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二章 争吵

  张文定先给徐莹倒了杯酒,又给自己的杯中满上,然后举起杯道:“先喝口酒吧,暖和暖和。”

  徐莹端起杯子,轻轻喝了一口,然后吃了块酸萝卜片,道:“还是在这儿吃饭自在。”

  “那以后天天过来吃吧,我请客。”张文定微微一笑道。

  “天天吃,那还不吃穷你?”徐莹就笑了起来,“我记得你的钱好像都买房子了吧?还有点私房钱?”

  张文定就苦笑一声道:“是都买房子了,不过再怎么着,也不会穷到请你吃饭都请不起吧?领导,我跟你干了那么长时间,你不至于那么不相信我吧?”

  什么叫干了那么长时间?徐莹自然就听出了他话里调情的味道,便瞪了他一眼,却又不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训他什么,只能似笑非笑道:“我倒是忘记了,你女朋友有的是钱,对你来说,钱不是问题。”

  张文定就叹息了一声,道:“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吃软饭似的。”

  “现在这社会,有本事的人才吃得到软饭。”徐莹咯咯笑了起来。

  这时候,服务员端着狗肉锅子上来了,二人之间的话题自然就停了下来。

  等到服务员离开,张文定又把话题捡了起来:“看到没,这锅狗肉我也做得出来,不吃软饭也饿不死的。”

  “是啊,你吃的是硬饭,你不止吃硬饭,做事也比别人都硬气!”徐莹脸一冷,淡淡地说,“哼,你自以为背景很强没人敢动你是不是?”

  一听她这个话,张文定就明白了,自己今天在组织部部务会上搞出来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她耳朵里,并且,她为那个事情非常不高兴。

  “唉……那个事情比较复杂,跟我的关系不大,一时半会儿说不清,呆会儿再跟你说。啧,我也是一个时候太冲动啊。”张文定叹息了一声,看着徐莹,他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

  一方面,现在这场合不适合讨论这个事情;另一方面,他也实在没想好要怎么解释。

  这个事情,对木槿花他能解释,但是对上徐莹,他就有点无能为力了。因为徐莹不止一次跟他说过,让他不要和刘祖良斗下去,她负责从中协调,他一直没同意,现在更是干出了这种事情,这让他如何解释?

  徐莹道:“现在知道叹气了?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冲动?”

  张文定不作声,显得相当的虚心受教但却并不后悔的样子。

  徐莹本准备好好说他一通的,可这个场合不对,也只能把一肚子憋着,不过对于他这不抗抵也不投降的态度,她心里是相当不爽,便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不再多说,干脆吃起了热腾腾的狗肉来。

  张文定见状,心中暗松一口气,他宁愿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让徐莹大声训一通,也不想在这儿跟她讲道理。

  今天他干了一件舒心事,是想和徐莹分享快乐的,可不是争吵的,别闹得快乐没找到反而弄得吃个晚饭都情绪不对,那就太没意思了。

  这二人心里所想的东西不同,但却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吃饭的时候不再说跟刘祖良相关的话题,甚至连别的话都很少说,等到饭吃饱的时候,二人杯中都还没添过酒。

  很明显,这顿饭吃得不是那么开心,但也还没到特别扫兴的地步,只不过没有了继续坐下去的欲望。由于徐莹早就让司机回去了,所以出来之后,她理所当然地上了张文定的车。

  “去哪儿坐坐?”张文定手搭在方向盘上问。

  “回家吧。”徐莹淡淡答道,头靠在坐椅靠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张文定应了一声,见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便也闭着嘴巴径直开车,心里却是有几分不舒服,妈的,就因为一个刘祖良,吃顿饭都吃得不舒服。

  徐莹这时候心里也不爽快,她觉得这个张文定是越来越自大了。照他这个势态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碰到他得罪不起的人,到那个时候,恐怕就真的无法回头了。

  ……

  粮食局宿舍,徐莹的家中,张文定脸上隐隐透了几分怒气。

  刚才一进屋,徐莹就是劈头盖脸一通臭骂。骂他忍了,可是徐莹紧接着又提出让他给刘祖良道歉,并且从组织工作方面着手想办法对刘祖良这个事情进行补救,那就不是他能够忍的了。

  他想不通,徐莹怎么会提出这么个一要求来,难道自己在他心中真的就比不上一个刘祖良吗?还是她跟刘祖良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吃饭的时候就不给自己好脸色,现在还这么帮偏架!

  一念及此,张文定心中五味杂阵,没法平静了:“哼,让我跟刘祖良去道歉?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他来给我道歉我都懒得鸟他!”

  “你……张文定,我说过,别以为你有省里有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徐莹声音提高了几分,“你现在还是随江市的干部,还归随江市管!另外我要告诉你,啊,你别以为……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在省里有靠山?啊?”

  徐莹这个话的意思是说,你张文定就算背后有个省委组织一号,可是在随江这边,你真要把市里的哪个主要领导得罪狠了,那人家要整你,省委组织一号也是鞭长莫及爱莫能助的;况且,除了市领导之外,刘祖良本身在省里就有领导做靠山,并且人家那个靠山的份量跟你那个靠山的份量恐怕也是不相上下的。

  她这个话,是真的为张文定着想,而她本人跟刘祖良之间,除了都是高洪一系的得力干将之外,并没有任何男女私情,只不过由于以前张文定就一直做事冲动,她久劝不听,现在觉得他闯了大祸,就不免语气有几分不好了。

  张文定心里早起了醋意,所以徐莹的好意听在耳里,便觉得更加不了滋味了,冷笑道:“是啊,他在省里市里都有靠山,他哪里都比我好,行了吧?”

  徐莹道:“你什么意思?”

  “你说我什么意思?”张文定冷冷地说。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