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安排好了

  况且,这边上还有个徐莹坐着呢,这个人情不送白不送。

  “该罚就得罚,这个钱嘛,由我来交了,啊,公是公私是私,要是你过意不去呢,等哪天有时间了,请我吃个饭也行。”张文定哈哈笑道。

  ……

  叶支荷从派出所出来,对张文定很是感激,听到王艳君说龟田浩二可能会找记者,她也没显得有多惊慌,表现得颇为平静,显然对这个事情,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

  石大夫要请徐莹和张文定吃夜宵,张文定自然是无所谓的,不过徐莹不想跟他们吃,二人便上车直奔粮食局宿舍了。当然,车还是停在超市停车场,没有进粮食局宿舍过夜。

  毕竟,明天一大早,徐莹的司机就会开着车进院子来接她呢,而她司机,可是认得张文定的车的。

  这天晚上,张文定和徐莹睡得很舒服,可有些人却是深夜还在网上奋战着。

  先是从几大门户网站的微博上有人发布了叶支荷在内地某城市拍戏被带进派出所的消息,随后被大量转发。

  不到一个小时,就有许多经过了网站认证的用户也发布了消息,说是经过从朋友那儿了解,确实其事,更有人将那个城市的名字点了出来——石盘省随江市。

  随着讨论和转发的人越来越多,各种传言都开始了。

  对叶支荷有利不利的都有,当然,也有人甚至把叶支荷在酒桌上为什么打人的原因也写了出来,甚至弄出了一大篇文章发在论坛,还说其中有随江市政府一名粟姓副市长和旅游局副局长张程强。

  是的,粟文胜只出了一个姓,而张程强,却是出现了名字。

  这个事情一出来,随江市政府的官方微博都快被艾特爆了。

  第二天,网上的帖子很多都删除了,但是更多的帖子又冒出来了。而且,还有不少记者赶往了随江,去紫霞观采访、去市政府采访、去市旅游采访。

  那些记者的稿子不一定会很快发出来,但是,他们却是随时用手机发着微博,第一时间就将信息传播了出来,虽然不甚完整,可支离破碎的片断更能引起围观。

  原本张文定是不想出名,他只希望张程强能够焦头烂额就行了,可是,也不知道叶支荷跟记者说了什么,到旅游局搞采访的记者没有采访到张程强,就打听着张文定的名字来了。

  张文定这时候还不知道网上的事情,但记者一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他就明白,龟田浩二和叶支荷交手了。

  这个事情,他只经历了在派出所的一段,但他不可能说出来,对于之前他不知道的情况,他就更不会说了。

  回答记者的话,张文定都只用具体的事情经过他不清楚,但他却表示,不管是投资商,还是过来紫霞山拍电影的剧组,又或者是前来随江旅游的客人,随江人民都很欢迎,随江相关部门都会充分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利益。

  张文定的话说得中规中矩,典型的官话,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可是他毕竟接受采访了,而副市长粟文胜和旅游局另一名副局长张程强却是连记者的面都不敢见,这一对比之下,张文定的形象可就显得光彩许多了。

  在叶支荷的口中,张文定就是一个典型的优秀公务员了,没有架子、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对人热情、急群众之所急想群众之所想……

  田金贵身为旅游局的一把手,从来就没想到过随江市旅游局居然有一天会变得这么热闹。

  在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他气得差点摔了杯子,一个人在办公室把张程强和张文定都狠骂了一通,还没骂完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却又被电话那头的人狠狠地训了一通。

  挂断电话,他揉揉太阳穴,啧,还是开个会吧,讨论一下分工!

  不过,在讨论分工之前,也要先和张程强、张文定这二人单独沟通一下。

  他给张程强打了个电话,却不料张程强还真的不在局里上班,躲记者躲到外面去了,而且在电话里,张程强气冲冲地对张文定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大有如果田金贵不惩治一下张文定的话,他张程强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式。

  这通电话弄得田金贵又是一阵无名火起,狠狠地拍了一巴掌桌子,灌了半杯冰水才压下火气。

  张文定料到出了这种事情,田金贵肯定会找自己谈话,他早已做好了被田大局长怒训一番的准备。

  虽然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情确实有道理,但是却没有在外人面前维护好旅游局的形象,没有顾及到旅游局这个小集体的利益,这在官场上,是很不好的行为。

  打个比方,不管陈继恩和高洪在随江市里斗得如果欢乐,可到了外面,这二人始终都代表着随江的形象,不管心中怎么恨对方,表面上都不能做得太过火。

  然而令张文定没想到的是,他一脚踏进田金贵的办公室,刚叫声局长,田金贵就从办公桌后面转了出来,虽说不至于很热情,但也没有太冷漠,淡淡地点点头,道:“张局长来了?坐。”

  张文定本准备和他握手的,却见他一转身又面对着柜子去了。

  这一下,张文定就弄不明白田金贵是个什么意思了,表面上看是对自己毫无恶意,可是却又连个握手的机会都不给自己,而看他现在这架式,似乎在准备给自己冲杯茶?

  靠,我说田局长,您老人家这是玩的什么招数啊,小张我有点看不懂了。

  有了这种疑惑,张文定心里就更加不敢大意了。

  在官场中混,他自然知道人的喜怒不能只看表现的,有的人对谁心里越恨却表现得就越亲热,真要被其表面所迷惑了,到时候被人捅了刀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田金贵没去管张文定心有多少乱七八糟的想法,他只是给他自己泡了杯茶,但却也没回到椅子上,而是就在沙发上坐下,将茶杯放到茶几上,看了张文定一眼,问道:“办公室都安排好了吧?”

  “安排好了。”张文定中规中矩地回答。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