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原谅

  张文定愣住了,这个关武云什么事啊,不过转念一想,武云确实是对自己好,把自己当兄弟了,自己这么对她姑姑,确实是很对不起她。

  见张文定脸上露出了一丝惭愧之色,武玲便又加了把劲:“我告诉你,云丫头可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人,你和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有老爷子坐镇,没人敢对你们的关系说三道四,可你想要顺利娶到她,路还长着呢!就算碍于干爹的面子,老爷子不好反对,可想要他老人家同意,也没那么容易!哼,臭小子,你要顺利娶到云丫头,还得找姐帮忙,不对,到时候你得叫我姑姑了!对姑姑也敢这么乱来,你胆子可不小,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告诉云丫头?”

  这一番话,听得张文定傻眼了,他和武云之间可是清清白白没有任何男女关系的,怎么就被武玲给误会了?

  他摆摆手道:“不是,我跟云丫头没关系。”

  “哼,别解释,解释就等于掩饰。”武玲见他的思绪已经被自己所牵引了,便说,“好了,你先出去一下,我要穿衣服了。”

  “哦。”张文定不好意思地看了她一眼,往外走去,可快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停下来了,转过身道,“我不出去了,你赶紧穿衣服吧。”

  武玲心里暗恨,可表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愤怒的样子,只是惊讶地说:“你看着我怎么穿?”

  “姐姐,我说了不看就不看,我就看着墙壁,你赶紧把衣服穿好。”张文定一脸诚挚地说,“等你穿好了,我们再好好谈谈。你别想让我出去,如果我出去了你打个电话叫公安局或者干脆调一个团来,我找谁哭去?我根本就没错,摊上这事儿你说我冤不冤?赶紧穿吧,穿好了咱们就把这个事情好好说说。”

  武玲没办法了,虽然他确实没看,可她也不可能换衣,只能将就着把外衣穿好,然后道:“好了,你有什么要说的?说吧。”

  “我……”张文定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要说的,本来是教她那法门的筑基功法的,可是事情弄成这样,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想了想,他才一肚子不快活地说,“你刚才怎么回事啊?好好的为什么要穿成那样?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迷人吗?穿得严严实实的都能让男人神魂颠倒,偏偏还要穿成那样。要不是我定力好,刚才就坏大事了!”

  武玲为之语塞,她虽然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可是却也不愿再刺激他,穿泳装的原因她更是不可能说出口,那会让她极其没面子的。

  看着武玲那一张通红的脸,见她没说话,张文定又道:“你喜欢穿泳装那就穿泳装吧,好好地你突然打我干什么?我没得罪你吧?”

  这个问题,武玲更是没法回答了,总不能说我把自己犯错的气都发到了你身上吧?

  见武玲一连听了几个问题都只是脸色发红并没有辩解,张文定心里的气就消了一些了,他居然从心里涌起一股训斥下属时的感觉来。每次徐莹发脾气的时候,一连几个问题,他也就如同现在的武玲一样,一言不吭。

  啧,训斥人的感觉,真的很爽啊!

  张文定冷静下来之后,就是一阵阵后怕,不想把武玲怎么样,只希望她不要找自己麻烦才好。

  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官场中人都会这一招,训斥了之后,他就放缓语气说:“姐姐,我不知道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你肯定是心情不好。我今天做得不对,不管你心情不好是不是跟我有关,但我既然是你弟弟,让你打几下也是应该的,只要你心情能够好一起,一切都值得。师父跟我说过,说他把你当亲女儿一样,虽然你的身份很尊贵,但师父还是要我这一辈子都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如果你受到任何伤害,我就是豁出这条命去,也要为你讨回公道!”

  话落音,张文定一脸郑重。

  武玲相当的不稀罕他的保护,可听到这个话,她心里还是挺受用的。

  张文定看了一眼武玲的脸色,继续道:“姐姐,在你们心里,家族是最重要的,可是在师父的心里,传承就是最重要的,我现在得了师父的传承,继承了他的衣钵,我就有保护你的义务……还有件事情要告诉你,我跟云丫头之间真的清清白白,她不会喜欢上我,我也只把她当侄女。说句不怕你笑的话,我其实,我其实挺喜欢你的,看到你的笑,得到你的拥抱,你都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激动。可是我,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刚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姐姐,我再叫你一声姐姐,我现在出去了,就在楼下等着,等你一个小时,如果你原谅我了,就下来,如果不原谅我,就打电话叫人来抓我吧……罪名可以随便安一个,这应该难不住你,但不要用奸淫偷盗这些,会给师父丢脸!我是他的衣钵传人,我不想让他伤心。”

  说完,张文定朝武玲鞠了一躬,毅然决然走了出去。

  这货又把对付徐莹的那一套,用来对付武玲了。

  听着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武玲起身跑到门口,锁好,然后折身回来,一把就将手机拿在了手中。

  手指在屏幕上划过,需要的电话号码很快就显示了出来,可武玲却没有拨出这个号。

  心里的愤怒依然存在,可她在犹豫。

  刚才张文定的一席话,并没有怎么打动她,可却连续提到了好几次师父,也就是她的干爹吴长顺。张文定是吴长顺的衣钵传人,她明白衣钵传人对于干爹那类人意味着什么,那可是比亲儿子还要亲的人啊!

  如果真把张文定弄个什么罪,或者叫人对张文定下了暗手,以老爷子的能量,肯定能够查得到,那到时候可就算把干爹得罪惨了,甚至可能会反目成仇。

  她虽然只是拜了吴长顺这个干爹,和吴长顺之间并没有特别深厚的感情,但是,她知道自己家中那位老爷子和干爹的感情有多深。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