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章 酒后吐真言

  徐莹点点头,表情淡淡然,轻轻说了句:“你跟武云说话很随便啊。”

  张文定有点摸不透她说这个话是在吃干醋呢,还是想打听他和武云之间的具体关系。

  他笑了笑,点点头含含糊糊道:“习惯了,一直都这么说的。”

  徐莹其实心里还真有点吃干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吃醋,甚至更不知道是吃黄欣黛的醋还是吃武云的醋。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只是因为感情上有问题所以才接受张文定的,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对张文定动感情,可是这一刻,在这种有几分浪漫的氛围之下,听着张文定这两个电话,想到黄欣黛的成熟妩媚和武云的青春逼人,她忍不住就吃味了,忍不住就要联想张文定和那两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子。

  当然,她也确实是想更深入的了解一下张文定和武云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

  当初武玲第一次过来随江,在紫霞观里,她是上去了吃了饭的,知道张文定的师父是武玲的干爹,可是如果仅仅只是这么一个关系,张文定能够请得动武贤齐吗?敢时不时对武云吼上几声吗?那可是省委常委的宝贝千金啊!

  她不想让这个酸酸的情绪漫延,赶紧压下那令她相当不适应甚至是有点恐慌的感觉,换了个话题道:“下半年的任务是比较轻松了,但你也不能放松,要稳住。开发区现在是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出岔子、掉链子。”

  开发区现在是关键时刻,这个关键时刻对开发区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样的,大家都觉得这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只要开发区一升级,从党工委班子成员到各部门负责人都会水涨船高往上走一步,而到时候各部门肯定都会配个副职,那到时候那么多科员就都有机会争取一个副科级的副局长之类的当一当。

  所以,在这个事情上,只要外部不出问题,开发区内部的思想还是相当统一的。

  徐莹说这个话,一方面是实在找不到什么好说的,另一方面,也因为张文定所负责的招商局是开发区的对外窗口,她要再给他打打预防针,要他不能放松警惕。

  张文定听她谈起了工作,虽然觉得跟这儿的气氛有点不符,却也松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的。”

  这个对话一过,二人都觉得一个时候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相互对视了一眼,又马上移开目光。

  正当这气氛沉寂得略显尴尬之际,张文定又来电话了,他以为是黄欣黛问结果的,却不料居然是刚才主动挂了电话的武云打过来的。

  眉头扬了扬,他接起电话:“丫头。”

  “我请你喝酒,赶紧过来。”武云开口就是这么一句,不问张文定有没有时间,也不问他想不想喝,直接就做了决定了,说话做事的作风跟她小姑武玲如出一辙。

  “我……”张文定刚准备拒绝,可又觉得今天武云的情绪相当不对,怕她闹出什么事情,便道,“我就过来,在哪儿?”

  “紫霞会所,青鸾庄。”武云道。

  紫霞会所就是武云所管理的那个会所,原本是准备就叫圣金鲲娱乐会所的,可是最终武玲把名字定为“圣金鲲——紫霞会所”。紫霞会所这四个字还是请吴长顺题的呢。

  会所八月一号才试营业,不过各种设施都搞得差不多了,武云做为紫霞会所的掌门人,想要在试营业之前自己喝喝酒,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挂断电话,张文定看着徐莹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才好。这时候还没吃完呢,他觉得自己提前离开肯定会惹得她心中不喜。

  徐莹其实已经听到了张文定电话里的内容,眼见他望着自己,心里的醋意便又升腾起来,但她毕竟是个很冷静且城府极深之人,没有表现出来,相反还说:“快点过去吧,别喝太多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心中感动不已,也有一丝丝内疚,歉意地一笑,道:“没事,还没吃完呢。”

  “我已经吃好了。”徐莹笑着道,“快点过去,别让人久等。晚上别回来太晚了。”

  听到这个话,张功松就觉得徐莹没有吃醋,顿时放下心来。

  走出酒店,看着奥迪车远去,徐莹脸上的笑意便凝结了,心中发出一声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的叹息,在他心中,自己的份量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啊。

  张文定并不知道徐莹的感慨,他赶到紫霞会所的时候,花了三十八分钟。紫霞会所里的别墅都是每幢一个名字,青鸾庄是最里面的一幢别墅。

  张文定进去之后,在服务人员的指引下到了酒吧,看到里面武云正毫无形象地躺在地板上,身边有三个空了的酒瓶子。而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三个瓶子竟然都是茅台酒瓶子。

  这丫头,居然喝了这么多?酒量不俗的她看来也醉了。

  他走过去,双手将她给抱了起来,叹息道:“丫头,我说你没事喝这么多酒干什么啊。”

  武云这时候双眼微闭,伸手在张文定身上乱摸着,嘴里含含糊糊地叫道:“欣黛姐,欣黛姐……我真的……我爱你……我要和你结婚……”

  听着武云的胡言乱语,张文定就觉得相当蛋疼。

  靠,这丫头果然是个拉拉,并且,听她这语气,似乎,黄欣黛也是拉拉?

  人喝醉酒了不好扶,拳脚功夫好的人喝醉酒了更不好扶。若不是张文定身手不俗力气不小,想把武云弄到楼上的沙发上坐下还真不容易。

  上楼梯的时候,张文定只能抱着武云上去,这情景让他有些心动。

  深吸一口气,他抛开心动的思绪,不止一次地告诫自己,怀里的女孩子现在是自己的侄女了,可不能乱想啊——不管他跟武玲是真是假,武云比他低一个辈份这是没法否认的事实。

  武云虽说醉了,可却没到烂醉如泥的程度,嘴里还是不停地胡言乱语着,双手也在胡乱摆着摸着,看样子是真将张文定当成了黄欣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