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老人

  “您有什么事?我……”张文定随口相问,准备解释一下自己现在不在单位。

  “叫你来肯定有事!”钱棋胜打断张文定的话,语气突然间严厉了许多。

  张文定暗暗叫苦,知道自己刚才那么问让钱棋胜心里不舒服了,人家钱主任打电话给你叫你去办公室,那当然是有事情要谈,你作为下属居然这么问话,这不是目无领导吗?

  想到就这么着让钱棋胜误会了,他就觉得冤,赶紧解释道:“钱主任,是这样的,我现在来不了啊,我在外面……”

  “上班时间你到外面干什么?”钱棋胜再一次打断他的话,语气相当不好,“整个管委会都没人迟到早退,就你们招商局搞特殊!一天到晚不见人!年轻人就那么坐不住?都这么自由散漫工作还干不干了?还有没有一点纪律观念?不像话!”

  发了一通火,钱棋胜也没给张文定解释的机会,啪地挂断电话。

  皱皱眉头,张文定心里很是闷气,他觉得钱棋胜这是没事找事故意跟他过不去。

  开发区招商局的上下班时间自然是跟管委会一样的,他当局长之后,虽然认为招商工作不能光靠坐在办公室里,可白珊珊等人还是天天在上班啊,并没有谁借口到外面招商引资而旷工。甚至他本人,若不是因为今天要接待黄欣黛,那肯定也是在办公室的。

  钱棋胜刚才说一天到晚不见人,这话打击面也太大了点。

  “有事?”黄欣黛看着他布满阴霾的脸问。

  “没事。”张文定勉强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了,“领导打电话查岗了。”

  “挨批评了?”黄欣黛笑了笑道,“你现在都是局长了。呵呵,严重吗?要不要现在回去明天再过来?”

  张文定道:“不用了,我们一个副主任,一直对我有意见。不用管他。”

  黄欣黛见他这么说,便笑笑,不再提这个话题。

  愤怒的情绪渐渐平复,张文定又往前开了一段,大约几分钟之后,心思几转,觉得还是要重视一下。嘴上说得轻松,可钱棋胜毕竟是副主任,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要是以后有工作中有这么一个副主任时时使绊子,那还真的够烦人的。

  想了想,他还是抬手给白珊珊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都在办公室,并不像钱棋胜说的那样整个招商局都搞特殊,心里松了口气,可随即对钱棋胜就更加不满起来。

  你姓钱的怎么说也是个管委会的副主任了,我又没哪个地方得罪你,有必要这么针对我这么个副科级的小局长吗?

  看看人家徐主任,被我给办了都能够公私分明,多大的气度啊!

  不过钱棋胜电话挂了,张文定在电话里也解释不清,只能找个机会再当面消除一下误会才是最合适的。

  一路心事终于到了紫霞观,围墙外的露天停车场上除了平时常见的车外,多了几台挂着军牌的车。张文定见到这情景很是纳闷,而黄欣黛看到那几台车后却是眼中精光一闪,扭头看了看张文定,没说什么。

  这一次,曾秀依旧留在车里,黄欣黛提着礼品,和张文定并排往里走去。

  前来紫霞观上香的人并不多,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可张文定却觉得似乎跟平时又有些不同,但这不同在什么地方又说不出来,一路上左瞧右瞄的,硬是没看出什么异常。

  黄欣黛把张文定的反应看在眼里,想笑却又没笑出来,心里猜想着可能那位爷到这儿来了,一时间就有几分紧张。

  一路走到吴长顺所住的小院子外,张文定终于感觉出来了有什么不对劲。

  院门外居然站着两个黑衣装的男人,如青松般挺立,站在那儿没动,却给人仿佛随时都能够扑过来的感觉。

  张文定眼睛眯了一下,他看出来了,这两个人都是不简单,联想到外面停的军车,他不由得神经紧绷,担心起吴长顺来,脚下步伐不变,却暗中浑身蓄势往前直进。

  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门口,便被一名黑衣人拦下了:“请止步,里面谢绝参观。”

  “我不是参观,我是回家!你们站在我家门口干吗?”张文定眉毛一扬,抬脚就要往里进。

  “对不起。”那男人道了句歉,却依然拦着不肯让。

  张文定这下就来火了,原本因为钱棋胜而惹来的怒气还没全消,这时候再一次冒出来了,身子一晃,便欺身而进。

  门口守着的两个男人也不含糊,一个没动,另一个抬手便扣向张文定的肩头。

  张文定肩一动,手臂如大枪抖出,直奔那人面门而去,脚下再次欺进一步。那男人另一只手抡起,如鞭砸下,一腿站立,另一只脚往前一踏,直向张文定脚面踩去,用的居然是形意拐子马的步法。

  “别打了,住手。”黄欣黛在一旁大叫道。

  电光火石间,二人已经交手,胜负未分,身影却是分开了。

  黄欣黛赶紧站到中间:“别打了,这位同志,麻烦通报一声……”

  话未落音,武云在院门里面出现了:“欣黛姐?张文定,你能不能文明点?动不动就打架。行了,你们进来吧。”

  有武云出面,两个人没再为难,张文定往里走着,一脸不爽地说:“丫头,你搞什么鬼,叫人拦着我师父的门干什么?”

  “这个不怪云丫头。”黄欣黛接过话,又小声对武云道,“云丫头,武爷爷来了?”

  武云点点头,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怪异地看了张文定一眼,拉着黄欣黛的手快走半步往里面去了。

  张文定翻了个白眼,跟在后面满心疑惑,这丫头的爷爷来了?

  呃,不知道她爷爷和师父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看样子很有点身份的嘛。他寻思着外面有两个人守卫,里面应该也有高手护卫,可进到房内才发现,除了他师父吴长顺之外,就只一个身着黑色唐装脚穿布鞋的老者。

  这老者坐在椅子上四平八稳头正腰直,一头银发却满脸红光,条条皱纹显示出苍老的年岁却又不透垂丧之气,身形略显削瘦,双目炯炯有神。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