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五章 上会

  跟先前在工厂时的情形相比,医院里伤者的家属情绪还算比较稳定,没有什么过激的语言和动作。而伤者的情况也不怎么严重,除了两人重伤外,其余都是轻伤,而重伤的已经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也不会致残。

  一个一个地看完伤者,徐莹把陶瓷公司那位副总叫过来狠狠批了一顿,然后又是一大堆要求和指示,做完这些,她又给办公室主任覃浩波打了个电话,让他通知开发区所有班子成员到管委会召开紧急会议。

  做完这些,她便吩咐张文定,赶往管委会。

  在路上,徐莹心里想着,开发区毕竟不像那些远在天边的县里,这儿就在市委市政府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武仙公安分局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想瞒是瞒不住的。

  而且,看样子,死者的家属肯定没那么容易安慰,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趁着这边不注意跑到市委或者市政府去上访,与其捂盖子等到市领导过问,倒不如主动汇报,免得到时候被动。

  这么想着,她就有了决断,先给高洪打了个电话汇报了情况,高洪听了汇报之后,就作指示了:要第一时间、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伤者,安排好死者的后事;要稳定好家属情绪,控制影响,确保开发区内居民的工作生活秩序;要尽快调查清楚事故原因,落实责任,妥善处理好相关善后事宜。

  当然,汇报情况就只是把事故本身说了一遍,至于后续的处理,她没有说,一来是没必要说,二来,领导也不喜欢听这些。

  和高洪的通话结束,徐莹想了想,还是给陈继恩的秘书打了个电话。

  虽然她和陈继恩之间隔得太远,级别相差也大,但作为下属,出了这种事情,如果是想捂盖子,那自然就不用打电话,可是她没想要捂盖子,如果不跟陈继恩作个汇报,那可就是大不敬了。

  书记秘书听到情况后,也还是跟往常一样矜持,只说马上跟书记汇报,没有对徐莹作任何指示。

  徐莹就心里充满焦急地等着,三分钟后,陈继恩亲自给徐莹打来了电话,说了一通跟高洪差不多的指示,然后便挂了电话。

  跟两位大佬都汇报了,徐莹这才想起还有个分管领导没汇报到呢。

  想到和粟文胜的关系一直就比较郁闷,她在拨出电话后还在心里叹气。

  有好事了,给领导分功劳,领导会开心。可现在这种坏事,汇报给分管领导,铁定了是要挨骂的。

  出乎徐莹的预料,副文胜听到汇报后并没有怎么训斥她,只是在如同前两位领导说了通话之后,又加了几句:“开发区的大好局面来之不易,在投资商中的形象也非常好,这都是开发区干部群众上下一心对投资商热情服务换来的。啊,你们管委会班子要充分认识到这一点,要尽快调查清楚事故原因……”

  挂断电话,徐莹眉头就不由自主皱了起来,粟市长这个话,对陶瓷公司是处处维护啊,难不成他和陶瓷公司有什么瓜葛?

  这时候,张文定听到徐莹和粟文胜通过电话了,这才想起石三勇跟自己说过的话,自己当时准备告诉她,可没说成,然后就忘记了,现在想起来,觉得有必要说一下,便轻声道:“莹姐,我听人说周疤子是粟市长的外甥。”

  徐莹猛地扭头盯着张文定,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怎么现在才说?早干嘛去了?我的局长同志,你已经是局长,是领导了,不是刚参加工作的……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到现在才说,你怎么回事啊你?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领导?”

  张文定觉得无比冤枉,满脸委屈地说:“在陶瓷公司那边,我本来想跟你说的,可是你一下走开了……”

  “还是我的错了?啊?”徐莹一下就打断了他的话,冷哼着道。

  张文定明白和领导是没道理可讲的,刚才说那句话也没准备要讲道理,仅仅只是表现一下自己的委屈,被她打断后,他赶紧道:“不是,是我的错,是我的错。莹姐,现在要怎么办?那个周疤子,唉……”

  徐莹胸中闷着一口气是怎么也出不出来,嘴巴歪了几下,终究什么话也没说。

  张文定虽然觉得她这个反应相当不给力,却也知道自己这时候不适合再说什么了,便专心开车,不多时就到了管委会。

  李东海和汪秀琴来得很快,龚玉胜也从派出所赶了过来,也不知道他跑到哪儿处理了一下,头上居然贴了块纱布。

  由于刚才张文定身临现场,所以这个紧急会议张文定列席了,会议还是由覃浩波记录。

  徐莹将情况大致上说了一遍,然后又让钱棋生和龚玉胜分别详细介绍了一下派出所那边调查到的情况和医院里的情况。

  等到龚玉胜说完,徐莹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沉声道:“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啊,大家都谈谈。”

  这个话说得很简单很含糊,可在坐的众人都听明白了意思,谈谈,谈什么?当然是谈看法,谈建议,谈办法。

  徐莹到现在脑子里都还没完全理清头绪,想到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状况,她就头疼无比,所以她这个话甚至连调子都没定,很大度地任由其他几个班子成员自由发挥。

  钱棋胜是二把手,但这个事情做好了没功劳,没解决好的话,只要他不乱出头,那就算这事儿出了天大的漏子,板子也打不到他身上来。

  他到医院看望过伤者,尽了他管委会副主任的本份,这时候自然是不想多事了,所以他就不愿意掺合进来。

  不过,周运昌是粟文胜外甥这事儿他知道,所以他也只能说:“我认为啊,家属的情绪要安抚好,陶瓷公司的周总也不能总是扣着不放啊。开发区的发展,离不开这些投资商、企业家。如果周总有违法的嫌疑,那在公安机关配合调查也是应该的,可现在这个情况,唉,容易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啊,咱们现在还有好几个投资正在谈,万一引起他们的误会,那……啧……”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