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松了口气

  张文定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木槿花终于肯给他机会让他开口作解释了。

  他不再迟疑,赶紧张嘴就说:“部长,我认识到到了,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不应该因为和刘祖良同志有矛盾就专门注意他的事情,我更不应该注意到他某些情况之后没跟您、没跟组织汇报就直接在会上提出来。我,我不够冷静,在工作中掺杂了个人感情,辜负了您的信任,我,我对不起您。”

  张文定这个话说得相当利索,一开口就将自己定位成个人感情影响了工作,然后又很直接地说,这个事情,我没跟您汇报,但也没有跟别的任何领导汇报,我不是要背叛您,而是一个时候不冷静,个人感情压住了工作热情,没有考虑到您的处境和感受……

  把话这么说,张文定是认真考虑过了的。

  在别的领导面前,如果自认自己的工作容易受到个人感情所左右,那基本上跟找死没区别;可是面对赏识自己的领导,这么自认错误,那领导基本上就会认为这个下属是真性情,虽然偶尔冲动一点,可正因为有那份冲动,就不会轻易搞背叛。

  木槿花冷冷地说:“你现在做的是什么工作你知不知道?啊?个人感情,都像你这么干,都只顾个人感情,党的干部队伍会成什么样子?”

  张文定就低眉顺目一幅相当受教的模样,一脸忐忑地看着木槿花。

  见到他这装出来的紧张样,木槿花心里就又好气又笑,伸手指着他道:“你,你搞得部里工作有多被动你知道吗?是谁把刘祖良同志搞到网上去的?石盘都市报又是怎么回事?”

  “部长,真的对不起。”张文定继续道歉,心想自己闹了这么一出,木槿花的工作肯定就背动了,不过上网和上报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让木槿花以为是自己干的,赶紧澄清道,“不过,网上的事情和报纸上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您还记得以前王部长的事情吧?那次也是有人借我的名字搞事,后来您还找我谈过话呢。这次也一样,我前几天和刘祖良发生了点矛盾,当时有很多人看到,估计有人想浑水摸鱼。”

  见木槿花没做声,张文定就继续道:“报纸是怎么回事,我更加不知道,我在媒体方面真的是一个人都不认识。都市报也不是小报了,能够让他们发这种文章,起码在宣传口也要有点能力才行啊。”

  张文定觉得,自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冒了这么大的风险,也不能让武仙区委宣传部长纪文明白白地捡一个便宜,所以他在为自己开脱的最后,也随口加了句话把纪文明给拖下了水。

  什么叫在宣传口有点能力?

  纪文明身为武仙区委宣传部长,就是宣传口的人,更何况,姓纪的当初可是跟刘祖良竞争武仙区常务副区长来着,由不得别人不联想啊。

  木槿花虽然知道张文定这一招是玩的祸水东引,可是她也确实对纪文明相当怀疑,而且刚才张文定的态度不错,再加上张文定的背景摆在那儿,她也不愿把关系闹得太僵,便狠狠地说:“我不管什么网络啊报纸的,你搞出来的事情,你负责。”

  这个责任,张文定自然是负不起的,不过他也明白,木大部长只是这么一说,不可能真的要他负责。

  明说着要他负责,实际上却是表示这事情目前算是告一段落了,暂时不和他计较了,而且警告他这类事件绝不允许再次发生,若有再犯,那就新账旧账一块儿算。

  虽然没有得到木槿花的彻底谅解,可张文定已经很满意了,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抬手就给徐莹打了个电话,约她一起吃晚饭。

  今天早上组织部发生的事情,徐莹已经听到传言了,即使张文定不约她,她也准备晚上找张文定一起坐坐,好好和他谈一谈。

  这次吃饭没去秋水长天,徐莹突然想吃狗肉了,便去了张文定他老爹开的那家店,一来肥水不落外人田,二来嘛,味道确实不错。

  徐莹比张文定先到,她没要包厢,就在大厅里找了张靠窗户的桌子坐下。

  现在天冷了,吃狗肉的人多了起来,虽然彼此不认识,可这种热闹的气氛很舒服,绝对是包厢里没有的。

  徐大主任平时请客也好被请也好,都在包厢里,现在和情郎一起吃个饭,倒觉得这种小店的大厅里更有感觉了。

  原本她是想和张文定谈事情的,可是进到店里之后,她不想谈事情了,而想和他谈一小会儿恋爱,等到饭吃完,回到家里再谈事情不迟。她不想再等了,她要告诉张文定,吕祖功法,她修不了了,她今天晚上就要和他一起,谈一谈刘祖良的事情,也谈一谈新买的房子如何装修的问题。

  房子还是要赶紧装修的好,早一天装修,就早一天可以搬过去住,就少在心里郁闷一天。

  她不知道粮食局宿舍里有没有人说自己的闲话,可是毕竟搬到一个新环境里还是熟人少些,心情好些。

  张文定自然也知道这种场合不是谈论事情的好场合,可他今天约徐莹吃饭本就不是为了谈事情的,纯粹就是搞了刘祖良一把心里觉得舒畅,想找个人分享快乐而已。

  “领导。”一见面,张文定就满脸荡漾着得意的微笑,略有几分张扬地打招呼。

  徐莹就翻了个白眼,朝桌子对面指了指,等他坐下后才说话:“喝不喝点果子酒?”

  “喝点吧。”张文定点点头,道,“菜点好没?”

  “点好了,就一个锅子两个叶子菜,还要不要什么?”徐莹道。

  “要的时候再点吧。”张文定说着这话,随手就招过一个服务员要了果子酒。

  虽然张文定早就跟服务员交待过自己过来吃饭不要搞特殊,按顺序上菜就行,可他每次到店里吃饭,不管排在他前面的人多还是人少,他总是不需要等多长时间。毕竟,这店的老板可是他老爹呢。

  上了两道凉菜,果子酒便送了上来。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