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八章 刺头

  张文定分管的部门不止四个,但毕竟现在县委常委会还没结束,等待葛盛的到底是个什么结局,还也没有定论。所以这时候,还有些部门负责人在观望,那也是正常的——比如林业局局长就没来。

  ……

  今天议题比较多,县委常委会一直开到了十点四十五分。

  散会之后,最受人关心的话题就流传了出来——县委决定免去葛盛同志民政局党组书记,提议免去局长职务。

  这个消息一出,有人欢喜有人愁。

  特别是张文定分管的行局里,上午去了张文定那儿汇报过工作的,心里一紧的同时,也略为松了口气,毕竟自己是赶在县委的决定出来之前就去向领导汇报了工作的。上午没去的部门负责人,心里就开始烦躁了起来——摊上这么一位心狠手毒的分管领导,想不烦躁都不行啊。

  有些人就寻思着,看来下午要到县政府走一趟了,得向张县长汇报一下工作,别被他给惦记上了。

  葛盛的姐夫可是县委组织一号来着,就这么强悍的背景,还不是因为一点小事就被张文定给拿下了?

  是的,在很多人眼里,葛盛被免职的原因,真的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了——不就是农村的村长选举闹了闹么?算什么嘛!

  张文定没去想那些个部门负责人的心思,他可没那么多心思去整人去斗争。

  他在想着,什么时候下去视察工作,各局办要走一走,乡镇也要挑几个走一走,甚至还要深入到农村去,不到实地看一看,光听汇报,那跟真实情况不知道会相差到哪儿去了。

  想要干点实事出来,对实际情况没有一定的了解,那肯定是行不通的。不过,盲目地下去,肯定也是不行的,得有选择性,有针对性。

  他没自大到认为自己能够把全县的农村工作都做好,只希望能够做些实事,让群众得到些实实在在的好处,那也不枉干过分管农业工作的副县长了。

  中午魏本雄请张文定吃饭,酒喝得相当爽快,很是眉开眼笑。

  他没张文定那么猛,可是他和张文定都是开发区出来的人,张文定能够一到安青就让人刮目相看,他也觉得高兴。更何况,自从张文定救了他之后,他觉得跟张文定之间的关系已经很亲近了,如果张文定在安青混得风生水起,那他魏本雄以后的日子,肯定是要比以前滋润一些的。

  下午,果然又有几个人找张文定汇报工作了,而第一个进办公室的人,则是那位被县政府好几位副县长称为狗皮膏药的桥脚镇镇长伍大海。

  武大海眼掐着时间,在下午上班前十分钟,他就来到了张文定办公室门口,本来有人比武大海先到的,可是武大海这人还真是有些名气,他要第一个进去,居然也没人跟他抢。

  张文定上班来的时候见到门口站着几个人,心里就不痛快,这里是县政府,多少人看着?你们这是想汇报工作呢,还是想让别的县领导嫉妒我啊?

  坐下后发现第一个进来的居然是伍大海,张文定心情就更差了,冷冷地盯着伍大海,语气都快结冰了:“你来干什么?”

  伍大海被张文定这一眼盯得心里发虚,可到底是号称安青县脸皮最厚的科级干部,硬是能够将心虚死死压在心底,脸上丝毫都没表露出来,用那种若无其事却又仿佛有点害怕的怪异样子道:“张县长,我,我来汇报一下桥脚近期的工作……”

  张文定没理会他的,稳稳坐着,随手拿起份文件看了起来。

  对这个伍大海,张文定也没什么好办法。

  别的副县长跟伍大海吵架而被人笑话的事情,张文定可不想干,所以只能这么晾着他,喜欢汇报你就汇报,我坐在这儿听,但不说话,看你能汇报到什么时候。

  伍大海一见张文定这不言不语的样子,心里不免打起鼓来。他不怕别的副县长,但现在对这位张县长,可有点畏惧了。

  他自问底气还是没有民政局长葛盛足的,怕张文定一怒之下对他下手。

  在伍大海眼中,这个副县长,不像别的副县长那么讲究,做事情有着年轻人的冲动,不怎么考虑后果。

  连县委组织一号的小舅子都敢下死手,这想想都让人心里不踏实啊。

  民政局长葛盛是因为什么被免职的?就是因为他桥脚镇治下的一个行政村搞村长选举出了事儿被下的,那事儿可是出在他桥脚镇啊!

  单单就村长选举那事儿来说,桥脚镇的责任比民政局大多了!

  好吧,就算他只是镇长,不是一把手党委书记,这个事情要打板子,应该会落到书记的屁股上,可他之前就在这间办公室里把张副县长给逼得落荒而逃了的,谁知道张县长会不会怀恨在心,从而硬要给自己这个镇长一点颜色看看呢?

  毕竟,桥脚镇的工作,现在基本上都是他这个镇长在主持,镇党委书记身体不好,已经到省城去住了大半个月的院了——县里真要打板子,他这个镇长还真是避无可避。

  伍大海平时敢在别的副县长面前耍赖,是摸准了第一个领导的性子,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耍赖,摆出一副不要脸没素质的模样,几个被他骚扰过的副县长都不肯先出头,免得被人说自己的素质和伍大海一样低。

  毕竟伍大海也没什么大错,谁也不愿对这么个家伙出手坏了自己的名声,反正受骚扰的又不是自己一个人。

  大家都这么想,甚至就连张文定在没搞明白伍大海为什么那么大胆子之前,都没和他较真。

  在听到伍大海是个出了名的狗皮膏药之后,他心里也就没有生出一点治一治伍大海的想法了——前面那几位副县长都不出手,我为什么要管这破事儿?

  由着他闹呗,还显得自己这个领导宽宏大量。

  好多单位,其实都有跟伍大海差不多的让领导特别讨厌的的人,这种人往往还没什么大背景,可就是没一个领导愿意真正出手对付这样的人,反而仅仅只是采取不提拔的方式,任其猖狂。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