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七章 连干三杯

  不管干什么,在尝到甜头之后,又有几个人还能够保持淡然的心态呢?

  许多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都是因为盲大扩大而导致破产的,那还是一个老板来决定的,都忍不住,更何况自主性非常强的几百人几千人甚至是几万人呢?

  张文定自问不会跟徐波一样一年一个新思路,今年种这个明年养那个,但对于规模小了打不开市场卖不出好价钱与规模太大了又会导致供大于求还是卖不出好价钱这个矛盾,他却是想不出来个解决的好办法,有点一筹莫展了。

  吃饭的时候,张文定没有跟孟冬寒多聊附阳镇的项目,却是把自己感到困难的问题摆了出来,看看这位同学有什么见解。

  毕竟,孟冬寒在乡镇干了多年,对基层情况的熟悉程度,绝非他这个年轻的没在乡镇工作过的副县长所能比的。

  孟冬寒听到张文定问起这个问题,倒是没去想张文定是在请教自己,反而以为张文定对附阳镇报上来的几个项目有兴趣,现在要先出个题目考考自己,如果答得如了他的意,那他就往自己这边倾斜一点。

  “张县长,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孟冬寒略一沉吟微微皱了皱眉头,缓缓说道,“农村经济发展得比较缓慢,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到外面闯世界去了,做生意的做生意,打工的打工,都比在家里种那两亩地要好。农村的劳动力,基本上就只剩些四五十岁左右的了。这些人都是苦日子熬过来的,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一块钱两块钱,他们都看得很重。有些人到镇上赶场,就是赶集,搭三轮车,一块钱一个人,还有很多人舍不得那一块钱,靠两只脚走到镇上的,十几里路啊,还有更远的。”

  这个话,说得跟张文定的问题有点不搭界,不过张文定并没有表示出不耐烦的神情,只是点点头道:“农村经济建设任重道远,要抓紧,农民兄弟的生活条件,也要改善啊。”

  孟冬寒没管张文定这是县领导常说的场面话还是一个有良知想干事的官员的肺腑之言,他只知道,自己前面的铺垫做好了,领导没表现出不悦的神来,那他就要把后面的话赶紧说出来。

  稍稍一顿,他顺着张文定的话道:“张县长心系老百姓,安青广大农民兄弟有福了。其实以前有几个村的柑橘是打出了名气的,每年到下柑橘的时候,就有外地老板守在山上收果,收入相当可观。但是呢,他们几个村有了钱,别的村眼红,也种柑橘,最后两个乡基本上都是柑橘,货就贱了。我刚才说了,一块钱,他们都看得很重,只认准别人赚了钱的项目,都不愿试新项目。这个心态,劝都劝不了,不过,一个新项目从投入到产出再到热销,怎么也要一年,慢的要两年三年,有这个时间,也能够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和效果了。”

  听到这个话,张文定也只能暗地里摇头,这个孟冬寒,根本就没有好办法,只是在暗示自己,自己这个副县长分管农业分管个三年时间应该也要调整一个分工了吧,只要这三年内出了成绩就行,以后的事儿,留给下一位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头痛去。

  一瞬间,张文定对孟冬寒就有点失望了。

  啧,这个老官油子,典型的只顾政绩不管民生啊。

  张文定对孟冬寒比较失望,却也没有反感。

  进体制这么长时间,混到了现在的副处实职,换了几个单位,见多了形形色色的领导干部,对于孟冬寒这样的心思,也是见怪不怪了。

  急功近利,甚至是自私自利的人,他也不是没打过交道。

  淡淡然看了孟冬寒一眼,张文定没说什么,伸起筷子夹菜了。

  孟冬寒心里涌起一阵无奈,他和张文定虽然是党校同学,可那么短时间的接触,却根本就摸不清楚张文定的性子,他就不明白张文定为什么对自己说的心里话毫无反应呢?

  姜滋润感觉出了这两个男人之间气氛的沉闷,心想这个状态不行啊,喝酒气氛没搞起来,不适合谈工作啊。

  她和孟冬寒对视了一眼,然后瞄到张文定酒杯里还有半杯酒,便伸手拿过酒瓶,往自己杯中满上了,随后端杯起身,到张文定面前敬道:“张县长,我敬您一杯。镇里的工作,还需要您的大力支持,我跟孟书记来县里,听说是来见张县长,同志们都很高兴,一再跟我们讲,一定要请张县长到我们镇里去走一走看一看……有了您的指导,同志们的工作热情会更高,广大农民朋友的生活会更幸福。”

  这高帽子戴得有点不是那么舒服,我要不喝你这杯酒,那就是不想让广大农民朋友的生活更幸福了?

  哼,孟冬寒跟我是同学,也没敢这么挟威敬酒呢,你这也太目无领导了吧?

  张文定心中不爽,没急着表态,两眼打量着姜滋润。

  这个女人看样子应该快四十岁了,相貌勉强说得上有几分姿色,但却并不能让人一眼之下就想干坏事,身形微胖,属于那种丢到人群里不起一点浪花的类型,能够混到个副镇长,想来也不容易。

  见张文定只是看着姜滋润不举杯,孟冬寒心中就暗骂姜滋润比猪还蠢。

  张文定这家伙年纪轻轻身居高位,杀气重得很,刚才明显是在给我摆脸色呢,你倒好,开口搞气氛也行,可你哪儿能用对付县里那些行局局长的手段去招惹他啊?

  一个徐娘半老的家伙难不成还想让他对你怜香惜玉?真是看不清形势!

  “姜镇长,你这么敬酒,诚意不足呀。”毕竟自己的情人正为难着呢,孟冬寒也只好开口解围了,“你要连喝两杯,不,三杯。啊。”

  酒桌上就没有连喝两杯这个说法,孟冬寒自然不是不知道这个规矩,但为了突出三杯这两个字,他就只好在前面加个两杯了。

  姜滋润一听这个话,赶紧道:“孟书记的指示非常及时,张县长,我就连干三杯。”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