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八二章 更进一步

  “这个我说不好,对这方面没怎么了解。”武玲笑了起来,道,“随江的几个区都在市区,近水楼台先得月,至少像城市建设什么的,市里会担一部分;县里嘛,天高皇帝远,但更锻炼人……云丫头,你对随江熟悉些,有什么看法?”

  武云的话就相当不客气了:“哼,先别望着区县,等副处级落实了再说吧。还区里县里哪个好,你以为在菜市场买白菜让你随便挑的啊!”

  张文定被这话给呛着了,张张嘴,没反驳。他不知道武云今天是怎么回事,却知道最好别和她搭腔,要不然肯定没好话。

  不过,武云的话也确实有道理,当官可不像买白菜那样任你选任你挑。

  就算是他想下到区县里去,也得等有了位置才行呢。有了位置,还得要上面有人挺他,官位这种东西,向来都是紧缺玩意儿,空出一个位置来,那就会有一群狼盯着呢。

  没点实力背景,可争不到手啊。

  好在他还只想着当个排名靠后的副县长或者副区长,没把目光盯向县委常委或者区委常委,想必竞争力不会太大。

  这事儿都都不必市委一号陈继恩去操心,只要组织一号木槿花开个口,别的市领导也都会给个面子——就这么个位置如果都敢和组织一号过不去,你以后想提拔人的时候,那提名在组织考察一关恐怕就过不过去,更别说上市委常委会讨论。

  只不过,张文定不是很确定,木槿花会不会全力挺自己。

  虽说自己和木槿花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可毕竟一个是武家的未来女婿,一个是文家的媳妇,当初的尴尬确实已经不存在了,不过,人事上想要人家帮忙,人家也可以不帮啊。

  很显然,武玲也发现这时候不方便讨论这个问题,笑一笑便岔开了话题,说起了明天她侄子的婚礼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没有用交待或者叮嘱的口吻,只是说说以前参加的婚礼,说说其中发生的一些趣事,将想跟张文定说的话融入到那些趣事中,相当自然。

  张文定觉得自己这个权贵出身的女朋友还是很体贴人的,一直微笑听着,偶尔配合几句,将其中需要注意的东西都记在心里,免得明天出洋相。

  出乎张文定意料的是,车并没有直接前往武家老爷子武青松的住处,而是先到酒店吃饭。

  吃过饭,三个人这才前往武青松那儿。

  武家老爷子和夫人见到张文定到来,还是很喜欢的,拉着这小子说了好一会儿话,一句没提工作,尽关心生活来着,当然,也少不了问些吴长顺的事情。

  气氛跟上一次来有些不同,张文定很明显感觉出了武老爷子和武夫人对自己态度的变化。武夫人变化倒是不太大,只是对自己更亲切,武老爷子呢,变化就大多了,上次那种威严的气势没散发出来,而且话显得很多了,甚至还回忆了不少年轻时候跟吴长顺一起干过的风光事。

  张文定是知道武青松在前不久已经完全退下来了的,心里明白老爷子就算心态再好,恐怕也是有些失落的。喜欢找人说话,只不过是从身居高位往一个正常老人的方向去转变的体现。

  当然,再转变,也不可能真的转变成一个普通老人。

  武青松说得正高兴的时候,医护人员过来提醒他,该休息一下了。

  武青松就显得相当无奈,他是练武之人,一生戎马,战场上受过许多伤,年轻的时候只重武功却不重养生之道,虽然现在比一般的同龄人要显得有精神得多,但身体各方面的机能却是不能跟吴长顺那等神仙似的人物相比。

  哪怕他比吴长顺要年轻,在这方面,却也只能听从医护人员的话,不能拒绝——用武老爷子自己的话说,他是个军人,得服从纪律,现在的纪律,就是生活方面必须听医生的,容不得半点讨价还价。

  辞别武老爷子和夫人,张文定又坐上了车,依旧是他和武玲坐在后排,武云在前面驾车。这时候,武云对他已经不像刚开始那般冷脸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京城的夜色还是挺可观的,不知道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张文定不好直接相问,便看着她道:“今天晚上,还回老爷子这儿吗?”

  武玲一下就想歪了,伸手在张文定大腿上稍稍用力捏了捏,又看了看前面,这才伏到张文定的耳边,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带着几分娇羞,轻轻说道:“你急什么呀,云丫头在这儿呢。”

  冤枉啊!

  张文定满头黑线,自己只是想知道这时候出去,是不是有什么节目,在路上的时候可以先了解一下情况,到时候才好应对,真的没有急着想去一起修习功法啊!

  想解释一下,可这事儿又不好解释,说不定又会被武云骂一声流氓。张文定只能拍拍武玲的手背,没多说什么。

  ……

  “云丫头,你也就在我这儿睡吧。”车进了一处小区,武玲对前面开车的武云道。

  “不了,我还有事。”武云回答了一声,顿了顿,又道,“张文定,你不准欺负我小姑,如果……”

  张文定不想听她的如果,赶紧道:“丫头,你就放心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从来都没欺负过你小姑。”

  武云哼了一声,车到了地方停下,却没再出声。

  进了屋,武玲就猛地将张文定抱住了。

  “玲玲,我想你。”张文定看着她的眼睛,深情地说。

  “嗯。”武玲的眼中满是深情,看着张文定,无比温柔地说,“我也想。”

  张文定笑了起来:“再想也得先洗澡啊,一身汗别把床单弄臭了。”

  武玲顿时哭笑不得,这家伙说话,真是越来越流氓了。

  二人的关系,自然用不着倒茶之类的客套事,武玲先带着张文定去了洗浴间,要他先洗澡。在张文定从行李箱中取出换洗衣物的时候,武玲嘴唇动了动,却是什么都没说,先进去帮他放水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