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五章 办得漂亮

  张文定看了看他这一脸沉稳的样子,心中很不以为然,老子叫你装,来点狠的看你还装不装!

  微微一笑,张文定继续道:“我说服了他们,他们表示愿意跟局里一起召开个新闻发布会,感谢我们对他们的支持。”

  果然,听到这个话,田金贵就稳不住了:“啊?你说说,具体怎么个情况?文定呐,我就知道这个事情你行的,由你出面是最合适的。”

  “局长您可千万别这么夸我,这次我是差点就给您丢脸了,总算工夫不负有心人,最后还是把这事儿给谈成了。”张文定谦虚的同时,也用一句话道出了其中的艰辛,让田金贵明白自己为了完成他交给的任务,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田金贵在官场中混了几十年坐到现在这个位置,自然听得懂张文定的话,他笑着道:“我这不是夸你,啊,我是肯定你的能力和成绩。”说着,他抬起手腕,用手指点了点腕上的手表,道,“你看看,离咱们开完会才几个小时?这么大的事情你能这么快就找到办法解决,了不起啊。把旅游开发这一块交到你手上,我是相当放心的。”

  田金贵这话就是一个表态了,今天你把这事儿办下来了,那么以后你的工作,我会给你支持,让你能够放开手脚地干。

  张文定马上表示了感激之情,随后就将剧组的发布会大概情况汇报了一下。

  田金贵听完,眉头皱了皱,道:“是这么个情况啊,这个嘛,也是宣传文化方面的事情,光由我们局里出面,还是不太合适。啧,这个事情,市里是什么意思?”

  张文定才不上他这个套呢,马上答道:“市里应该还不知道,我从山上一下来就到您这儿来了,就是想请示一下您,您看,咱们能不能请市里的相关领导?”

  听到张文定并未依仗其市委出身而将这事儿先跟市委领导作汇报,田金贵脸上的笑意就更甚了,他点点头道:“你觉得请哪位领导会比较合适?”

  这时候张文定就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聪明和果断了,得表现得听领导的话才行,他摇摇头,道:“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跟他们剧组谈条件我麻着胆子就上了,可是这请领导的事儿,还是,还得局长您拿主意才行啊。”

  田金贵听出了张文定话里的小心,摆摆手道:“在我这儿没那么多规矩,说吧。怎么想就怎么说。”

  田金贵明白张文定说出那番话是为了防止自己不高兴,是怕自己觉得他作为一个副局长摆不正位置,所以对于这小子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尊重,田金贵是挺舒服。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田金贵却也拿不了主意。

  他是旅游局的一把手不假,可是旅游局这个局在市领导眼里也太不算什么玩意了,而他这个局长,除了分管副市长知道他,恐怕别的市领导中没几个人知道他吧?

  这样的情况下,他又如何去请市领导呢?

  他田大局长这个事情要办好,如果没有市领导到场,那还不如不办!一个旅游局和一个剧组开新闻发会布,那算怎么回事嘛?可他要请领导,就只有一个办法,按程序办,把情况汇报给分管副市长粟文胜。

  可是副市长粟文胜对他田金贵一向看不顺眼,送这么一份大礼给粟副市长,田金贵心中有几分不愿。若仅仅只是这几分不愿,他也没办法,该送的还得送,因为人家是分管领导,这是工作上事情,必须得请示得汇报。

  但是,现在摆在面前的却又有另一个相当复杂的情况,那就是这件事情的起因,粟文胜也有份,剧组恐怕开了这个发布会之后就会离开随江了,如果粟文胜在发布会上被剧组摆了一道出了丑,那这笔账可就算不清白了啊!

  况且,以粟文胜的性格,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他粟副市长也会怀疑这是不是剧组设的一个局,一个报复他粟副市长的局。

  毕竟,那日本人龟田浩二可是他请过来考察的投资商,而且和叶支荷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也在场,可他身为堂堂副市长,却没站出来主持公道,那叶支荷对他会没有怨恨?

  叶支荷等人能够对媒体说出那天晚上酒桌上的细节,能够点出随江市政府粟副市长的名,就不能在发布会上玩他粟副市长一把吗?

  这些想法在田金贵脑子里一晃而过,虽然他和分管的粟副市长不对付,可他对粟文胜的性格还是清楚的,觉得如果自己把情况只是按照正常渠道给粟副市长作个汇报,那十有八九旅游局好不容易有的一个机会便会错失掉——粟副市长肯定不会出席,不止不会出席,他肯定也不会把这个事情再往上报。

  说实话,田金贵以往虽然是只想着平平稳稳退休的,可是这张文定一过来,他心里又有点了别的意思。

  他也没想贪多大的利,但如果能够借着张文定的东风为他田金贵在退休后留个好名声,那却是相当不错的。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如果在他任旅游局局长期间,随江的旅游业能够发展起来,那他退休后都会有一笔足够骄傲自豪的资本。

  所以,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他是相当支持的。并且,他也是打定主意要拉个有份量的市领导出席,为这个发布会压场子,也为他旅游局的即将崛起多一份助力。

  所以,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他在向粟副市长汇报之前,还得跟别的有份量的领导作个汇报,并且取得其支持。

  这就是他让张文定放开了说的原因。

  张文定虽然不清楚田金贵和粟文胜之间有什么不愉快,可一听他这个话便知道他暂时还不想马上就跟粟副市长汇报,要不然的话,他让自己说什么呢?要知道,自己可是从市委出来的人,不是从市政府出来的呀。

  略作沉吟,张文定便开口道:“局长,那我,我就说一说我一点不成熟的想法,请您指正。”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