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一章 一科

  当初王本纲都明显失势了,徐莹也只敢顶市委组织部而不敢顶王本纲个人,现在面对着这新任的组织一号,她只觉得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

  ……

  看着木槿花的车远去,徐莹脸上的微笑也隐去了,冷得跟冰似的,上车后就冲张文定道:“你有毛病啊?是不是看到她官比我大你又喜欢她了?瞧你那骚样,捧臭脚也不是那么个捧法!你喊她吃什么饭啊?啊?”

  说着,她嘴一歪,学着张文定的神态道:“如果那时候您来了组织部,我二话不说就过去了。你过去干什么啊过去?过去伺候她是不是?”

  张文定本就心情不爽,现在又被她这一通劈头盖脸的凶言恶语一说,顿时心头火起,没了好语气:“我说你怎么回事?我那么说怎么了?她是组织一号,我不捧着她我还能怎么样?你有种是不是?你有种你刚才怎么不冲她发火?你还不是一脸笑生怕她对你不满意……”

  徐莹没料到张文定竟然敢顶嘴,而且还顶得这么不留情面,火气就更大了:“至少我还没主动凑上去。哼,我早就知道你想离开我,想攀高枝,想攀高枝我不拦你,你去攀吧!咱俩从此两清,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哼!”

  这一声完毕,她打开车门跳下了车,扬长而去。

  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大的气,她只知道现在看到张文定就烦、就讨厌,她告诉自己这不是吃醋,这是恨他不顾大局!

  她恨不得扑上去和张文定打一架,可是她知道,打不过他。

  张文定伸手在方向盘上砸了两下,没下车,也没开车,自顾自地生着闷气。

  他今天对木槿花客气中带着点随意,其实是想试探一下,看看木槿花对自己究竟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念头,武家姑侄的话弄得他如芒在背,他实在是太难受。

  他也没想到自己那么说了之后木槿花会借势逼人,那种时候他没别的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回答,要不然就是面对面打木槿花的脸了,那后果可是无比严重的。在官场中,上下尊卑真的很重要,哪怕他就算是真的成了武家的女婿,在随江这一亩三分地上如果见一个市领导恶一个市领导,那他也是混不下去的。

  武贤齐还是武家的四爷,省委组织一号,也不能跟省委一号对着干,虽然有传言说他在一次人事问题上和省长顶过牛,可那只是传言,是真是假谁又知道呢?

  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人事问题,而不是别的问题,是在他那一亩三分地啊。

  一连三天,张文定主动找过徐莹,可徐莹都没理他。直到第四天,徐莹才不得不给张文定打电话。

  因为,市委组织部来人了。

  市委组织部来的是干部四科的人。

  从开发区调个干部到市委组织部,这种考察其实是干部一科的事情,但是由于张文定拟任的职务是干部一科副科长,所以负责考察的就是干部四科了。

  干部四科加挂青年干部科的牌子,以培养青年干部为主,但考察谈话这种活儿,他们也干得来。

  经过了这几天的冷处理,徐莹对张文定的气其实已经消了,只是那点自尊作怪,没有松口。如果市委组织部不来人,最迟等到明天晚上,她肯定又会和张文定睡到一起去。而睡到一起之后,她自然会和张文定好好探讨一番木槿花在秋水长天西餐厅所说的话。

  只是,这世上很多如果都是让人郁闷的。

  徐莹怎么也没有想到,木槿花做事这么干脆,这才短短四天,就直接派人来谈话了。

  什么时候组织部办事有这么高的效率了?弄得人措手不及啊!

  其实她完全可以让办公室主任覃浩波通知张文定到小会议室来,但她心乱了,直接给张文定打了电话,尽管在电话里不方便说组织部要找他谈话的事情,可亲自通知他,她觉得心里会安定不少。

  她有一种惶恐的感觉,觉得张文定随时都会离开自己。

  别看那天晚上她把话说得那么决绝,说他要攀高枝她不拦他,说从此两清桥归桥路归路,可是当那样的话眼看着有可能就要成为现实的时候,她后悔了、心疼了。

  她已经明确无误地相信了一个以前她怎么都不肯承认的事实——她爱上张文定了。

  或许这份爱没有多沉重多凄美多热烈,如果失去这份爱想必也不会痛到想死,可是,毕竟是爱上了。

  原以为自己今生再对爱情绝缘,所有一切都只是现实中的交换,却不料,不知不觉中,居然动心了。

  只是,这爱情,它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张文定这次是有心理准备的,徐莹打电话叫他去小会议室,他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谈话。上次是省纪委找谈话,这次应该就是市委组织部了。

  事实正如张文定所想的那般,来人正是市委组织部的。

  跟张文定谈话的是干部四科副科长阎珍,介绍过后,她就开门见山道:“张文定同志,组织上拟任你为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副科长,我代表市委组织部跟你谈话,首先征求你的个人意见……”

  张文定自然只能回答诸如“我一定认真工作,绝不辜负组织上的期望。”之类的话了。

  整个谈话过程并没有多长时间,张文定中规中矩地回答着对方所提的各种常规问题,在问到他对今后的工作有什么要求的时候,他也只来了句平淡无其的服务组织决定。

  谈话完毕,张文定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无比郁闷,心里一股邪火无处发泄,现在调到市委组织部,那眼看着就要到手的正科级不就飞了吗?

  木槿花啊木槿花,张某人跟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你这么对我是为哪般啊?

  下午刚上班,张文定就被徐莹叫到了办公室。

  “谈得怎么样?哪个科?”徐莹没了前几天的冷漠,看着张文定的眼睛,声音低低地问。

  “干部一科。”张文定迎着徐莹的目光,回答了之后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