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三章 摸不透底细

  不过,所谓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多做几个打算总是没错的。

  况且,只和一个旅游开发企业谈判的话,随江方面也太被动了点,多拉几个企业过来,谈判的时候,随江方面就能够掌握主动了,筹码也多一些。

  按说吧,随江旅游局可以直接联系上那些企业,但是联系得上是一回事,人家愿不愿理你又是另外一回事。好吧,就算人家理你,你短时间内也别想见到人家能作主的人,更别提取得什么进展了。

  石盘省内没啥经营得特别好的旅游景区景点,张文定打的都是外省的主意。

  为了表示开发旅游的决心,随江这边得亲自去人,还要跟外省的旅游部门打招呼,到时候由外省旅游部门从中牵线搭桥,这样才能尽快见到需要见的旅游开发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取得最大的效果。

  所以说,戴金花提出来的走出去看一看的办法,还是有作用的。

  听完张文定一通解释,田金贵沉吟了一下,眯着眼睛道:“你说的这个情况,嗯,可操作性还是相当高的。不过啊,我们旅游局不是垂管单位,到外省去考察,恐怕当地旅游局不会接待啊。要是省内的话,我厚着脸皮子跟省局哼一哼,兄弟地市的旅游局多少要给几分面子,但是省外,啧,我都没法跟省局开口啊。”

  这个情况,张文定自然也是明白的。

  像国税质监等垂管单位,去哪儿只要联系上了之后对方都会接待。可旅游局不行啊,像田金贵所说的,在省内可以跟省局哼一哼,兄弟地市的旅游局会给几分面子,那都夹杂了不少吹牛的成分。

  旅游系统的垂管力度比起林业系统都差得远了,随江又没什么旅游景点,省局会鸟起你这么多?

  哼,恐怕省旅游局领导连随江市旅游局的班子成员有哪些人都不怎么清楚吧?

  “这事儿找省局恐怕行不通。”张文定附和道,“还是要找市里,咱们把要考察的地方和要见的人先确定下来,然后把方案报到市里去,由市领导带队,应该没什么难度。”

  田金贵就沉默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政府事务啊,市领导带队,也只能是分管副市长粟文胜了。啧,这次紫霞观和剧组开影迷见面会的事情得罪了粟副市长,现在却又要去找他,这他妈的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啊?

  田金贵想在退休前捞点名声不假,可是却不愿被粟文胜臭骂一通,念头在心里一转,他就说:“文定啊,你的意见,我是支持的。不过这个事情嘛,还是要你们年轻人来干,啊,我这身体啊,可受不了奔波,就在家里守屋吧,呆会儿下班了还得到医院看看去,明天恐怕得住天院。这样吧,你辛苦一下,弄个书面的东西出来,明天去给市领导汇报。”

  张文定就郁闷了,我只是副局长啊,怎么跟市领导汇报?

  在体制内,汇报工作,是要讲究个等级和资格的。

  各行局向分管市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有局长的,一般都有局长汇报,没有局长或者局长不在家,事情又紧急,主持工作的副局长可以向分管市领导汇报工作。

  像现在旅游局这样的情况,局长在家,却由一个非党组成员并且只是享受副处级待遇的副局长去向分管副市长汇报工作,那不是乱弹琴吗?

  且不说这算不算越级汇报,只说粟副市长那里的反应,十有八九会怒火中烧。

  叫这么一个副局长汇报这么一件并不是特别紧急的事情,这他妈的简直就是拿副市长不当干部啊!

  张文定能够想象自己去给粟文胜汇报工作的遭遇——粟副市长要么就是不见他,要么见了就是一通冷脸加臭骂,很有可能这个方案还会被搁置起来。

  那么,这个情况不给粟文胜汇报而找别的市领导行不行呢?

  不行!

  这个情况要给市领导汇报,那就只能汇报给分管副市长粟文胜,不能像上次那样跑到市委宣传部去。

  上次的事情,他找汪晴那是有理由的,并且用的还是私人关系。

  这次就不一样了,纯粹的政府事务,就只能向分管副市长作汇报,如果不这样而是又乱找别的领导汇报,说轻点那是不懂程序目无领导,说重点那就是挑战体制了,后果会很严重的。

  体制森严这四个字,可不是说着玩的。

  所以,对于田金贵这种不负责任的搞法,张文定是相当郁闷的,但是他也确实很无奈。

  在旅游局,田金贵对张文定的工作也算是相当支持了。

  而且,张文定背景也比田金贵大了不止五条街,在这样的情形下,田金贵想躲起来让他冲上前,张文定还真找不出来拒绝的理由。

  人家堂堂大局长都说了,这个事情由你一力操办,功劳算你的,我老了,掺合不起。

  面对着这样的大局长,他张文定作为副局长,除了硬着头皮上,还能怎么样呢?

  尽管知道田金贵说去医院是找的借口,可张文定还是装模作样地说道:“局长,我去汇报,会不会……”

  不等张文定把话说完,田金贵就摆了摆手,道:“文定啊,我相信你。”

  这一下,张文定就不能再客气了,只好说:“那行吧,我先去试试。不过您也要多注意身体啊,局里的工作千头万绪,还需要您来统筹安排啊。”

  田金贵笑呵呵地说:“唉,一点老毛病,休息两天就没事了。”

  是等我到市政府汇报了工作之后就没事了吧?

  张文定心里怪不是滋味地想着,向田金贵告辞了。

  ……

  快下班的时候,张文定接到邓经纬打来的电话,说是要请他吃饭。

  张文定没有拒绝,跟这家伙坐坐也好,这次宣传部长汪晴出手,自己可也算是在田金贵面前露了一手,让田金贵更摸不透自己的底细。人人都知道自己是组织部部长木槿花的人,可是自己居然很轻易就能够请动宣传部长汪晴,这就能够给那些喜欢多想的人留下一个大大的疑问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