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章 求助

  魏县长?哪个县的?应该是副县长吧。

  张文定一愣,当初魏本雄只是被免去在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的职务,可是新职务却没说过,然后这段日子里,张文定也没听人说起过魏本雄,没想到这个在开发区不显山不露水的分管领导居然当了副县长了。

  心里的念头只是稍稍转了转,张文定先向魏本雄道了声贺,然后马上就对邓经纬道:“班长,你现在,糊黄泥巴去了?”

  在随江这边官场上有这么个说法,基层干部到上面机关挂职,那叫镀金;上面机关干部下到基层挂职,那叫糊黄泥巴。

  一般相熟的人,自然不会这么说,但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则是可以这么说,是开玩笑的意思,也算是对挂职干部实力的一种肯定。

  一般人,下去了就是直接下去了,糊黄泥巴的意思就是说用不了多久又会回来的!

  邓经纬听到这个开玩笑的话,就知道张文定已经没把上次管委会新任副主任的事情放在心上了,顿时一阵轻松,笑道:“还真是糊黄泥巴去了,昨天我都下村糊了一腿的黄泥巴,不止我,就连魏县长都黄泥巴糊了一腿啊。哈哈,坐。”

  他这个话就把魏本雄捧了一下,也放开了张文定的手掌,等张文定坐下之后,他才又介绍另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人,原来那人是安青县的县政府办的姜育杰,其实就是为魏本雄服务的。

  邓经纬叫姜育杰姜主任,也不知道真的是办公室副主任,还是一个口头上叫得好听的称呼。

  按规定,县处级领导都是不配秘书的,但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实际上,哪个县委县政府里的领导们没有秘书?

  随江这边,市里行局里的一把手确实都没配秘书,可是下面区县里,区县领导那是每人都配了个秘书的,不用秘书的名义,而是挂个办公室副主任的名头。

  张文定虽然没在县里呆过,可以前听舅舅严红军说起过这方面的事情,倒是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对姜育杰也挺客气。

  一番交谈下来,张文定才明白了,魏本雄现在是随江市安青县分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另外,还负责招商引资。

  张文定就明白了,魏本雄在安青县不仅没有进入县委常委会,就算是在县政府,恐怕也是排名靠后的副县长了。

  不过想一想也没什么,魏本雄在管委会就只是个副主任,能够从正科到实职副处就算不错了,还想一下就捞到多大的实权,那也有点太贪心了。

  至于邓经纬嘛,现在则是安青县巨木镇的镇长,从市发改委的科长下到乡镇当镇长,这对他来说,也是个好机会。

  当然,如果是镇党委书记的话,那就更好了。

  张文定不由有几分羡慕,虽然说镇长不是多大的官,可怎么说也算是主政一方了,只要有背景,那以后提拔起来基础就相当扎实了。不过真要让他去乡镇,他也不愿意,他只想着,开发区早点升级,自己的副科顺势到正科,然后再到开发区混个副主任,上到副处级了,再去区县里混个副职去。

  他倒是没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有多不靠谱。

  毕竟,他现在也已经知道了武云有多强大,武云对他明确地说了,她老子就是现任的石盘省委组织部部长。他觉得以他跟武云的交情,不说厅级吧,副处正处的位置,只要自己开口了条件又够得上,武云那丫头应该会给点面子的。

  菜一道一道地上,也没让服务员留在包厢里做服务,姜育杰就负责起了倒酒的工作。

  张文定就暗暗感叹,这个姜育杰应该也是个副科级吧?唉,同是副科级,在这酒桌上,他可就没自己有面子了,但如果走出去,或许他会比自己面子还要大许多。

  他也感慨同样是副处级,徐莹作为一把手都没有秘书,而魏本雄只是个副职,却能够配得起秘书,可要比起话语权来,徐莹却又比魏本雄大了许多。

  这人啊,还真不好比。

  酒是喝的飞天茅台,不知道是魏本雄自己带的还是酒楼里买的,反正张文定喝在嘴里知道不是假的。

  他明白,魏本雄肯定不会让他结账买单,自己和魏本雄以及邓经纬的关系都算不得特别好。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两个人今天摆出这架式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不过,魏本雄和邓经纬都沉得住气,一直天南海北的聊着,半岛局势和国际金融无所不谈。

  到开第二瓶酒的时候,话题渐渐就从国际回到了国内,然后又回到了市内,邓经纬说了几个党校学习班同学的职务调整之后,然后举起杯酒,用略带几分酒意的语气说道:“张老弟,我们班那么多同学,也就你和书记运气最好了。”

  “邓哥,你不是取笑兄弟吧?”张文定跟他碰了一下杯,笑着道,“我就那么巴掌大个地方当局长,还不如你们一个副镇长管的人多!”

  “可你比我们几个副镇长加起来都日子好过!”邓经纬哈哈笑道,“老弟,只要你愿意,我马上叫个副镇长来跟你换换!”

  张文定就说:“我有自知之明,在招商局管这几个人我还有点把握,你让我管多了,我可就力不从心了。”

  “这个话就没诚心了。”邓经纬毫不见外地说,“咱们两兄弟还跟我打这个哈哈,开发区眼着看就要升格了,你舍不得马上到手的正科级就明说,老哥我理解。来,走一个,预祝老弟上正科。”

  张文定把杯子里的嘴喝掉,然后看着邓经纬道:“邓哥,开发区升格的事情我也听到过传闻,不过这么多年都在传,但没哪一年实现了的。呵呵,这个事情,可作不了依靠。”

  笑过之后,他又紧接着问:“邓哥,你在市里人面广,是不是有什么消息?”

  “我在市里有什么人面啊?你想打探消息,不找领导却找我,你说你这不是……”邓经纬哈哈道。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