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副手

  徐莹焦急之时,张文定却不再犹豫,手探进车内,解了中控锁,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树荫下的黑暗中,车晃动了起来。

  初夏的清晨,太阳还没显出足够的威力。徐莹是自己开车到的管委会,将车停好,然后踏着暖暖的阳光步入管委会大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后,便打了个电话给覃浩波,叫他上来取钥匙。

  张文定同样也是踏着阳光进的管委会大楼,刚进大楼,身后就传来一声叫唤:“小张。”

  他回头一看,竟然是管委会昨天才上任的副主任汪秀琴,顿时一阵郁闷。

  靠,叫我小张!你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老几啊!

  然而,心里不快活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是领导呢?

  他憋着气,笑了笑道:“汪主任。”

  “你上班还挺早的。”汪秀琴走到张文定面前说。

  “不早点不行,再晚就要迟到了。”张文定微笑着道,但这话却是一股子冲劲。

  汪秀琴听到他这不软不硬的回话,脸上闪过一丝怒色,但马上又消散了,甚至还堆出了一脸笑道:“做了一个半月的同学,现在又是同事了,上次来开发区没去你的办公室,今天得去看看了。看看我们开发区的大功臣平时都是怎么办公的。”

  “我代表招商局全体干部职工欢迎汪主任到招商局视察工作。”张文定很正式地来了这么一句,然后就伸出手一引,“招商局就在一楼,汪主任请。”

  汪秀琴也不说话,趾高气扬地迈步往前走去。

  张文定落后她半步,心中暗恨,得意什么呢,不就是一个副主任吗?要是我资历再老一点,这个位子是谁的还说不定呢。

  汪秀琴说是只看看张文定的办公室,可是到了招商局之后,还真就摆出了视察的样子,把招商局看个遍,还装模作样地和白珊珊等人交谈了几句。

  这一番举动,看得张文定直想吐,我靠,不就是一个正科级干部吗?以为自己是市领导啊?真他妈恶心,在党校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她还有这么恶心人的一面呢?

  和白珊珊等人交谈过之后,汪秀琴就对张文定说:“小张啊,你们今年招商的目标任务是多少?有什么具体的计划没有?给我看看,我要了解一下。”

  你他妈的还有完没完了?不摆这幅臭架子、说话之前不叫小张你会死啊!张文定心里顿时一阵火大,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说要了解就了解?你是我的分管领导吗?草!

  “具体的计划都有,已经报给徐主任了。”张文定不软不硬地顶了一下,言下之意就是不会说给汪秀琴听了。

  “哦,那你们这儿应该还有资料的。”汪秀琴道。

  张文定没想这女人这么不要脸,自己话说到那个份上了她还纠缠不休,顿时火大了,脸上笑得相当的阳光灿烂:“资料现在没有了,以前倒是有两份,不过一份给了徐主任,另一份给了魏主任。哦,魏主任前不久调走了的,他以前分管招商引资。”

  “你……”汪秀琴气得脸色涨红,伸手指着张文定说不出话来。

  这个张文定太不像话了,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给她难堪,暗讽她不是分管领导不该乱管闲事。

  “我代表招商局全体干部职工,啊,不用代表了,都在这儿呢,来,珊珊啊,大家一起感谢汪主任对我们工作的悉心指导。”张文定笑着接过话,当场拍起了手掌,一脸诚挚的感激之情。

  白珊珊他们三个人也知道了局长和这位新来的副主任不对付,赶紧有样学样鼓起了掌,心里都对汪秀琴没啥好感,钱棋胜都被咱们局长吐了口水,你一个新来的副主任就想在招商局指手画脚,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汪秀琴昨天中午在酒桌上见张文定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昨天晚上又让张文定见识了一下自己和钟五岩之间攀得上关系,她以为就吃定了张文定,一大早就想在张功松面前抖抖威风的。

  初始的时候确实挺威风,可不料张文定突然间发飙,居然敢当着招商局的人这么打她的脸,让她下不了台。

  气急败坏地离开了招商局,汪秀琴一脸寒霜快步上楼,直奔徐莹的办公室而去。

  好,你张文定不是说我不是你的分管领导吗?你等着瞧,我现在就找徐莹要分工去,等我分管了招商局,我看你还得瑟不得瑟!

  等快到徐莹办公室的时候,汪秀琴才醒悟过来自己是去见一把手的,不能把情绪挂在脸上,便把快速的步子缓了缓,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在脸上露出了丝笑容来。

  徐莹刚挂断一个电话,过道上便传来高跟鞋跟地面相撞发出不急不缓很有规律的脆响,随即,昨天才到任的副主任汪秀琴就出现在了她办公室门口,还伸手在门上轻轻敲了敲,并开口叫了声:“徐主任。”

  徐莹尽管心里对这个汪秀琴很不爽,可见到她到来,还是在脸上透出十二分的热情,竟然站起身相迎:“哟,汪主任呀,快请坐,我给你泡茶。”

  “徐主任您别太客气了,我不渴。”汪秀琴笑着说了句,还真依言坐下了,没有不让徐莹泡茶的意思。

  办公室泡茶很简单,就抓点茶叶扔在印有随江开发区管委会字样的一次性纸杯里,从饮水机里接点开水一冲就行了。

  徐莹很快就把茶冲好,饮水机的电是她刚进办公室的时候就开了的,原本是准备自己呆会儿冲杯速溶咖啡好认真想一想汪秀琴的问题,没料到她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汪秀琴还是懂些礼貌的,站起身来道过谢,双手接过茶,重新坐下,茶水放在了茶几上。她以为徐莹也会就在边上坐下,然后二人就好谈话,却不料徐莹一个转身,居然绕到办公桌后面坐在了椅子上,丝毫没有跟她共坐沙发的意思。

  客人过来了,主人的坐法那是有讲究的,看客人的身份而决定是坐在办公桌后面对话呢还是在沙发上平等对话。前者是对下属和无关紧要的人,后者是对副手或者重要的客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