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怒了

  一户人家来了几个的,有人去会议室向汪主任表达诉求可也有人没进去,然后,这些没进去的人就发现了记者的到来,通知了会议室里的人,大家就都跑了出来——他们聚集在管委会,为的就是把事情闹大,现在有记者过来了,不跑下来凑热闹才怪。

  人们虽然愤怒,但都很克制,而且有这么几家报社的记者在,所以石三勇带着人也不能把人家怎么样,只能干看着。

  记者来得快,走得也快,见从管委会方面无法得到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之后,他们就走了。

  记者这一走,原本先来的人们也三三两两地走了,边走还边讨论着明天的报纸会写什么,等媒体上出现了这个事情之后,自己这些人应该怎么办怎么办……

  汪秀琴一脸铁青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重重地砸下电话,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拨打钟五岩的电话,然而钟五岩却关机了。她急切需要跟钟五岩说一说现在的情况,要钟五岩跟那几家报社打个招呼,要不然的话,自己真的就很被动了。

  原本以为记者来了之后自己可以稳坐钓鱼台,看着徐莹和龚玉胜手忙脚乱去应付,却不料自己刚一回来,麻烦就莫名其妙地惹上了头。

  这管委会的人一个个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呢?出了麻烦事都喜欢往别人身上推,功劳就没见他们给谁让过。

  哼,都怪张文定,刚才要不是他在人群中叫自己一声,自己哪会惹上这一身骚?这个张文定,肯定是故意叫的一声,目的就是要让我和徐莹一起来抗这种事,真是徐莹的狗腿子,处处为徐莹着想。

  她刚才给徐莹打了个电话,可徐莹说现在陶瓷公司的人都相信她,要她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汪秀琴听到这个话只差跳起来,觉得自己冤得无与仑比,对张文定就更恨了,摔了只杯子之后,她觉得要是不给张文定一个教训,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一念及此,她就给张文定打了个电话,要他马上到她办公室来。

  张文定特别不想这时候见汪秀琴。

  他知道汪秀琴这时候肯定正怒火冲天,他跑上去绝对不会看到她有什么好脸色,可人家毕竟是分管领导,他尽管万分不愿,也只得上楼去。

  虽然张文定现在在开发区内颇有些风头正劲的意思,可他在体制内混,只要领导不是做得太过份,还是要对领导保持必要的尊重的。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现在陶瓷公司的事情又被记者这么一闹,肯定会有人要倒霉,现在可不是出风头的时候啊,还是低调点好,上去挨几声批评也无所谓的。

  谁又没挨过领导的批呢?

  当成耳边风就好了。

  不过,这次上去挨个批评,他却是觉得相当冤,他猜想汪秀琴找他肯定不是谈工作,十有八九是刚才的事情她太闹心了,所以要把自己叫上去骂一通出个气。

  唉,汪秀琴啊汪秀琴,我不就是在党校学习的时候没偏向你吗?你有必要记恨这么长时间吗?

  心眼太小,以后开发区升级了,这种胸襟气度,哪儿配得上副处级领导的称号嘛。

  看看人家徐莹多大气,一切以工作为重,再大的私人恩怨也不带到工作上来。

  果然如同张文定所料,他上到她办公室之后,就发现她黑着一张脸,看到他进来,却也跟没看见似的,冷着张脸自顾自地看文件。

  靠,跟老子玩这套!

  张文定就心中好笑,汪秀琴还没当几天副主任,办事能力没怎么提高,可领导的作派却是越来越大。现在居然连领导学习时间都弄出来了,真是不知道说她什么才好,一个正科级的副主任,多大点领导啊?有那么多文件要学习,有那么多精神要领会吗?

  下属要见领导,有时候领导确实很忙,需要看文件打电话,把下属晾在一旁,等文件看完之后才会跟下属说话。后来一些人就把这一招记住了,见领导的时候被晾了,等自己召见下属的时候,也会时不时的来这么一招。

  当然,大多数都不是要学习,而是通过这么一个举动,给下属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个举动,就是领导学习时间。

  这个学习时间基本上都是领导对不顺眼的下属所使用的,但有时候也对心腹下属用,多为敲打之意。而身为下属的人,在这种时候就就会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候领导,不可出声提醒,这是对领导的尊重。

  这个领导学习时间,如果是对自己的心腹下属,那么几分钟就可以了,如果是对特别恼火的下属,则有可能十几分钟甚至半个小时!

  张文定在上来的时候确实是想过要对汪秀琴表示出一定程度的尊重,然而看到她对自己玩出这么一手来,就觉得她做得有点过份了,心里怒火中烧,可表面上却没显露出来,而是面带微笑着叫了一声:“汪主任。”

  哼,你想对我搞领导学习时间,但是我会那么老实等你半个小时吗?别的下属在这种时候不敢叫领导,可是汪副主任啊,我跟别人可不一样呢,连徐莹我都不怕,还真以为你这个分管领导有多了不起?

  汪秀琴确实是准备先晾一晾张文定,然后再教训他的。

  可她却没料到,看着别的领导用得很得心应手的学习时间,等她一用,居然会出了个意外情况——下属竟然敢先开口。

  这种情况,她就有点手足无措了,如果答应一声呢,自己好不容易形成的气场就散了,可要是不应一声呢,似乎显得气度也太小了些。

  这么一迟疑,她心里还在犹豫,可表面上给人的感觉,那就是继续装逼不鸟张文定的。

  张文定就认为汪秀琴实在是脸皮太厚太过无耻,心里冷哼一声,脸上继续微笑道:“汪主任,我来了。”

  这一下,汪秀琴没法继续犹豫了,也不能装作没听见,便抬起头,面无表情道:“什么事?”

  张文定就怒了,是你叫老子上来的,现在居然问老子有什么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