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四四章 确定

  想到那件事情,张文定心里滋味也复杂得很,举起杯,道,“现在你表哥一家人,还在安青?”

  李淑汶喝了口酒,摇摇头道:“在市里给他们买了套房子,不过,小娟不肯要,劝了好久,才勉强收下。就是不让我帮她装修,现在就只是把水电和厨房搞好,住的毛坯房。她爸爸那个样子,她也没心思读书,我准备给她搞个事情做做。唉,她呀,年纪太小了,性格又要强,要不是为了她爸爸的身体,她恐怕都不肯来随江,真是让人不放心呀。”

  听李淑汶说起杜小娟,张文定脑子里就浮现出了杜小娟的样子,那一脸悲伤的脸上透出的动人的坚毅神色,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女孩子,而且还很能把握时机,还能懂得分析人心,从而借势做事,说不定以后也是个人物呢。

  唉,是个苦命的丫头。

  别人家的孩子在她那年纪都在大学里欢欢喜喜地读书,可她却失去了母亲,还要照顾父亲,其中苦楚,也只有她自己能体会了。

  还好那个撞了她母亲的家伙已经被办成铁案,死刑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呢。

  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张文定就道:“看得出来,小娟的个性是非常强的,你在这边还能多照顾她一些,你不在这边的话……啧,要是有人欺负她,叫她给我打电话。”

  张文定这也算是一个承诺,如果杜小娟以后遇到麻烦了,只要占住了道理,他都会帮她摆平。

  这么做,一方面是张文定摆出诚意安李淑汶的心,另一方面,也是他对杜小娟这个女孩子有几分佩服,能帮则帮一把。

  当然了,他这话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借杜小娟而说李淑汶,如果李淑汶投资开发了紫霞观之后,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了,他也不会袖手旁观。至于说他会管到什么程度,那就说不好了,毕竟他只是个旅游局的副局长,不是市委一号。

  李淑汶听出了张文定的意思,却没太在意,毕竟她在内地也不是第一次投资了,只不过直接投资景区开发还没干过。

  对于内地官员的许诺,她从来都不相信。

  她只看中投资后的收益,也做好了真要投资之后拿出一部分利益来满足地方部门胃口的准备。

  至于说杜小娟,她跟杜小娟又没什么感情,只不过出于父亲和家族的面子,提携一把而已——小娟被人欺负了自有我李家出面,不劳旁人费心。

  不过,张文定作出这个表态,李淑汶心里还是很受用的,笑着道:“那我就代小娟先谢谢你了,小娟这边,我父亲还是很担心的。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靠,我说只是她被人欺负了帮她出头,可没说帮你们家照顾她啊!

  张文定被李淑汶这个话搞得相当难受,却又不好解释什么,只得笑着向她敬了一杯酒。

  这杯酒之后,二人也就没再继续有关杜小娟的话题,当然,也没再谈工作。不多时,酒足饭饱,便一起出去了。

  到酒店大堂的时候,张文定很意外地见着几个人过来,有三个女人,其中一个张文定认识,是他的同事,旅游局副局长戴金花,而戴金花却明显走在另一个看上去比她还年轻些的女人边上。

  随口打了个招呼,张文定和戴金花相笑点头,也没停下来多作交谈,便各自走开。

  目送李淑汶坐车离去,张文定这才往停车场去取自己的车。

  他车还才刚开到外面的马路上,戴金花就打来电话:“文定啊,紫霞会所那边,有PSA吧?怎么做的?要不要预订?”

  最近戴金花和张文定之间的关系真的相当亲近了,说话也是相当直接。

  一连三个问题,听着像是从来没做过SPA似的,可张文定明白,她这个话问出来,肯定不是问收费标准,也不是问具体流程,当然,也不是要他免单的,而是跟他打个招呼,说我去照顾你生意了。

  这种搞法,并不需要张文定领她多大的人情,其实也没多大的人情,但却又在双方之间的距离很轻易地缩短了一大截,这就是细节交往的平常功夫了。

  张文定没有回答她的问,直接问:“几个人?”

  果然,听到张文定的问题,戴金花就很痛快地说:“三个人,呃,我无所谓,有一个要安排好。”

  张文定就明白了,恐怕那个人就是先前在大堂见到的那个,他笑道:“什么叫你无所谓?你是我姐姐,可不能无所谓。我现在就帮你订了,等下给你打电话。”

  他这话说得痛快但也含糊,不说请客也不说不请客。

  反正他的打算就是戴金花过去消费了,她要买单也行,若不买单,张文定也会帮她买了。至于戴金花怎么理解,他就管不着了。

  ……

  一弯月上夜空,加上几点稀稀落落的星光,在城市的夜晚抬眼望去,高空寂静而清幽,令人禁不住对人世间闪亮的灯光生出种厌倦之意。

  张文定在河堤上站定,微抬头望着天空的弯月出神,徐莹就站在他身旁,看着他在月光下的脸,目光闪闪。

  自从河堤上发生过几起抢劫事件之后,到河堤上玩的并不多,倒是个散步的好去处——张文定不怕抢劫,一般人就是拿着刀,他也能够很轻易地制服。

  收回目光,张文定对徐莹柔声道:“定下来了?”

  徐莹若有若无地笑了笑:“基本上算定下来了。”

  张文定问:“啧,以后你再来随江,那就是搞视察调研了啊。什么时候走?”

  徐莹道:“还有个把月。”

  张文定就很奇怪了:“怎么还有个把月?”

  “你巴不得我明天就走是不是?”徐莹说了一句,伸手在他膀子上捏起点皮狠狠地来了一下。

  “咝……”张文定疼得倒吸一口凉气,道,“我的好姐姐,我哪儿舍得你走呀,这不是想着你高升了嘛,副厅级啊,这要在随江,那就是市领导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