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二章 失望

  张文定就显得有点拘谨地笑了笑,道:“老板您就别夸我了,事情还只开了个头,都不知道那些富豪富婆们最后怎么考虑呢。这不,开发区徐主任还想抓我的壮丁,说等几天到香港去拜访罗先生,我当时就拒绝了,哪儿有时间啊,科里的事情那么多……”

  木槿花摆摆手,打断张文定的话道:“科里的事情都不急,你暂时把精力都放在紫霞山的事情上。啊,要配合好开发区,尽快把这个事情搞好。我可跟你说啊,这个事情,市委主要领导是非常重视的,你可不能掉链子,到时候别弄得都以为是我这儿不肯放人不顾大局,那我可不承认的啊。”

  这一番话说得相当随意,可其中隐隐约约透出的意思令张文定后背发麻,恨不得将刚才说的话给吞回肚子里去。

  没事提徐莹抓壮丁干什么?

  好嘛,现在木槿花借题发挥,直接就让自己把组织部这边的工作放一放,在这种科室负责人调整的关键时候把工作放这么一放,那不等于把这个机会都放弃了吗?

  木槿花是用玩笑的语气说的这个话,可是张文定不敢真的当她只是开玩笑,一时间心乱如麻,屁股下像装了弹簧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满脸惶恐之色地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了。

  木槿花对他这个反应相当满意,这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木槿花没有马上接,而是看了张文定一眼。

  张文定就知道,自己该走了,没时间给部长大人解释什么了。

  从木槿花办公室出来,张文定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在组织部的风光日子恐怕将要一去不复返了。

  难道木部长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看法了?

  靠,哪个小人在木部长耳边说了老子的坏话,太没道德了。呃,得赶紧想办法补救,要不然错过这次机会,自己真的靠边站了,以后在组织部哪儿有脸见人啊!

  啧,木部长对自己一向都很赏识的,怎么会听信他人之言呢?难道真的是陈书记特别重视这个事情?

  张文定正一肚子不快活的时候,徐莹已经把紫霞观旅游开发这个项目的方案形成了书面报告,递到了粟文胜的手上。

  徐莹的报告内容不少,主要就是围绕紫霞观展开。她请求市政府组织一次到香港的招商活动,大力推荐随江的方方面面,到时候,还要专程拜会那位罗家少爷。

  若不是两岸关系较为敏感,她都想去宝岛搞招商呢。

  现在紫霞山要开发旅游的事情在随江市闹得沸沸扬扬,徐莹这个报告,粟文胜就不敢擅专了,往上汇报了一下,然后,这个事情又在市长办公会上讨论了一下。

  在会上讨论,别的副市长们也没反对。

  毕竟,这事儿不管是从旅游方面着手,还是由开发区来操作,都是归粟文胜分管的,出了成绩他们肯定眼红,但如果没弄出成绩,那可是要担责任的啊——谁叫这事儿现在就闹得那么大呢?

  会上一致通过,由副市长粟文胜带队,市招商局、各区县、开发区组成一个不大不小的招商队伍,赶紧做好各项准备事项,尽快奔赴香港。

  别的副市长不怎么看好紫霞山的旅游开发,认为不会有投资商蠢到到那儿投资搞旅游,但粟文胜觉得希望还是很大的,虽然他和张文定之间的仇恨相当大,可他也承认张文定的能力和运气都相当不俗。

  说不定这次那小子又能创出个奇迹呢?

  粟文胜这般想着,眼前就尽是美好的憧憬了。如果真的把紫霞观的旅游做起来了,那他的政绩可就大了去了,而且还会是他从政生涯中特别浓墨重彩的一笔,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在这种思维下,尽管粟文胜恨张文定入骨,却也不会把张文定踢出招商团的名单,反而还会在跟张文定见面的时候对其勉励几句,以显得他这个副市长的大度。

  ……

  徐莹的家里,张文定苦着一张脸,皱着眉头道:“你说木部长这是什么意思呢?要我全力帮着你搞旅游,科室负责人的调整这两天就要出结果了,我这,啧……”

  “木部长恐怕是有点怕你了。”徐莹满脸是笑地说,“要不,你跟木部长说说,让她把你放回开发区干个副主任得了。”

  “你当木部长是我妈还是我姐啊?她要真的肯那么帮我,上次我就到武仙区当常务副区长了,还轮得到他刘祖良?”张文定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又皱了皱眉头,他就看着徐莹,带着疑惑的神色道,“你说她怕我?她怕我什么?”

  “她怕你给她惹事。”徐莹正色道,“你自己想想,到组织部后,你安分过几天?别人几年都没你几个月闹的事情多,没你闹得大。”

  张文定禁不住苦笑起来:“这个,也不是我愿意闹的,事到临头,总不能让别人欺负吧?再说了,我那也不叫闹事,都是为了工作……”

  “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要跟我说了,你自己怎么想的自己知道。”徐莹笑着道,“你那性格,在下面还吃得开,可是到市委机关,就显得太独立特行了。以前木部长调你过来,就是看中了你闹事的本事,可是你隔段时间就闹一下,她也吃不消啊。”

  张文定听懂了,徐莹的意思说是木槿花怕他再惹出什么大事情了弄得太被动,所以迟迟没把他扶上干部一科科长这个位置。

  想明白了这个原因,他更是苦闷了。他觉得自己闹的事情没多大嘛,而且木部长也没把他怎么样,那就证明木部长是放任他那么做的,怎么现在听徐莹这么一说,似乎自己以前的想法有点偏差了?

  “唉,真他妈没劲!”张文定长叹一声,身子软软地窝在沙发上,觉得很是疲惫。

  组织部上上下下的人包括他自己都认为自己是木槿花的心腹,会得到木槿花的重用,然而徐莹只是三言两语,就让他明白,木槿花一直都只是在利用他,并没把他当心腹看待。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