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零章 小心思

  邓如意心说这小子谨慎得有点过头了吧,不过张文定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点头称是,不管他是在组织部还是下到县里去了,都不敢对木槿花这个组织一号不尊重啊。

  二人碰了个杯,喝了酒,然后便又是其他人敬酒,都是先敬邓如意再敬张文定,一个个都对这二人说着好听的话,仿佛这二人一个下区县一个进行局,就能够给万申县和旅游局带去翻天覆地的变化似的。

  干部一科是组织部里的大科室,共有五个人,喝酒的时候,气氛还是很容易搞起来的,哪怕覃玉艳这个女同志,今天也显得很亢奋,没有说一句酒量小喝不得之类的话。

  “小覃今天状态不错,值得表扬,来,小覃,我们喝一杯。”邓如意覃玉艳举起杯,转头对章向东和范秋生道,“老章、小范,以后你们可得多照顾着点小覃,咱们科里就一个女同志,你们可得保护好呀。”

  章向东就说:“这是肯定的,就是小覃找男朋友,咱们也得好好帮她把把关。”

  “覃玉艳要找男朋友恐怕不容易啊。”范秋生在一旁笑着道。

  “我说范秋生,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覃玉艳瞪着道,“我就那么差劲?我怎么就找男朋友不容易了啊?”

  “你激动什么呀,我又不是说是你差劲,我是说你眼界高。”范秋生挺了挺腰板,喷着酒气道,“你跟着张科长,啊,现在要叫张局长了,你跟张局长干了那么长时间,眼界得多高啊?一般的男人现在入得了你的法眼?”

  这个话,张文定是怎么听怎么不对劲,什么叫跟张局长干了那么长时间?

  这话都暧昧得没边了,比酒桌上的段子还让人想入非非呢。也不知道这是范秋生只是单纯地指干工作呢,还是借着酒意乱开玩笑。

  “你说什么呢?”覃玉艳满脸红光,像是根本就没听出范秋生话里的歧义似的,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带着几分风情地看了张文定一眼,随后一脸委屈地说,“不过呢,范哥你说得对,跟张局长这么优秀的人相处久了,找男朋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拿人家跟张局长比。这一比呀,啧,没劲,真的没劲!”

  张文定一听这两人越说越没规矩了,赶紧插话道:“赶紧喝酒啊,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把我捧上了天,这不让领导笑话嘛。”

  邓如意自然不会跟着开这种玩笑,也插了几句话,喝了酒,才将这尴尬的玩笑给冲淡了。

  吃完饭,几个人也没搞按摩没去打枪,而是跑去唱歌了。毕竟今天这日子,也算是给科里两位领导饯行,也就唱歌显得合适点。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唱完歌,邓如意就开着车带着章向东和范秋生走了,留下覃玉艳,只能张文定去送了。

  这个情况,张文定比较无奈,但也没办法,总不能让覃玉艳一个女孩子坐出租车回去吧?

  ……

  车里的音乐轻柔地飘扬,覃玉艳也显得很安静,跟吃饭唱歌时的疯劲儿大不一样,甚至就目光,都没多在张文定脸上停留。

  张文定本想和她说几句话的,可想了想又作罢,刚才他已经感觉到了覃玉艳这丫头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他明白这丫头好像有点喜欢自己了。他可不愿跟她有什么感情纠缠,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的好,所以他也乐得轻闲,专心开车。

  夜色如幕,深夜的城市照样灯火明亮,覃玉艳两眼看着车窗外面,心中略有一丝激动,但更多的却是失落和无奈。正如在酒桌上所言,她常拿一些男人跟张文定作比较,但是真的没法比,越比就越显得张文定的优秀。

  车停下,在张文定的提醒下,覃玉艳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到家了。

  她扭过头,看着张文定,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

  张文定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叫她赶紧回家才对,可话到嘴边,却又变了:“怎么了?有事?”

  覃玉艳迟疑了一下,看着张文定道:“我,我,那个,你以后,喝酒了就别自己开车了。”

  张文定没料到她会说这个话,愣了一下,刚准备说没问题的,可是脑子里突然冒出了杜小娟那痛哭不已的脸,想到她妈妈就是被那个人渣醉驾给撞死了的,心里就一下觉得很不好受,点点头道:“嗯,行,听你的。以后喝酒了,我就请代驾。”

  见张文定答应了自己,覃玉艳就有点喜出望外的感觉,就算这车内的灯已经熄了,她还能够很准确地找到张文定那两颗明亮的眼睛,笑了笑道:“你到旅游局之后应该有司机吧,不用请代驾的。”

  这时候已经是深夜,张文定虽然请了假明天不用上班,可也不愿和她这么坐在车里漫无边际地聊天啊——谁知道聊着聊着,她会不会突然冒出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尴尬话来呢?

  “呵呵,这个我还真不清楚。”张文定笑了笑,道,“今天喝了不少酒,早点休息吧。”

  “嗯,你也早点休息,回去开车慢点。”覃玉艳答应了一下,伸手准备打开车门,却又回望了张文定一眼,柔声道,“那个,我,我可以抱抱你吗?”

  靠,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啊!

  张文定在心里呻吟了一声,犹豫了两秒,刚准备答应的时候,覃玉艳却推开车门,下了车,头都没回,反手将车门狠狠关上,快步进了小区大门。

  看着覃玉艳的背影,张文定知道自己刚才莫名其妙地让这丫头受伤了。然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若是不让这丫头受伤,那以后可就有得自己受累的了。

  只是,毕竟这丫头还是很听话的,自己临走时还让她这么伤心,确实也是有点不是那么回事啊。唉,只能等以后有合适的机会了,帮帮她吧。

  至于说推荐她做干部一科的副科长,张文定还没自大到了那种程度。

  当初他在开发区能够推荐白珊珊任招商局的副局长,那是因为他和徐莹关系不一般,而且招商局也确实需要一个听话的副手。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