定的拳法,交手都留了余力。而这一次她可是怒火冲天,拳势夹着气势,一连逼得张文定退了十几步,快到墙边的时候才稳住了势子。

  就在这时候,原本坐着正在玩手机的吴长顺猛地动了,一动之下,便将激战中的张文定和武云分开,看着脸上怒容还没消的武云道:“小丫头,你姓武?跟武二狗什么关系?”

  “你谁啊?”武云横了吴长顺一眼,却是不敢乱动,刚才吴长顺一招就分开了她和张文定之战,令她极为忌惮,虽然心里暗恨,却还是回答了问题,“什么武二狗,没听说过!”

  “哦,二狗是他小名,我说大名,想想啊,叫什么来着。”吴长顺仰起头,过了几秒后才说,“青松,武青松。对,就叫武青松。唉,老了,记性不好啊。”

  武云脸上表情一下子变得激动了,声音都走了样:“你,你认识我爷爷?你是谁?”

  “日子过得快啊,这一转眼,二狗连孙女都这么大了。”吴长顺没回答武云的话,就这么双脚立地抬头望天,重重地感慨了一句。

  听到二狗这个词,武云嘴角颤动了一下,猛然大声喝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认识吴凌?”

  “吴凌?”吴长顺眉头皱了皱,脸上现出回忆的神色,“几十年没听人提到这个名字了,说说看,你找吴凌干什么?”

  武云看着吴长顺,考虑了几秒,没有再说话,反而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电话接通,她又看了看吴长顺,然后抬脚走了一步,见吴长顺并没阻止,便几步走了出去。

  没多久,武云又走了进来,神色更见怪异,目光在三个人脸上扫了一遍,最终还是停留在吴长顺脸上,一脸难为情吞吞吐吐地说:“吴……吴道长,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谈?”

  吴长顺平静地看着武云,没有马上表态。

  “张文定,你不是说要带我到处参观参观的吗?”黄欣黛突然说话,看了张文定一眼。

  张文定明白黄欣黛这话的意思,看了吴长顺一眼,见他没有反对,便笑着点头答应,带着黄欣黛往别处而去,心里却很奇怪,师父和武云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他其实很想问问黄欣黛,武云究竟是个什么身份,可是又怕黄欣黛以为他想攀武云的高枝,便没把话题往这上面去引,只是单纯地讲着跟紫霞观的历史和故事。

  对这些历史和故事,黄欣黛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二人便不知不觉开始聊起了学校时候的生活了。

  “黄老师,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不做老师了。”张文定感叹着,“我们一些同学毕业的时候还说等五年后要回学校去看看,看看你和我们辅导员,你知道吗?那时候啊,学校的男生讨论得最多的就是你和辅导员……”

  “打住,我可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女生,别给我灌迷魂汤。”黄欣黛打断他的话,笑着说,“你怎么会考公务员的?我还以为你会读研的。一回来就考上了公务员,还没下乡镇,直接就进了开发区,你家里应该很有点关系吧。嗯,公务员也不错,好好干,到时候当了大领导了可别不认得老师了啊。”

  “当什么大领导啊,能保住这个公务员的身份就算是神仙保佑了。”张文定叹了口气,想到自己以后的路,不免一阵黯然。

  黄欣黛把张文定的表情尽收眼底,疑惑道:“不至于吧?”

  “我舅舅以前是市委办主任,正当壮年,现在却是市老干局的局长。”张文定又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问,“你说,至于不至于呢?”

  他没有说舅舅是被谁整到老干局去的,那个没必要说。

  黄欣黛听到这话就明白了,张文定考上公务员是靠的他舅舅,而他舅舅不知道是得罪谁了,居然被人从市委办主任给整到老干局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