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六章 态度强硬

  刘祖良被张文定这话给噎了个半死,他的意思只是说自己跟徐莹关系不错,只要他开了口,徐莹都有可能会撒了白珊珊的职,可是这话却被张文定这么一发挥,那情况就不同了,这是要把个人矛盾搞成武仙区政府和开发区管委会之间的矛盾呢。

  如果因为他刘祖良一句话而弄得开发区和武仙区之间闹起了不愉快,那市领导会如何看他?他升常务副区长的事情恐怕就有很多变数了。

  严红军这人是经历过沉浮的,而且他在市委办见多了各种斗争,生怕自己这个前途远大的外甥在得意的时候不知收敛,不懂得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怕他过刚易折,眼见这时候已经有了和解的基础,不想这个事情再闹起来,赶紧和稀泥道:“好了好了,事情说开了,就是个误会。啊,老程,你,那个……”

  程遥斤对严红军的意思心领神会,赶紧走到刘祖良身边劝慰着。

  如果是在平时遇到这种情况刘祖良肯定不会听劝,怎么在着都要和张文定搞下去,可是这一次不行,他升常务副区长一直就有个竞争对手——武仙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

  如果这个事情一闹大,纪文明那就有机可乘了,毕竟纪文明是宣传战线的,想要搞黑一个人,那方法真是不胜枚举——市里几位大佬之间做出的决定,他并不知道,以为纪文明还在跟他搞竞争呢。

  基于这么一种情况,并且还有程遥斤这么一个重量级的处级干部递梯子,刘祖良也就顺着梯子下来了,没再坚持什么,只是心里对张文定就恨到了骨子里。

  哼,张文定,咱们走着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山水有相逢!

  张文定今天是占了上风的,听到舅舅的劝,见刘祖良也很能忍,便带着白珊珊等人走了,到楼下车里坐着,等了几分钟,便见到程遥斤也下来了。

  说了几句话,几个人便分开。

  张文定开车送白珊珊和白月月回家,在途中,才明白这个白月月是白珊珊叔叔家的女儿,是堂姐妹,但二人关系特别好。

  白月月最近应聘到黄龙山寨做销售经理,今天请白珊珊过来吃饭,试一下菜,让姐姐以后有接待可以安排在这边,算她的业绩。

  白珊珊本想带着招商局的人一起过来的,可是由于下午的时候因为一个事情在局里发了回脾气,便只身一人过来了。而在上菜后不久,白月月便接到老板的电话,说是要过去认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她想着认识了重要人物之后就请老板过来给姐姐敬酒的,却不料居然发生了那种事情。

  听着这两姐妹的诉说,张文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真是哪一行都不好混啊!

  白珊珊要请张文定去唱歌,张文定才没兴趣,送她到家后,语重心长地说了句:“珊珊啊,为人做事,要摆得正位置,要把握得好分寸,过犹不及啊。啊?”

  白珊珊就明白老领导这是在批评自己先前在包厢里不应该得理不饶人,赶紧低眉顺目道:“领导,我知道错了。”

  见她这态度好,张文定语气就又变了:“嗯,以后遇事多想想,要抓主要矛盾,不要总在细枝末节上纠缠不休。”

  白珊珊心里一突,还是老领导狠呐,这是批评自己刚才只顾着找姓陈的麻烦,没将战火往姓刘的身上引呢。

  张文定还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会让白珊珊那么想,他其实只是有感而发,并非要和刘祖良斗个你死我活,毕竟二人之间并没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不是?

  车还没到紫霞山庄,张文定就已经把黄龙山寨发生的事情抛于脑后。他才没那么多心思去想那个事情呢,他现在需要用心考虑的问题是,等到十天的静修结束后,到底要不要马上就和武玲真正的一起修习功法呢?

  然而他不愿去关心的问题,不代表别人不关心,等他车刚进紫霞山庄的大门,徐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你和刘祖良怎么闹矛盾了?”

  突然接到徐莹的电话,张文定有点意想不到,笑着道:“他到你那儿告我的状了?”

  “呵呵。”徐莹轻笑了一声,算是答复,随后又问道,“你呀,你以前没这么争强好胜的啊?”

  “我可没争强好胜。”张文定将车靠边停下,笑着道,“是他做得太过份了,怎么说也是个副处级领导,欺负人家一个打工妹,有意思吗?啧,我说莹姐啊,他是不是还跟你说了,要你明天早上找白珊珊谈个话,最好调个岗?”

  “几天没见,学会挤兑人了啊。白珊珊那儿你放心,只要我在开发区一天,就没人动得了她。我说,你对她挺好的嘛。”徐莹哼了一声道,“刘祖良不是个简单角色,以前也帮过我的忙。你呀你,做什么事情之前怎么就不先跟我打个招呼呢?”

  “我都不知道你认识他。”张文定知道了白珊珊不会有事,也不接跟白珊珊有关的话,任由徐莹自己去胡思乱想吧,他只顾把有利于自己的理由随口说就来,“况且当时情况紧急,根本就来不及向你请示嘛。哎你打电话过来不是为了批评我吧?”

  “你现在是市里的领导,我怎么敢批评你呀?”徐莹调笑了一句,然后又语气诚恳地说,“跟你说过多次了,做事情不要太冲动。刘祖良这次恐怕会上武仙的常务副区长,你多结交几个人,不比得罪人强些?他在市里省里都有人,个人也有能力,路子宽得很,就是气量不是很大,喜欢记仇……以后说不定还会打交道,明天我作东,你和他再见个面,喝个酒……”

  “莹姐,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我是什么人你也应该清楚。”张文定打断徐莹的话,冷哼一声道,“以前我不怕江南山,不怕王本纲,现在就更不会怕他姓刘的。他喜欢记仇就让他记,我倒想看看他能把我怎么着。”

  听到张文定这个话,徐莹就知道自己的打算落空了,叹息了一声道:“那行吧,当我没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