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六章 单独见面

  粟文胜郁闷不已,我跟你有那么熟吗?一个一口领导叫得那么亲热,居然还惦记上我的茶了。这个张文定,妈的怎么就跟个狗皮膏药似的?干部队伍中怎么就混进来了这种不要脸的东西?

  不过,粟文胜心里再郁闷,脸上也不好表现出来。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自己刚才也请他喝了茶,这时候因为他赞扬了一番茶好就生气,那也太没点当领导的胸襟了。

  不仅没办法生气,粟文胜还得表现出一个市领导应有的胸襟和大方,微笑道:“呵呵,喜欢喝呆会儿就带点回去。”

  这个话张文定自然是听懂了的,粟副市长宁愿给他点茶叶,也不希望看到他时不时跑过来汇报工作。而且副市长大人就这么仅仅一句话,也是在向他点明,有事情就赶紧说,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茶喝了,你就赶紧走吧,领导忙着呢。

  既然粟文胜把意思表达出来了,张文定也就不再客气,谢过粟文胜之后便把话引上了正题:“领导,今天我过来还有个情况要向您汇报。目前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一家旅游企业,他们有向紫霞山投资的意向,不过由于没什么竞争对手,他们的条件比较苛刻。您看,咱们是不是尽快再谈几个意向,等到谈判的时候,也好把握主动权啊。”

  “唔……”粟文胜点点头,然后道,“这么快就联系到投资商了?好,好。小张啊,市委市政府没有看错你,啊,有你在旅游局,我对咱们随江的旅游事业是有信心的。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啊,这就是好钢用在了刀刃上,要努力克服困难,争取早日把旅游搞起来,为随江的经济建设和文化形象宣传添砖加瓦。”

  啧,这个粟文胜,居然不往那方面接话啊!

  张文定不信粟文胜没听懂自己的意思,可是人家是领导,要装作没听懂,他也没办法,只能继续拍奉承了:“非常感谢市委市政府对我的信任,也非常感谢领导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也就是跑跑腿,都是粟市长您领导有方,要不是上次到您这儿听了您的指示,我哪儿能这么快找到投资商?相信在您的正确领导下,随江的旅游事业会很快步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这个奉承话听得粟文胜很舒服,眼看着再有一年多时间就要换届了,但自己能不能捞个好差事却还心里没底。

  陈继恩换届的时候就要退了,自己在省里的靠山也没给自己一个准信,貌似自己的政绩还不够啊。

  想要更进一步,还是要政绩啊!

  自己分管着招商局和开发区,开发区的发展都有目共睹,这份政绩也算是较为耀眼了,可是,想要光凭这份政绩,想进市委常委会恐怕希望不大。

  但如果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呢?

  真要把紫霞山的旅游搞起来了,自己再到省里搞搞关系,别说仅仅进常委会,恐怕就是常务副市长的位子,自己也能够惦记一下。

  和自己的前途相比,个人的那么小恩怨真的不算什么。

  粟文胜是个看重前途的人,若他不看重前途,当初他儿子被张文定给打了,他也不至于会因为高洪的一点压力就忍气吞声。

  事实上,在昨天的时候,他就和湘水省岳南市市长通了电话,二人是老同学,他说想带队去岳南市考察,那边满口欢迎,对于他提出要跟几个旅游企业负责见见面,那边也答应安排。

  岳南那边不仅仅自然风光好,而且道教跟佛教都发展得相当不错,是国内少见的佛道并存且都香火旺盛的名山。

  现在又见张文定这么乖巧,粟文胜也就不准备再多等了,毕竟这个事情真要搞好了,他的政绩是跑不脱的。

  “上次那个报告我看了看,你们选的几个地方和企业都很有针对性。尤其是湘水省岳南市。”粟文胜摆摆手道,“这样吧,你们这几天抓紧时间把相关材料准备好,我会跟岳南方面联系,尽快过去。”

  张文定还以为今天依旧得不到答案呢,却不料粟文胜一下子这么快痛地答应了。他不禁有几分汗颜,自来自己还是小瞧了粟文胜的胸襟啊。

  私怨归私怨,工作是工作,人家是市领导,怎么会为了以前的一点小恩怨就置工作于不顾呢?

  张文定看看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而粟文胜今天似乎对他也还挺不错,他就顺势请粟文胜吃晚饭,粟文胜笑着说下次,他也不再多作纠缠,礼貌地告辞了。

  车刚出市政府来到马路上,黄欣黛就打过来电话,叫他晚上一块儿吃饭。

  张文定略微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也没问是不是跟武云一起。

  在张文定想来,不管武云心里是快活还是恼怒,只要她在随江,她都不可能放着黄欣黛单独跟他吃饭的。然而他没料到的是,等他到场之后才发现,居然只黄欣黛一个人坐着等他。

  “黄老师,云丫头呢?”张文定坐下后便很直接地相问。

  他感觉到了那丫头越来越喜欢吃醋,可不愿莫名其妙又和她过几招。

  “她有朋友过来了。”黄欣黛笑着解释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张文定点点头,看了看黄欣黛,就觉得二人现在这么坐着竟然有点尴尬起来,气氛不像以前那么随和了。

  “你喝不喝酒?”黄欣黛看着张文定道。

  张文定道:“我喝不喝都可以,要不,还是陪你喝两杯吧。”

  “什么叫陪我喝两杯,你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黄欣黛轻笑了起来,“不过喝酒之后可别再钻错房间了啊。”

  “啊。”张文定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老脸不禁一红,道,“这个,你都知道了啊。难怪云丫头昨天晚上对我那么大意见呢。我还以为她又莫名其妙吃醋了,原来是发现我中午睡到她房里去了啊。怪不得呢,啧,我也不是有意的,其实我都不知道怎么就到她房间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