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三章 这个酒好

  她其实不怎么喜欢跟别人提起自己的父母的,但今天张文定要和她母亲见面,她总要先提前说点基本情况,总不能真要等到见面了再作介绍吧?

  昨天晚上她就回家跟她母亲把张文定的情况也说了说呢,这就是为了避免初次见面没什么话可说的尴尬——至少这样两边先说了说,见面之后实在没话还可以讲一讲诸如总是听珊珊提到你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哈。

  车一直开到冷沧水的沧水商贸公司门市部,张文定靠边停下,白珊珊下车去喊她母亲。

  没几分钟工夫,白珊珊便陪着一个头发直溜乌黑、看上去三十来岁、很有些韵味的女人走了出来,那女人手上还提了两个礼品袋。

  张文定还以为那女人是白珊珊她妈公司里的员工,却不料人家一上车就自来熟地微笑着打招呼道:“这位就是张局长吧?你好,我是珊珊的妈妈,珊珊这丫头有点调皮,给你添麻烦了。”

  “你好。”张文定扭过头,微笑道,“你是珊珊的妈妈?真没想到啊,看着像她姐。”

  这时候,白珊珊也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上了车,接话道:“跟她一起到外面逛街,遇到我同学了说这是我妈,我同学都不相信。怎么样,我妈漂亮吧?”

  张文定点点头:“漂亮,嗯,比你漂亮。”

  白珊珊娇道:“局长,哪有你这么说的嘛。”

  冷沧水赶紧道:“张局长你别在意,珊珊这孩子从小说话就这么没大没小的,以后你多管管她。”

  张文定打着哈哈夸了白珊珊两句,心中觉得这个冷沧水有点意思,她可是一点都不认生啊,面对着一个享受副处待遇的领导,丝毫都不显得拘谨,不过话语中却是自然而然地透出了些讨好的味道,看来她平时没少跟领导干部打交道,说话的方式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边开车往目的地赶边聊天,张文定就觉得冷沧水和白珊珊这两母女性格相差比较大,面容虽然有几分相似,但差异性更大。相比较起来,冷沧水比起白珊珊对男人的吸引力可就大多了。

  除了成熟的风韵之外,单从容貌上来讲,冷沧水也比白珊珊长得漂亮,更难得的是,冰沧水那双眼睛幽深得跟潭深水似的,似乎看一眼就能够让人陷进去似的,很是勾人。

  张文定就纳闷了,白珊珊怎么就没把她妈这两个优点遗传下来呢?

  嗯,不过没遗传也好,白珊珊混的是官场,长得太勾人了不安全也不利于进步。像徐莹那样身居高位的漂亮女人,实在是少得可怜,很少有领导会选择在官位上补偿自己婚外的女人,基本上都采取别的方式——比如金钱。

  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便已经到了地方,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从军、市旅游局副局长戴金花两口子带着他们做警察的儿子孙光耀正在大门口等着——刚才快到时候的白珊珊和孙光耀通了个电话,看来孙家一家人也是掐着时间的呢。

  张文定车停稳,孙光耀便朝车子这边快步走来,孙从军和戴金花就站在原地没动。

  孙光耀嘴巴很甜,见到几个人下车,他就礼貌地喊道:“张局长、阿姨。”

  张文定道:“小孙今天很精神啊。”

  冷沧水也夸了孙光耀一两句,手提着一个礼品袋子跟张文定客气了一下,落后张文定半步,往前走去。

  张文定心想,她还有个礼品袋放在自己车上,不会是送给自己的吧?这个念头闪过的时候,便已经走到了孙从军和戴金花的面前。

  戴金花热情地介绍着:“老孙,这就是我常跟你说起的张文定,文定啊,我们家老孙,早嚷嚷着要跟你喝两杯的,一直没机会。”

  张文定马上朝孙从军伸出手去:“孙主任,您看您这……劳您久等,真是折煞我了。”

  孙从军用力握住张文定的手,笑容满面道:“我们也是刚刚到。小张年轻有为啊,看到年轻人我就特别有精神,今天咱们好好喝几杯,啊。”

  张文定自然是满口应承,心里警惕不已,虽说孙从军现在去了人大,没什么实权了,可是人家毕竟是副厅级领导,站在这儿等自己这么一个享受副处待遇的小干部,这太说不过去了吧?

  啧,自己被孙从军两口子抬得这么高,呆会儿戴金花真要提出什么要求来,可就不好拒绝了啊!

  心里在叫苦,张文定脸上却不动声色,二人紧握着的手又使劲摇晃了几下,这才松开。

  孙光耀这时候就开始介绍双方家长,自然又是一番客套,随后一行人便往里走去,很自然地以孙从军为中心。

  一进包厢,才刚刚坐下,冷沧水就又站起身来,把那个礼品袋子递给戴金花,言明就只两瓶酒,一瓶茅台,一瓶随江老酒。戴金花也没客气,道过谢收下了,又顺手给了冷沧水一个礼品袋子。

  看来这二人都是早有准备。

  交换过礼品之后,孙光耀便吩咐服务员倒酒上菜。大家边吃边聊,孙从军丝毫没有摆副厅级领导的架子,气氛比较热烈,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冷沧水的生意上面。

  冷沧水虽然许多酒都做,但最主要的还是郎酒和随江老酒,孙从军便突然说试试随江老酒的味道怎么样,让戴金花把冷沧水带来的那瓶随江老酒给开了。

  随江老酒的味道还真的挺不错,孙从军在桌子上就表态了,这种随江人民自己的美酒,随江人要多喝,还要请外面的朋友喝,今后市人大的接待用酒,也算随江老酒一份。

  他在市人大分管着接待处呢,也就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

  孙从军这一表态,不等冷沧水感谢,戴金花就对张文定道:“文定啊,咱们旅游局是随江对外的窗口,你看咱们的接待,是不是也试一试随江老酒?”

  张文定就奇怪了,办公室是你戴金花分管的,又不是我分管的,这种事情你自己拿主意就行了,问我干什么?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