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二章 二龙夺珠

  一想到这个,池坚强真的比吞了只苍蝇还难受,最终还是没忍住,对邓如意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臭骂。

  当然,池副部长肯定不会骂邓如意不讲信用目无领导,他只是骂邓如意没有党性原则,在做错事情后不知悔改反而还把责任推到同事身上,这是典型的自私自利,这简直就是给组织上抹黑……

  等到池坚强骂过之后,邓如意也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摆了池坚强一道,池坚强肯定不会原谅自己,他不等池坚强说出对他的处分决定,便以身体不适为由,提出请假一个月。

  张文定曾说过,邓母的病情,最迟一个月能好,所以邓如意请了一个月的假。

  池坚强没有丝毫犹豫,立马就批准了。

  ……

  市委组织部干部一科正副科长打架事件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冷淡了下来,令许多想看一场大战的人大失所望大跌眼镜。

  从邓如意住院开始,太多看热闹的人就知道这个事情恐怕会闹得很大,可是没想到的是,前一刻还怒火冲天炮弹上膛已经点了引线的邓如意突然间就偃旗息鼓了,别说反击张文定了,就连个哑炮都没放出来。

  这些人在大骂邓如意软蛋之余,也只能暗叹张文定背景强硬好办事,一个个暗恨老天不公,为毛自己就没那么好的命呢?

  外单位的人怎么想对两个当事人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可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池坚强现在对邓如意可以说是极为憎恨了。

  这次机会难得,池副部长是准备借此机会好好整一整张文定的,然而让邓如意这么一闹,他不仅没办法整治张文定,相反还要安慰一下张文定。

  不管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反正现在的情况是,邓如意主动把责任揽了过去,那张文定被停职就是受了冤枉。

  对受了冤枉的干部,组织上自然是要有所补偿的。这个补偿不大不小,就是在邓如意休假期间,干部一科由张文定主持工作。

  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这句话用来阐述张文定目前的态度最合适不过了。

  经过了打架事件之后,张文定在组织部内部算是威名远扬,别的科室负责人都对这家伙敬而远之,甚至部里的副处级组织员有时候和张文定碰着面了都会主动打招呼,生怕被这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年轻人给记恨上。

  而在干部一科,张文定更是说一不二,只要他张副科长说的话,不管对错,科里没一个人敢说个不字。

  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干部一科,已经被张文定完全控制在手里了。

  对于张文定这么快就逼得邓如意在这种关键时刻主动休假,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干部一科整成铁板一块,木槿花心里还是很赞赏的,甚至还召张文定到办公室汇报工作。

  张文定接到鲁颜玉的电话,就明白木槿花把自己这几天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并且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肯定之意——要不然堂堂市委常委干嘛要他去汇报工作,别说他只是个副科长,就是排名靠后的副部长想去汇报工作,也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呢。

  “文定,来组织部也有段时间了,工作都熟悉了吧?”木槿花面带微笑,不再像以前那般叫小张了,而是改口叫文定,显然是对张文定的工作能力认可了。

  “该熟悉的,基本上都熟悉了。”张文定回答了个标准的模糊答案,然后就主动汇报起了工作,重点说了干部一科接下来的主要任务,在汇报工作的时候,他又夹了点私货,就是把住建局副局长程遥斤的名字提了一下。

  这一次,木槿花倒是没打断张文定,听他把工作汇报完,她就微不可觉地点点头道:“看得出来,你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啊,组织工作的重要性我就不多强调了,就一条你要记住,一定要公平、公正。”

  张文定愣了一下,公平和公正的后面,往往不是还跟着一个词吗?木槿花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可不相信,木大部长会不小心把那个词给忘记了。

  木部长这么说,是有什么深意吗?

  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张文定多想,他压下心里的疑惑,点点头道:“部长的指示相当及时,为我们下一步的工作指明了方向……请您放心,我们一定按您的指示,把这一仗打漂亮。”

  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张文定心里相当得意,木槿花不仅肯定了他这段时间的工作,并且还没有对他提到程遥斤作出任何指示,这个情况由不得他不高兴啊。

  是的,木槿花没有表现出对程遥斤有一丁点的兴趣,可是木槿花也没有透露一点对程遥斤不感兴趣的意思。这样的情况,就是一种态度,就是在告诉张文定,他张文定想做的事情,尽管去做就是了,只要考察是公平公正的,她木大部长就会在背后支持他张文定。

  不管最终能不能帮程遥斤上位,程遥斤都得领他一个人情。

  所以,张文定是真的高兴,而且,如果真把程遥斤送上了城建局长的位子呢?

  一想到自己以一介正科级的身份推着另一人从副处上到正处,张文定这心里就止不住的激动起来。

  市委几个大佬对住房与城乡建设局有什么安排张文定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身在组织部,只听部长的,部长没有任何表态,那他就按自己的意志去办事。

  住建局局长的考察对象最终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组织部提名的程遥斤,一个是政府那边推荐的市旅游局局长。

  随江的旅游局虽然不像大部分地市的旅游局那样是二级局,但由于不是旅游区,所以这个旅游局其实也只是个清水衙门,从旅游局局长到住建局局长,级别没变,不过实权那多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二龙抢珠,张文定觉得程遥斤的希望还是相当大的,因为程遥斤是市委组织部提名的,代表着组织一号木槿花的意愿。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