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九章 愿意

  徐莹是堂堂开发区一把手,对石三勇这样的干部,管他是真心还是试探,根本不用去深究,只要探一探他就行了:“现在可不兴什么手下不手下的啊,都是为了党的事业,都是为人民服务。石局你想来开发区,我代表开发区欢迎你,不过公安系统的人事安排,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呀,开发区党工委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决定权。”

  这个话听着像是一口拒绝,可石三勇却听出了一丝别样的味道,感觉到有一线希望在自己眼前晃荡。

  嘿嘿,没有决定权,那潜台词可不就是说还是有推荐权了?

  以徐莹的身份,今天和自己吃饭却又没有说有什么事,而在张文定提到开发区公安分局之后她就说了这么一番话,那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明摆的吗?她徐莹不仅仅有推荐权,而且可能还有几分把握帮自己弄到那个位置!

  一念及此,石三勇就对开始的疑惑释然了,他觉得自己想通了今天张文定为什么要叫他来吃这个饭了,昨天自己和张文定吃饭的时候说到了这个事情,虽然张文定当时没表态,可是回去后肯定给徐莹打电话了,并且说动了徐莹。

  满是感激地望了张文定一眼,见张文定一脸轻松的微笑,他就更加认定了心里的想法,暗道这小子果然够兄弟啊,不声不响地居然帮自己办了这么大一个事情,虽然不一定会成功,但这份人情可是大得不得了啊。

  不过,现在不是感激张文定的时候,他赶紧热情地恭维了徐莹几句,紧接着又委婉地表态,如果自己当了开发区公安分局的局长,一定以徐莹马首是瞻。

  徐莹也含蓄地表示,让他可以多找市局新局长孙坤汇报一下思想工作,她还透露,市公安局孙局长可能在近期会到开发区视察工作。

  石三勇心里的激动更甚,看样子,市局孙老板和徐主任关系还不错啊,难不成孙老板已经站到了高市长的队伍里?

  不管孙老板站在谁那边,对于石三勇来说,只有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宝座到手,那才是最实在的。

  ……

  市人民医院,张文定在病房里陪着舅舅严红军说话。

  严红军前不久胆结石突然发作,疼得不行,到医院打针止了疼,回去后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做手术。

  张文定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已经做完,人都回到病房了。

  看着舅舅身上的病号服和憔悴的脸,张文定一阵心酸,正当壮年之际,从市委办主任的位子上被人赶到了老干局,这对人的打击实在是太大。

  虽然平时见舅舅一副淡看云生涛灭的洒脱劲,可他明白,舅舅内心还是很遗憾的。

  自己从小就得舅舅疼爱,进入公务员队伍又是舅舅帮忙,若是没有舅舅,也就没有自己现在的成就。可是自己却并没有时常关心舅舅,总是在忙着自己的事,今天舅舅动手术,自己赶到这儿来,居然手术都动完了,实在是惭愧啊。

  开始几句之后,严红军就让别人都出了病房,只留张文定一个人在里面,他的话也从家常转到了工作上:“这次旅游局这个位置,不好坐啊,你要好好干。”

  “嗯。”张文定点点头,“舅舅,这个,你就放心吧,我已经有准备了。”

  “嗯,我相信你是有准备了的。”严红军声音低低的,“不过光有准备还不够,光用心做事也还不够,等到了旅游局之后,你就是焦点了,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副处级了,惹人恨啊。”

  “是副处级待遇。”张文定笑着道。

  “是不是心里不以为然?还不服气?”严红军眯着眼睛道,“我告诉你,你现在的情况,副处级待遇比副处级要好,要合适,啊,木部长对你很不错啊,放出去了还费尽心思给你镀层保护膜,你不要不懂事。”

  张文定倒是没想到舅舅会说这个话,不一次性到位上到副处级,而是先给个副处级待遇,这是木槿花对自己的保护?他可是从来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张嘴就想问严红军原因,但想到医生交待的不要和病人多说话,要让病人早点休息,他就把心里的疑惑压了下去,一脸受教的模样,乖巧地点点头,顺着严红军的话说:“嗯,木部长一直都很爱护我。好了,舅舅,你早点休息,我晚上再来看你。”

  严红军这时候也很困,应了一声,闭着眼睛摆了摆手。

  看着舅舅很快入睡,张文定把外面站着的人都叫了进来,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便被舅妈和爸妈催着离开了医院——在长辈们的心里,工作比什么都重要。

  回到市委,张文定一个下午都没想明白舅舅那话是什么意思。

  他这段时间都已经认为木槿花是为了不想让自己乱惹事所以才赶自己走的,却不料舅舅这番话一说,貌似自己还错怪木部长了啊。

  他没有怀疑舅舅的话,虽说现在舅舅失势了,但那份阅历和见识,却不是自己能够比得上的。

  嗯,不管怎么说,凭良心来讲,木部长对自己,也确实够意思了,反正她也算是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自己只要记得这一点就行,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晚上再去医院,张文定就对严红军委婉地说自己到过省城了,本来是准备帮他说几句话的,可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严红军听到这个话,自然就明白外甥说的省城其实就是指的省委组织一号武贤齐,心里很是开心,虽然没有什么实质的东西,可是外甥有这份心,那就证明自己没白疼他!

  看着舅舅的笑脸,听着舅舅所说的现在这样就挺好的话,张文定自责不已,到省城去武贤齐家里那一次,他其实压根就没想到舅舅的问题。而现在只是心生内疚,所以才拿话安慰安慰舅舅,实在是不应该。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找个机会,让舅舅重新像以前一样风光。他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机会到木槿花面前为舅舅说说话,如果木槿花不肯帮忙,那他大不了再拉上武玲找一次武贤齐。

  为了舅舅,他愿意求人。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