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三章 不像话

  车停稳,伍大海狠狠地瞪了郇庆一眼,打开车门下了车,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指着打架的人,吼道:“干什么?干什么?啊,柳长春,你个狗玩意儿,找死啊!”

  郇庆也跟着在伍大海身边,撞墙的心都有了。

  打电话的时候,不都是好好的吗?从镇政府过来,开车也就二十多分钟,你柳长春不在村部等着,却在村口大路上跟人打架,这他妈的是想拆老子的台吗?

  还有韩积玉这个小狗日的,一村之长,这时候居然没见踪影,搞什么飞机啊!

  这时候,张文定也已经从车上下来了,刚好听到伍大海的怒吼,脸上肌肉就抽了抽,伍大海你怎么说也是一镇之长啊,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奔放?

  有你这种素质的科级干部,县委县政府都脸上无光啊!

  不过,他也不可能去阻止什么。

  毕竟情况不明,而且这里是桥脚镇的地盘,有一个镇长一个副镇长在这儿,由他们自己去搞定。打架嘛,哪儿没见过?

  他张文定又不是没打过架的人。

  小河村村支书柳长春听到伍大海的吼叫,手上动作就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便被那个男人趁机打了两拳,还一下子扑倒在了水泥地面上。

  人群中有少数人认出了镇长伍大海,多数人认出了副镇长郇庆——毕竟郇庆是这儿的包村干部,来村里的时间较多。

  认出了伍大海的人没有叫伍镇长,但认出了郇庆的人却有很多叫着郇镇长。

  郇庆这时候没心思去思虑自己在这些人面前抢了伍大海的风头,只是赶紧叫着众人拉架。郇庆每次到小河村的时候,都没摆架子,谈不上威信,但他说出这个话来,众人还是很给面子的。

  于是乎,几个人上前,费了些力气,终于把在地上扭打的二人给拉开了。

  伍大海都没好意思回头去看张文定,只恨自己胆子太小,开会的时候眼见张县长发火突然打断他的汇报要下村调研,硬是没敢自作主张地叫上早已准备好了的派出所的警力跟着,要不然的话,现在就要叫警察把这俩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人给抓起来。

  还村支书呢,操!

  伍大海恨不得冲上去对着柳长春狠狠地扇几个耳光!

  总算伍大海知道张文定正在后面看着,这时候不适合现场去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先到村部去,总比被这么多人围观要好。

  所以,不管心里再怎么恼怒,最终也只化作了三个冷冰冰地字:“去村部!”

  柳长春看到伍大海和郇庆都来了,而且不远处还站着几个不认识的人,马上就想到今天最重要的一个事情——郇庆刚才打过电话通知的,分管农村工作的张副县长要来视察。

  看这架势,怕是不远处站着的,就是张副县长了吧?

  这架打的,真他妈的不是时候啊!

  他没勇气往张文定面前凑,就对伍大海和郇庆道:“伍镇长、郇镇长,那,那就去村部,去村部。”

  说着,他还伸手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和口鼻中流出的鲜血,一下没擦干净,那张脸看着更让人觉得恶心。

  “柳长春,你狗日的。去村部,走,去村部就去村部,当着伍镇长和郇镇长的面把话讲清楚。你个狗日的。”那个跟柳长春打架的男人大声吼叫着,手足挣扎着,状似要扑出去再和柳长春大战三百回合似的。

  柳长春脸一冷,喝道:“麻狗子,今天有领导,你要敢乱来我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

  麻狗子声音更大了:“你打啊,我怕你啊,派出所了不起啊?你跟我老婆上床的时候怎么不给派出打电话?你这种人当书记,就是小河村的耻辱!妇女主任都搞,是不是全村的妇女你都想搞啊?你个狗日的……”

  不知什么时候,郑举已经站到了郇庆身旁,但却没有出声,只是把这男人的话都听了个全。心里对这个男人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自己的老婆跟村支书上床了,他跟村支书单挑,那确实是相当勇猛的表现,可是这会儿这么大声地叫喊,把自家的丑事就这么当众揭了出来,貌似不太妥当啊。

  听他说话还挺有逻辑,也有点水平,怎么就不够冷静呢?

  唔,好像那男人的老婆还是村里的妇女主任?靠,这事儿,可真够乱的。

  摇摇头,郑举往回走了,他不可能在这儿总是听下去,知道个大概消息后,就可以给领导汇报了。

  村支书和妇女主任有一腿,然后被妇女主任的老公识破了,或者捉了现场?

  这,这还真是,真像伍大海说的那样啊,狗机巴!

  张文定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声,冷着张脸,淡淡然吩咐了一句:“回去。”

  这边柳长春和麻狗子还在对骂,那边张文定的车已经调头,然后快速离开了。

  看到这一幕,伍大海真是欲哭无泪了,也顾不上生气了,拔脚就往自己的车走去,给郇庆留下了一个冷漠的背影和一句更冷漠的话:“郇庆,你干的好事!”

  郇庆想解释,可他也知道今天这个事情性质太严重了,现在根本就没办法解释,一通火就冲着柳长春去了。而这时候,村长韩积玉骑个摩托车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赶过来了,车停稳人还只一只脚落地,就挨了郇庆劈头盖脸一通臭骂。

  ……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郑举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是伍大海来电。

  这段路拐弯多,虽然从后视镜看不到后面的车,但从侧窗却能够看见伍大海的车已经在后面跟了上来。

  他没急着接电话,而是回头对张文定道:“领导,伍镇长在后面来了。”

  张文定看了他一眼,没出声。

  郑举摸不透张文定的意思,回过身子,想了想,接通了电话:“伍镇长。”

  “郑秘书,真的对不起,不好意思啊。”伍大海的声音听上去相当焦急,一开口就道了个歉,态度相当端正。

  严格说起来,虽然副县长不能配秘书,可下面这些乡镇的负责人,对哪个副县长的通迅员,都是直称秘书的。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