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九章 好算计

  不过,覃浩波都吐出了“做些实事”这四个字来,可以想象龚玉胜在开发区虚到什么程度了。

  徐莹也有些感慨,她在开发区的时候,龚玉胜对她还是相当尊重的,却不料刘祖良一过去,居然逼得龚玉胜这种轻易不掺合斗争的人想要想离开了。

  由此也可见,开发区领导班子之间的配合有多糟糕。

  她自然听得出来,覃浩波刚才夸的那一句是反话,开发区现在不是搞得红红火火,恐怕是斗得热热闹闹了吧?

  各项工作上了轨道才怪,恐怕都已经偏离了轨道吧?

  对开发区,徐莹是很有感情的,从进入体制到现在为止,她的工作能力,工作热情,工作成绩,在开发区的时候可以说都让她自己满意了,然而她这一走,开发区就被刘祖良给祸害了,从感情上来讲,她实在难以接受。

  龚玉胜的事情,徐莹不会插手,可如果龚玉胜空出了个位置,而覃浩波又想争取的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帮,她还是愿意帮一下的。

  只不过,开发区纪工委书记这个位子,市政府方面没什么发言权,她找高洪都没用,而市纪委方面,她人倒是认识几个,但这种位置,如果市纪委一把手秦书记不发话,副书记出面都不顶用。

  不过,这个龚玉胜能够找到张文定头上来,倒也是个好算计!

  这其中的关窍,一般人还真不会想到啊!

  徐莹心里这般想着,却也不会马上就跟张文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看着覃浩波道:“龚书记一心扑在工作上,是个实在人啊……你要把握好时机,努力把各项工作都做到位,啊。”

  “这个工作,不好做啊。”覃浩波苦笑了一声,继续打感情牌,“要是老主任你还在开发区就好了。或者我再年轻点也好,就可以跟着老主任去省里长长见识了。”

  徐莹就笑了起来:“你呀,跟我还耍滑头。”

  这时候,张文定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告了声罪,摸出来一看,是石三勇的电话,也没避着这两人,接通了电话。

  石三勇打电话,自然是请吃饭的,张文定便答应了晚上一起吃,石三勇又问适不适合请一下徐书记,张文定笑着说让他自己拿主意。

  这明显是石三勇对他和徐莹的关系相当怀疑,半是玩笑半是试探呢,他自然不可能上套。

  又说了几句,张文定就说这会儿正跟徐书记一起吃饭,便笑着挂断了电话,朝徐莹和覃浩波说了句:“公安局石三勇,晚上又要装一肚子酒了,呵呵。”

  徐莹微微一笑没说话,覃浩波就来了句废话:“有酒喝是好事情啊,你看我刚才接几个电话,就没一个叫我喝酒的。”

  张文定就笑着摇头道:“老领导,你可不能这么欺负我呀。晚上没什么事吧?一起去。”

  覃浩波自然不会把他这个话当真,摇摇头道:“晚上有个接待,实在走不开,天生的劳碌命啊。酒多伤身,前不久搞体验,你猜什么?脂肪肝、肠炎。张县长,你知不知道哪儿有什么轻闲的地儿,我呆几年养养身体去。”

  说着这个话,他又举起了杯,要跟张文定喝酒。

  “老领导,你可别这么说呀,轻闲的地儿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敢告诉你呀,组织上怎么可能让你这样经验丰富的干部轻闲下来呢?”张文定笑着道,举起了杯,跟他碰了一下,半杯酒就全进了肚子,心中却在想,轻闲的地方还不好找?

  党史办、地方志办这些都够轻闲啊,只要你愿意,向上面反应一下,不需要背景就可以直接去了,在这儿跟我说什么说呀。

  唉,老领导啊,我知道你是想从我这儿走关系搭上木部长的线,可是,你搞错了,我在木部长面前确实比较惯,但你要把我当成了地下组织一号,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外面的传言,信不得啊。

  不过,他这个话,倒也算是安慰了一下覃浩波,你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探一探,但能不能成,我可不敢保证。

  他能够说出这个暗示,也算是还了覃浩波当初照顾他的情了,要不然的话,谁愿意管这种闲事——组织一号的宠信,可不带这么浪费的啊。

  覃浩波听到张文定这个暗示,心中有了一丝意外的喜悦,又敬了张文定一杯酒,寻思着这个事情,要给张文定送点什么才好呢?

  他可不认为自己和张文定的交情深厚到了不出血也能上位的地步,哪怕加上徐书记的面子,恐怕都不行。他觉得,现在这世上,或许会有雷锋,但绝不可能出在官场上。

  不过,给张文定送什么好呢?

  钱这个东西,恐怕是不好的,人家有那么个有钱的女朋友,又有靠山,那是想在官场中混出大名堂的人,肯定不会乱收钱。

  女人呢?行不行?

  他拿不定主意,而且当着徐莹的面,也不好暗示什么,只得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这场酒之中。

  今天偶遇张文定,他临时起意想从张文定身上下个工夫,没想到还真有点效果。

  他在开发区迎来送往,自然在市里也是结识了一些人的,只不过,在人事上说得上话的大领导,他还真没办法去直接打交道,找中间人弯七拐八的,不管中间人吹得多厉害,他心里还是不踏实,总想多走几条路子。

  现在张文定这么给他面子,他也顾不得晚上还要有接待了,敞开了喝。

  ……

  张文定的酒量是很大的,但今天他心情确实不好,连平时三分之二的水准都没达到,跟覃浩波分开的时候,还能够保持着清醒,可一回到家,就有点胡言乱语了:“覃浩波还真敢想,纪工委书记,我又不是市纪委的书记。噢。”

  徐莹伸手在他背上拍了拍,扶着他在沙发上坐下,倒了杯水给他,然后才摇摇头,略带遗憾地说道:“老覃那个人,还是很听招呼的,我走得急,也没给他个安排,唉。”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