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五章 吃亏

  徐莹现在这个团省委副书记的位子,都是高洪到省里帮她争取的呢,虽说没有开发区一把手权力大,可毕竟级别上到副厅了啊——团省委可还有正处级的副书记呢。

  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她就笑着道:“到底是当县领导的人,有点官威了,连我都想管呀?”

  张文定听到她这个反问,就很不爽地哼了一声。他倒是也不想想,是他抢了高洪的红颜知己,可不是高洪抢了他的红颜知己。

  “哼什么哼?是不是感冒了鼻子塞着不舒服呀?”徐莹被他这一声哼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便笑着安慰道,“乖一点啊,姐疼你。”

  一股莫名的烦躁在胸中翻腾起来,张文定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烦躁之意,道:“那你到随江了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嗯。”这个事情,徐莹倒是答应得很痛快,生怕张文定又提起刚才那个不开心的话题,赶紧道,“跟人约了吃饭,我得走了。”

  “跟谁呀?男的女的?”张文定追问了一句。

  “女的。”徐莹笑呵呵地说,“你别乱吃醋了,不跟你多说了,拜拜。”

  “等一下,亲一个。”

  “嗯。”

  挂断电话后,张文定止不住地就想到了市长高洪,想到他那张猛一看木讷得近乎有点傻气的脸,心里涌起一股邪火,姓高的你个老东西,你他妈的哪一点配得上徐莹?

  老色鬼,真不是东西!

  一段时间没见徐莹,这通电话之后,张文定发现自己特别生气。

  这个事情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前自己跟她住在一块儿的时候,她还不是和高洪有来往?自己那时候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的,两个人都尽量不把话题往高洪身上引,今天这是怎么了?分开了一段时间,居然吃醋吃得这么厉害了!

  不是说时间会让感情慢慢变淡吗?难不成距离还会加剧思念?

  第二天上班,伍大海又出现在了县政府,出现在了张文定办公室。

  伍大镇长昨天晚上一夜都没睡好,虽然郑举在电话里传达了领导的指示,要他好好工作,可他怕啊,怕自己被那位下手不留情的年轻副县长记恨上了。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他决定还是要面见张副县长,认错道歉,争取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看到这家伙,张文定就气不打一处来。

  妈的,老子第一次去农村考察调研,你就带着我看去村干部的三角恋,操,这是在干工作,不是看韩剧啊大哥!

  伍大海见张文定脸色阴冷,心里更是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地道了个歉,还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张文定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话:“伍大海同志,我说过,我要的是农村建设的成果,是农民收入的提高,不是汇报!你听不懂?”

  “懂,懂。”伍大海诺诺地应道,满肚子的话就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了。

  张文定看他态度还算不错,便放缓了些语气,道:“你是桥脚镇的镇长,不要整天就知道往县里跑,有时间多到农村走一走、看一看,多想想怎么把工作干好。县里让你到桥脚镇去,是要你把桥脚镇的小城镇发展搞起来,把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起来……好了,我还有个会。”

  伍大海知道还没有取得张文定的原谅,可他却再没胆子像刚开始那般继续赖下去了,只得保证认真工作,不辜负张县长的信任,然后退了出去。

  张文定懒得理会他会不会辜负谁,对这个伍大海,他现在也谈不上有多厌恶,觉得现在这样的状态还不错,不管伍大海对别的副县长如何,但至少,自己分管的工作,桥脚镇应该会做得比较用心的了。

  昨天的视察虽然很郁闷,可是能够吓得伍大海低眉顺目,那也算是有所斩获了。

  今天其实没有会开,他也没有召集分管部门负责人开会的意思。就在办公室看了会儿文件,更多的是对各分管部门的情况再进行一个较为细致的了解。

  前天有几个部门领导想汇报工作,他没接见,而是去见同学了,但那几个部门还是有书面的东西交到了郑举手上。另上昨天上午也有几个部门来了县政府,但他都没时间见,郑举手上的汇报材料就不算少了,这会儿他便一起拿着看了起来。

  看了一会儿,他发现烟草、经管、林业这三家没有书面的东西,也没有负责人过来汇报工作。

  烟草是垂管的,跟县里关系不大,可不管怎么说,也应该到张文定这儿来请示一下,再垂管,这地盘还是安青县的呢。而经管、林业、这两家,张文定就更恼火了,太不把政府分管领导放在眼里了。

  民政局长葛盛背靠着县委组织一号,都被老子搞下来了,你们两家,莫非底子比葛盛还硬?真要比葛盛还硬的话,恐怕早就到更要害的部门去了吧?

  看来,这世上,还是不缺不怕死的人啊。

  经管这一块张文定还没接触过,但林业局嘛,他在旅游局的时候,跟市林业局过了一招,而且还是跟市林业局局长孔大河过的招。

  哼,连市林业局老子都搞定了,还收拾不了你个县林业局?

  正在张文定这么想着的时候,徐莹打来了电话:“到随江了,明天去安青,上午巨木镇;下午,水利局、源绿农业发展公司。”

  张文定自然明白,徐莹到安青,除了乡镇,在县城里不可能只考察一个水利局一个农业公司,肯定还有别的单位。但她现在只说这三个,想必是因为这三个都跟自己扯得上关系。

  一个念头在心里闪过,张文定就试探道:“我还准备明天上午去水利局呢,干脆也下午去算了。”

  张文定说出来这个话呢,意思就是想借一下徐莹的势了。

  按说,一个团省委副书记,一个副县长,两个人同时考察一个单位,考察的主题还不相同,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因为那样子的话,副县长就很吃亏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