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意外状况

  见到五楼的灯光亮起,张文定就盯着窗户看了两分钟,却没看到徐莹有开窗往下望一望的动作,不免有些许的失落。正准备开车走的时候,手机提示有微信进来了,点开一看,是徐莹发过来的:我到家了,你也早点休息,车开慢点。

  看着这条略略透出些许关怀之意的微信,张文定嘴角露出个浅浅的微笑,看样子徐莹对自己并没有如同她刚才所表现的那般冷漠,在其内心深处,应该也还是有一点点小关心的。

  当然了,这也不排除是她拉拢自己的一个小小手段,毕竟自己明天就要去南鹏和圣金鲲谈判了,她是个聪明而且对工作特别重视的女人,肯定是不希望自己带着情绪过去的。

  再一次透过车窗往上看了看,五楼的窗户里只透出灯光,未见人影。

  他想了想,回了条微信:莹姐,谢谢你的关心,早点休息。

  等了两分钟,见徐莹没有回短信过来,张文定就将手机放好,将车缓缓开动,驶出了粮食局宿舍。

  夜里的气温比白天要低不少,马路上车来车往,路两旁的楼房里或明或暗,行人已经稀少,三三两两穿得极为厚实走得都较快,虽没有矮着脖子缩着身子,可也能够让人感觉到点点冷意,丝毫不见夏日夜晚的慵懒和闲散。

  瞄了几眼路上的行人,张文定有几分怀念起来,自从当了这个招商局长有了这台奥迪Q7之后,除了每天早上打打拳,自己还真没有再到街边散过步了。

  唉,这个就是当官的代价吧!他心里略有些骚包地感慨。

  一路上,他还是有点想收到徐莹再回一条微信过来,然而一直等他回到家,都没能如愿。他不免有点遗憾,都这么长时间了,自己也不止一次地说喜欢她了,她怎么就那么能稳得住呢?

  ……

  清晨醒来,虽然隔着窗户玻璃与窗帘,可张文定还是听到了外面的落雨声。

  他翻身下床,拉开窗帘一起,窗外的世界已然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雨幕之中。

  “靠!”他不禁轻骂了一声,这时节怎么会下这么大的雨?又不是夏天!

  老天爷,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吧?你是知道我当局长之后第一次因公事出远差,要到祖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去感受一番南国的风光与气氛,所以才用突然下雨降温这种方式来让我对家乡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然后好在下午抵达南鹏之后作一个对比吗?

  吃过早饭,雨势小了许多,张文定想到徐莹说过今天会派车送自己去白漳机场,就没打算自己开车了。问老爸要了两包烟准备呆会儿给送他去白漳机场的司机,然后提着给武玲和武云带的一点土特产,拿着伞下楼了。

  到办公室后,他把白珊珊叫过来交待了一下,说自己要出差几天,如果局里有什么事情让她看着拿主意,大事就打电话。

  白珊珊兴奋无比地应下来,还笑着问局长出差要不要带个秘书。

  看到她一脸的向往,知道她把出差理解成了旅游。虽然说在行政单位,出差跟旅游其实是差不多的,但张文定这次可没想旅游,是一门心思谈事情去的,自然不会带人。

  局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张文定直接上楼去找徐莹,却不料徐莹居然没在办公室,打电话给她也没接,不知道是没来还是这会正跟领导汇报工作不方便接。

  他没有再打,折身往财政局而去。

  开发区财政局局长杜国强个子不高,挺胖,头上的发型是那种典型的地方支持中央的样式,平日里不苟言笑,但今天见到张文定进门,竟然站起身来相迎,还主动伸出手,一脸笑意地说:“哎呀,张局长,稀客,稀客啊!”

  面对他这份热情,张文定心里就有点纳闷,不过脸上的笑却是自然而然就堆了出来,赶紧伸手紧紧握住,客气道:“杜局长,我还是喜欢听你喊我喊小张。”

  “这可使不得。”杜国强手摆了两摆,这才松开,“你现在可是咱们开发区的一员大将、猛将,咱们这么多人都指望着你拉投资改善待遇,还是叫张局长的好,免得别人记恨我。快请坐,我给你泡茶。”

  人家是老牌的财政局长,自己只是个新提拔的招商局长,张文定摆得正自己的位置,没急着坐,伸手去抢杯子,说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哎,到我这儿来了还能让你自己动手?传出去了不是让人笑话我老杜嘛。”杜国强身子一歪说。

  “那就麻烦杜局长了,我喝水就好,喝水就好。”张文定再次客气道。

  这一次,杜国强就没再客气了,不取茶叶,只是给他接了一杯热水。

  张文定接过水,小喝了一口,然后才坐下,将水杯放下,也不再客套,直奔主题道:“杜局长,我今天来是要麻烦你个事情,等下我就要出差了,要到你这儿支点钱。”

  “哦,这个事情我知道,徐主任昨天就给我打电话了。行,我现在就叫小王过来,没她的章子,开不出来票啊。”杜国强点点头,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然后又自言自语道,“这个小王也是的,都上班快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过来?”

  说着,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了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出一个女声:“喂。”

  杜国强就把电话拿了起来,说道:“小王,你在哪里?哦,哦,行,好,那就这样。”

  电话很快挂断,杜国强就一脸歉意地看着张文定道:“张局长啊,真是不好意思。小王肾结石发作了,疼得很,现在在医院里打吊针,暂时过来不了。她不过来,我这儿开不了支票,保险柜我都打不开。唉,你看这事儿弄的……”

  张文定眉毛跳了跳,他可不相信事情就这么巧。

  他有点怀疑,这个杜国强是不是在为难他。毕竟,他和钱棋胜之间的矛盾在管委会是众所周知的,而钱棋胜又分管财政局,这个杜国强不管是不是钱棋胜的人,想必只要钱棋胜发了句话,稍微为难一下他张文定的事情应该会做得出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