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二章 关怀

  这时候,医护人员已经从武警身上接过了伤者,马上进行检查和急救,这时候,记者为了不打扰抢救,便将话筒对准了那位武警战士。

  很显然,这名武警战士被采访的经验并不丰富,没有多谈自己,却把张文定多说了几句,特别强调张局长刚才一直在他下面用肩膀甚至用头顶在他脚下,大大加快了上来的速度——这时候另一名武警战士离崖顶还有十多米呢。

  对武警的采访还没结束,那边医护人员已经很遗憾地宣布,伤者已经完全丧失了生命体征,他们无能为力。

  这个结果,引发了一阵阵叹气声。

  采访镜头这时候便又迅速对准了那名死者,看着那盖在死者身上的白布,记者说了几句挺感人的话,然后又去采访张文定,问他为什么会下去救人,又是什么原因,使得他宁愿用身体给武警战士支持。

  张文定这时候身体和意志都很疲倦,也很伤心,两条人命啊,就这么没了!

  “我,我就想救人,都是,应该做的。”张文定语带伤感,声音也极为疲惫,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他没再理那记者,也没想过去解开身上的绳索,就这么任由两根绳索捆在身上,脚步略显跄踉,往那名死者的方向走去,走到地方后,他站定,深深地鞠了一躬,直起身子后,便再也站立不稳,身子一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一下,又引起了一阵慌乱,张程强比谁都快,一步蹿到张文定面前,蹲下身子扶住他的肩头,满脸关切的神色,焦急地问:“文定同志,你没事吧?医生,医生,快来看看……”

  话没落音,石三勇和旅游局的几个人也都围了过来。

  “我没事。”张文定对张程强点点头,“休息一下就好。”

  石三勇也赶紧表示了关心,同样也喊着医生。

  张文定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就是这次太用力了,有点虚脱,休息个两天就能够恢复过来了。

  这一次的行动,也让他明白了武功高并不是万能的,武功高并不代表体力就好。

  像他这样的高手,跟人打架基本上都是几招完事,就算是和武云这样的对手打,如果生死相斗的话,各出狠手,恐怕也就一分钟左右的事情,至于谁生谁死,他也没把握。

  个人武功重视的是爆发力,军队训练才重持久力。

  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说是没什么问题,回去后注意休息,注意补充营养,过几天就恢复了,当然,到医院呆两天也可以。听到这个话,石三勇和张程强都露出一脸轻松的表情,只不过石三勇的轻松是真,张程强的轻松是假。

  反正经过张文定这么一搞,旅游局的正面形象树立起来了,只要张文定没挂掉,张程强巴不得这个对头落下满身内伤呢。

  不多时,另一个武警也背着另一名死者上来了。一时间,又是一阵唏嘘,记者自然又采访了这名武警。

  经过刚才两个武警战士的诉说,别的武警战士都对张文定很是敬重,主动提出来背张文定下山。这个摆在明处的人情,石三勇怎么可能让别人给抢了去呢,也不吩咐手下的警察,亲自将张文定给背在了背上。

  石三勇这么一搞,张程强都不好意思跟他抢了。

  不过,石三勇到底不再年轻了,再加上当了领导,不再像刚从警校毕业那时候那么锻炼了,所以耐力有限,背了一段路之后,有警察说要换着背的时候,他也没客气,将张文定给了手下人。

  张文定说了几句要自己下来走,可没一个人答应,他也没办法,只能安心享受着。

  到紫霞观停车场的时候,张文定说他留下来,就在紫霞观休息,也正好对这个事故作一个详细了解。

  张程强一想也是这么个意思,便和蔼可亲地叮嘱张文定一定要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他现在马上就去市政府汇报相关情况。

  看着张程强离去时的背影,张文定皱紧了眉头,两条人命,这可是大事。

  市里会有什么反应?张程强又会不会拿这个事情做文章呢?

  事故已经发生了,人也没了,该来的事情总是会来。

  张文定只想了一会儿,便把这两个问题抛到一边,用那酸痛不已的手摸出手机,手指颤抖着给木槿花打了个电话。

  上次田金贵突然生病到医院抢救,张文定就差点忘了给木槿花汇报,险些被领导记恨,这一次,他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所以要及时给木槿花打个电话,早汇报早有准备。

  这个汇报,当然也是有讲究的,话要简明,主题要突出,事实要清楚。

  张文定就是按这个要求来汇报的,没杂一点私货,当然,也没有刻意隐瞒什么,连自己下悬崖的事情都说了,不过只是一句带过,并没有自我吹嘘的意思。

  木槿花没有亲自到过那处悬崖,虽然到外地旅游的时候也过不少险峰,可还是无从想象得到面临下去之前的那种紧张,但这丝毫都不妨碍她能够一眼就看出其中对张文定的好处以及不利的方面。

  她没表扬他,也没有严厉的批评,而是沉声道:“悬崖都敢下去,你胆子不小嘛。”

  张文定一听,部长大人也对自己的个人英雄主义不满了,提出批评了,所以他赶紧端正态度道:“我,我当时太冲动了,请领导批评,对不起。”

  “批评你什么?”木部长淡淡地说,“你是真正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放在了心上,觉悟很高嘛。啊。”

  张文定当然听得出木槿花这话里的揶揄之意,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

  所幸,木槿花也只是说一说,并没有让张文定答话的意思,接着又语气柔和了一点点,带着几分长辈的关怀道:“文定,你也不小了啊,该成熟了。”

  说完这个话,木槿花便很干脆地挂断了电话,没给张文定继续说话的机会。

  不过,张文定心里却是轻松了不少,虽然木槿花对他的个人英雄主义不满,可最后那句关怀的话,却让他很感动,通过最近这几次给木部长的工作汇报,关系又拉近了不少。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