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一章 扯大旗

  正在这时候,徐莹的电话响了,张文定顺势告辞出去。

  然而还没等他下到一楼,徐莹却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是要马上开会。

  张文定就楞了一楞,答应之后却发现电话已经挂断。

  他就不明白这时候要开什么会了,有点担心会不会市里现在就要把徐莹的工作给调整了。不过听徐莹电话里的语气,凝重归凝重,却没有多少沮丧和不甘之意,他便又安心了一点。

  到会议室之后,他发现开发区管委会所有领导,以及开发区所有部门的负责人都一个个地过来了,显然这次会议,是有什么精神需要传达了。

  果然,在会上,徐莹首先传达了市里关于开展全市安全生产大检查的通知,随后,在会上就开发区的安全生产大检查作出了细致布署,成立了安全生产检查工作小组,自任组长,党工委所有班子成员任副组长,各部门负责人任组员,这个工作小组,把开发区内大大小小的领导都收了进去,阵容不可谓不强大。

  由于现在开发区内的企业数量不少,而大检查的时间也不可能很长,所以在会上,将这个小组的工作又作了分工,每个副组长对应一定范围内的企业,而作为组长的徐莹,则是全面统筹。

  对于这种工作小组,张文定没什么兴趣,他知道这是当前形式所逼,不得不搞一个,等这个风头一过,就又没什么事了。

  不过,如果以后再出现陶瓷公司那样的事情,到时候肯定就会按小组内的分工去明确责任了。这一点,倒是不得不令人打起精神,以免一个不慎,搞出大事来。

  除了副组长有分工,组员也有分工,各组员对应自己的副组长。这个对应,就没有再细分了,而是按各副组长平时的分管部门来划分。

  这么一来,张文定在这个工作小组中,又在汪秀琴的领导之下了。

  把这个工作小组的事情安排妥当,徐莹又一脸严肃地说:“这个安全生产大检查,我希望同志们一定要重视起来。啊,生命无价,安全生产大过天,不能掉以轻心呐。陶瓷公司的事情是个悲剧,三条人命啊,血淋淋的教训是惨痛的。类似的事情,绝不允许在开发区再次发生,一定要引以为戒,要杜绝。啊,哪个区域出问题,就处理相关责任人,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讲任何情面……我不是说着玩的,这次陶瓷公司的事情,市安监局局长向阳已经被免职,文件今天下午已经发了……”

  这个事情,知道的人还真不多,几个党工委委员,也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就算是汪秀琴,也只是听到了传闻,但并没有找她姑父屈玉辉去证实一下。

  与会众人原本对这个安全生产大检查没有怎么太过上心,听到这消息,都不免心中一凛,个个打起了精神。

  虽然知道市里免了向阳的职务多半是杀鸡敬猴,可谁也不想自己运气太差落到那么个下场,都在心里把自己要负责的区域好好想了一遍,看看有哪些企业是需要重点关注的。

  这个会一开,便是一个下午。

  下班时间到,会议也开完了。

  散会后,张文定也没什么好请示徐莹的,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武玲——说好了一起吃晚饭的呢。

  吃晚饭自然不止武玲一个人,她还带着武云一起。

  她现在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在武云面前和张文定表现得相当亲热,要让武云心甘情愿坚定不移地把这个信息反馈回去,让家里人都明白她已经有了男朋友。

  一顿饭下来,武玲对张文定那叫一个百般温柔。张文定明白她的打算,可他还想着帮徐莹说说话,就不敢怎么得罪她,只好任由她去了。

  他是很清楚的,自己和武云不管关系多好,如果真得罪了武玲,那只要武玲一句话,武部长就算是有心来开发区,也不可能过来了。

  吃完饭临分别之际,武云已经叫张文定叫姑父了,张文定脸上肌肉一阵抽搐,从鼻子里含含糊糊地哼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这个称呼不满,还是对这个称呼认可了。

  “小弟弟,你今天表现得不错。”武玲笑眯眯地看着武云的车远去,一把牵起张文定的手道,“我准备奖励你,晚上请你……干点什么好呢?说吧,你想干什么?”

  张文定在心里想着干坏事,可嘴上却道:“不干什么,喝喝茶聊聊天吧。”

  “真没劲!”武玲摇摇头,哼哼着道,“我们现在是在谈恋爱呢,你别这么没情趣好不好?别的不说了,至少,你应该请我去看个话剧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吧?”

  张文定心里急着徐莹的事情,哪儿有心思跟她去看电影啊?

  他也不管她先说请客刚才却又要他请,只是摇摇头道:“下次吧,下次一定请你。今天我太累了,走,我送你回酒店,咱们到房间聊聊天吧。”

  “去我房间?”武玲脸上就浮现出一个极其妩媚的笑,“小弟弟呀,我可告诉你,只准聊聊天,不能起坏心思的哦……”

  张文定被她这神情弄得心头一荡,两眼直盯着她,心中的闷气就化成了一调戏的话:“你现在是我女朋友了,我为什么不能起坏心思?”

  武玲没有被张文定那故意露出的色眯眯的眼神所吓倒,听到他居然敢这么说,便笑得更加风情万种,那个对付他的习惯性的老动作又自然而然地出现了,用另一只手轻轻在他脸上抚摸了一下,娇柔地说:“能,你说能,那就能。人家是你女朋友了嘛……”

  张文定被她这姿态给干败了,恨不得现在搂住她一阵狂吻。

  可他没敢这么做,他实在是分不清这女人哪句话是真心哪句是玩笑。在房间里惹得她生气了上演全武行没外人看见那无所谓,要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两人对拆上几招,那就有点大煞风景了。

  “姐姐,咱们上车吧,你想调戏我到车上去调戏好不好?这儿人多!”张文定伸手在自己脸上被她摸过的地方轻轻摸了摸,无奈地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