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 有魄力

  是的,正如张文定所言,他跟江南山以前认都不认识,而跟他老婆发生不愉快,也只是两三天之前的事情。

  况且,就算是接到实名举报了又如何?没有大领导点头,纪委敢随随便便查一个正级处的部门负责人吗?

  在卫生间里,武云把张文定所说的情况跟武玲作了个汇报,武玲很快便下了指示,先静观其变,看看张文定自己能不能摆平这个事情。

  由于只是有三个人唱歌,又由于唱得比较早,所以只到夜里十点半,黄欣黛就说要休息了,武云赶紧发话说不要张文定送,她送她。

  张文定心里憋着事情,再说他也知道武云对黄欣黛的紧张程度,便答应了下来,等她们走后,他一上车便给徐莹打了个电话,问她在不在家。

  徐莹回答说在家,张文定说了声马上过去便挂断了电话。他突然很想见到徐莹,不为了跟她解释什么,就是想和她说说话。

  到徐莹家后,张文定才发现,今天晚上不仅仅自己喝了酒,看她的样子,好像还喝得比较多,虽未大醉,但说话却也已经不如平时那么正常了。

  “莹姐,你喝酒了?”张文定关切地问。

  “商务厅葛厅长过来了,喝得有点上头。”徐莹双眼一闭,身子半躺在沙发上道,“本来想晚上请你吃饭的,就因为葛厅长他们过来,所以才中午请你。不过中午也好,你给了我一个惊喜。”

  听到她这么说话,张文定就明白,她这真的是有点醉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会一下说这么多,而且前后不搭界呢?

  “莹姐,你以后少喝点,酒多伤身。”张文定叹息一声,靠近了她一些,一把捉住她的手,在她虎口上轻轻捏着。

  徐莹似难受似舒服的呻吟了一声,眼睛还是微闭着,呢喃了一声:“今天是喝得有点多了,头炸痛。”

  “我给你揉揉。”张文定道,见她没有反对,便轻展猿臂,温柔地将她搂进怀里,伸手在她太阳穴上轻轻地揉着,问,“好些了吗?”

  徐莹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身子往张文定怀里拱了拱,隔了几秒,她突然间说:“你那个事情,可能有人在做文章,你要小心点。刚才喝酒的时候,市政府和市招商局几个人都问起你,你出名了啊。”

  张文定就在心里哼了一声,真他妈的,市政府都有人知道了!

  先前他还绝了跟徐莹解释的念头,可是刚才在KTV里从武云嘴里听到了外面是怎么传江南山那件事情之后,他就觉得有必要把这个事情解释清楚,如果真让徐莹误会了他喜欢搞实名举报,那他以后还混个鸟啊。

  徐莹如果仅仅误会他在市纪委有很硬的关系,那倒无所谓,不仅仅对他的进步不会造成阻碍,相反还有帮助。可是请得动市纪委,和实名举报,这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了。

  一个事情,不同的角度,往往会产生不同的后果。对于这一点,他太清楚了。

  “莹姐,这个事情我一定要跟你说清楚,江南山被纪委请去喝茶真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完全不知情。我跟他以前认都不认识,我又不会未卜先知,知道要和他老婆发生不愉快所以提前就整他的材料对吧?莹姐,不是有人在拿这个事情做文章,而是有人一门心思要对付我。”张文定语气凝重地说。

  “对付你?”徐莹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浮现着一缕不解。

  张文定的话她听明白了,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你就是个副科级的小干部,人家花这么大功夫对付你,图个什么呢?

  干掉一个正级处的局长,就为了坏一下你张文定的名声?这也太夸张太戏剧性了吧。

  当然,徐莹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张文定有没有能力在短时间之内整不整得出江南山的材料,可是张文定不是跟省委组织部长关系硬嘛。她处的位置和张文定不一样,所以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方式自然也不同。

  有人说现在的干部全部都抓起来可能有冤枉的,但隔一个抓一个那就绝对是稳当的。这个话虽然有点夸张,可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某些现实。

  在徐莹看来,市纪委肯定早就有不少江南山的材料,只是由于市领导不想动江南山,所以一直压着,但这次张文定动用了些关系往随江施压,所以江南山就倒了。

  至于说张文定实名举报,她虽然听到这个传言,却也只当其是传言,根本就没有相信——就算张文定不懂这个禁忌,为他出面的大领导还能不懂?

  所以,对于张文定说的这个话,她就有点疑惑了。

  张文定嗯了一声,却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说,他也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是谁在针对自己,有那个必要而且还能够一出手就惊起漫天风波的人,他实在是想不出来。

  不过,在停顿几秒之后,他还是把自己应该说的话都说了一遍,说自己就算是有跟江南山过不去的动机但也不可能有那种能力,江南山能够坐在城建局长的位置上,市里肯定有靠山,想要动他,那得多大的能量?

  他还只差赌咒发誓市纪委根本就没联系过自己,如果自己实名举报了,市纪委怎么可能不找自己了解情况?

  几句话之后,徐莹的酒也醒了,帮着他一分析,就得出一个结论,这件事情,也不一定就是什么人在针对他张文定,十有八九别人的目的是江南山背后的人,他姓张的只是恰逢其会,而偏偏有心人看他不顺眼,就顺手推了一把,在放倒江南山的同时,也要把他张文定搞臭。

  至于那个人是谁,张文定提供不了线索,徐莹也无从分析,只是叮嘱他以后行事要尽量低调。当然,也不忘记叫他安心工作,不要有思想负担,外面有什么风雨侵袭,她都会给他挡了。

  强势的开发区女主任,说话做事那都是相当有魄力的。

  表这个态的时候,徐莹人还依偎在张文定怀里,并没有在沙发上坐起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