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二章 告花

  一个离家几十年的游子回乡看看,难不成还会有人搞刺杀不成?他现在只是个商人,不是宝岛的政要。

  ……

  随江市委的接待一般都在市委一招或者随江大酒店,如果是上级领导的话,市委一招居多,但今天来的人是以李岳云老先生为主,那么去市委一招就有点不合适了,随江大酒店才能更显出市委对此事的认真态度。

  到高速路口迎接的人不多,领导就只是市委一号和统战部长,再加两台警车。而在随江大酒店门口迎接的人可就多了去了,当然,值得给李岳云介绍的不多。

  徐莹没出现在这里,因为李岳云今天在随江大酒店用过午餐后马上就会去安青县巨木镇,跟她这个开发区的一把手没什么关系。不过张文定倒是出现在了这儿,因为他跟李岳云的女儿李淑汶认识,市里还为此专门把他留下来不让他去香港招商,当然得把他给用起来。

  张文定站在人群中,他的身份,还不够挤到前面去,但这并不妨碍李淑汶看到他,二人目光一对视,都微笑着点头示意,没有交谈。

  很快吃过饭,警车开道,一行车队便往安青县方向而去,途中可见道路两旁隔不远处站着一名警察,道路已经实行了管制。

  空空旷旷的马路平平整整,一路通行无阻便到了安青县。在安青县稍作停留,县领导也上了车,一行人又往巨木镇赶了过去。

  张文定这次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坐着市委的中巴车,在随江大酒店上车的时候,他还只和市委工作人员一起,但等到在安青县停留的时候,就有人通知他,要他到前面的中巴车上去。

  他自然明白,前面的中巴车上,可是省、市领导在里面呢,现在看样子还要加上县里的领导在陪着李家的人呢,他一个科级干部跑过去,压力大啊。

  不过他也不怕,那车里的领导再大,大得过武玲她老爹吗?

  张文定上车的时候,安青县的两位县官已经在坐。张文定第一眼就看到了市书委书陈继恩,他正考虑是要先叫陈书记呢还是怎么的,陈继恩却开口了,先介绍了李岳云,然后又介绍了省委领导,这一下,张文定就知道先后顺序了,赶紧客气地打招呼。

  李岳云满头白发,脸颊削瘦,但双目却神采奕奕,笑呵呵地说:“这位就是张小哥了?果然气宇不凡,不愧是虚凌先生高足啊。”

  师父还有个名号叫虚凌先生吗?张文定心里很纳闷,但现在这种场合下却由不得他多问什么,赶紧谦虚道:“李老过奖了。”

  李岳云笑意不减,拍拍身边空着的一个位置,道:“来,坐我边上来。”

  陈继恩笑着接过话:“小张啊,李将军可是位武林高手,抗日战争时期,他凭着一把刺刀连杀了十九个日本军人,听说你也练过功夫,机会难得,你可要向李将军多请教请教,啊,学到了什么好东西,你可不能忘了请客哟。”

  “啊……”张文定就很配合地露出一脸惊讶不已地表情,满是尊崇地望着李岳云。

  惊讶他是装出来的,但尊崇,却是发自内心的,他小时候常听师父讲那段时间的故事,每听一次,都心潮澎湃不已。

  李岳云就摇摇头,叹息一声道:“唉,虚凌先生高足当面,可不敢当武林高手这四个字啊。那次真是惨烈,若不是虚凌先生恰巧路过,我今天也不会有这个机会重回故土啊。张小哥,来,来,坐上来。”

  张文定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赶紧坐到了李岳云的身边。

  陈继恩看着这一幕,心里说不出的开怀,看样子这个张文定还真是个福将啊。

  车到巨木镇,镇党委书记和镇长一起被叫上了李岳云的这台车,然后车边开,镇党委书记边向李岳云介绍巨木镇这么些年的发展历史,以及四脚峪村的基本情况。

  四脚峪村是由几座海拔在五六百米左右的山下的平地所组成,形状如同动物的四只脚的一个小村落,远远地可以看到村里路口几座新修的小楼房了,但就在这时,李岳云突然喊了声停一下。

  车停下,众人也明白这是李岳云近乡情怯,几十年没回来,快到村口的时候需要调整一下心情。

  事实确如众人所料,李岳云确实近乡情怯了。

  刚才到镇上的时候,他心里的波动就很大了,等现在能够看到村口了,他只觉得心中情绪激荡得难以自制,有种想哭的感觉。下了车,双脚踩在公路上,两眼看着边上一片荒坡,他泪眼朦胧了。

  这里是他小时候常来的地方,这是低矮的山头,乱石杂草依旧,除了脚下这条马路,基本上没什么变化,他甚至一眼就认出了那处最大的石头,就在那石头下面,年长他五岁的姐姐为了保护他,被人强暴了,还打折了一条腿。

  “爹。”李淑汶轻轻走到父亲身边,抱着父亲的手臂,轻轻叫了声。

  李岳云这才发现自己流泪了,他眨眨眼,伸手指了指那块石头,声音轻颤着:“那个地方啊,淑汶,陪爹走走。”

  眼见这对父女要上去,这些陪同的人员自然不能不跟着,省委统战部长还一脸向往地神色说着这地方好,山清水秀。

  然而众人还才刚从马路上走到乱石坡上,突然一个女声尖着嗓子喊了起来:“李告花,李告花,你是不是李告花?”

  这一声尖叫太出乎意料了,李岳云的保镖瞬间就将李岳云父女围在了中间,而孙坤带的警察也迅速围了过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架势。

  张文定朝发声处望去,只见乱石杂草中,出现了一个少女。

  李岳云看着那少女的脸,猛地推开保镖,脚步跄踉地往那少女走去,嘴里还用不太纯正的随江话看着那少女大声喊:“我就是李告花,我就是你告花,你是哪个?”

  李岳云的另一个名字叫李告花。

  在随江话中,告花和叫花同音,当初他刚生下来,有个讨米的叫花子经过他家,说他命硬,不好养活,得取个贱名才行。然后,他的小名便叫成了叫花,用随江话说就是告花。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