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九章 又来

  反正他张文定是县领导,他怎么说咱们都听他的,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没坏处。

  别说有张文定这号猛人在现场,就单单附阳镇党委书记和副镇长,以及郑举这个副县长的秘书三个人,几个警察都不敢乱来。不过,该了解的情况,还是要了解的。

  郑举很及时地说:“我跟派出所的同志去一趟。”

  对于郑举今天的表现,张文定是比较满意的。在酒桌上安守本份,不乱说话,下楼后见着打架的场面也没有尖叫,自己还没出手前他还想拦在自己身前来着。

  尽管这个秘书没有机会甚至说可能也没有胆子动手,可那个保护领导的样子还是做出来了,这就是忠心啊。

  郑举作出了这个表示,警察们大松了一口气,心中隐隐想着,张县长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蛮不讲理嘛。

  本来张文定是一直都在努力改变着,让自己轻易不动手,争取做到遇事只讲道理不动武力,可是这一次,他又一时没忍住出手了。

  练武之人,就算身居高位也难免会有这种冲动,正常得很。

  刚来的那天他在县政府大门口还大打出手了呢,虽说当了副县长总是跟人动手不好,可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更何况,孟冬寒还挨了一酒瓶,而且那些人也往这边冲了过来,也就怪不得他了。

  虽然他打的架不算很多,但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来讲,像他这样经常动手的举动,可以说是相当异类了。

  这个突然遇到的打架事件,张文定也没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这事儿就已经算是了结了,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却是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他这出手帮了人一把,然后就牵涉出了个大事情,把自己陷入到县里的斗争中去了。

  ……

  这个星期,张文定还给武玲打了个三个电话,发了五条微信。

  电话没人接,微信不见回。

  他心中有太多思念,却也只能压着,然后自我开导,自己跟她本就不是一类人,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与其等结婚后看对方的生活不爽,倒不如现在这么分开了干脆。

  至少,分开的时候留在彼此心里的,还有很多美好,而缺点却还没有暴露出来。

  呃,至于被跟踪被发现和徐莹之间的奸情,这个,这个归于感情问题,与生活与性格无关。

  他想着,等段时间,回忆不那么伤痛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前尘种种,多是欢愉,唯一的不愉快,也只有分手的原因了。

  那样,又何尝不是生命中一种别样的美呢?

  周六,张文定回到市内,在徐莹的房里呆着。徐莹没有回来,自从去了白漳之后,她似乎并不怎么愿意回随江了。

  张文定没有去白漳找徐莹幽会,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好好休息两天,这时候不适合跟徐莹呆在一块儿,因为他总会想起武玲。他自我安慰的时候想得再淡然,可真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又谈何容易?

  人啊,毕竟还是有感情的。

  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小区里的假山水池,张文定回想了一会儿自己这几年的经历,突然间想去山上看看,看看师父,也不知道武玲有没有去山上找她干爹告过状。

  不过,就算是告过状,依着师父的性情,想必也是不会多管闲事的。他老人家多半会认为这只是一种年轻人恋爱时的吵架置气行为,吵过就会好的吧。

  手机铃声惊醒了脑子里正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张文定,他长吐一口气,当了领导就这点不好,虽然有个手机交由秘书郑举拿着,可自己的私人号码,还是有许多人知道,周末想休息一下都不得安宁。

  今天一早上,他就已经接了十几个电话了。

  这个电话是苗玉珊打来的,一接通就笑呵呵地说:“张县长,要请客啊。”

  “请什么客啊。”张文定也笑着道。

  “别装痴啊,都当县长了,还不请客?”苗玉珊的声音听上去心情相当不错,不等张文定说话,她又继续道,“今天回随江,还没地方吃中饭呢,你看着办。”

  张文定无聊得是准备去山上去的,听到她这么一说,心想跟她吃个饭也无所谓,下午或者明天再去山上吧。

  心中这么想着,嘴上却很快就接话了:“行啊,吃驴去,东坡驴怎么样?”

  其实张文定不是很喜欢吃驴肉,不过,上次和苗玉珊、雷贞玉、罗江映一起到东坡驴吃了一回,感觉还可以,便随口说了出来。

  他是真的不明白苗玉珊怎么会跟他像个老朋友似的了,想当初,二人初识,那可是闹到了派出所的,但一番比斗之下,张文定跟邓经纬联合起来,苗玉珊背后的力量又不方便直接干预,所以败得比较难看。而那之后,又是一番交锋,却把苗玉珊的老公江南山给搞下了,还把她的男朋友王本纲给搞走了。

  不管是从哪个角度去分析,张文定都觉得苗玉珊都只会痛恨自己,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朋友的理由。可是自从在白漳碧天华酒店遇见之后,苗玉珊的所作所为,还真像是把他当成了个老朋友了。

  张文定摸不透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便就采取了不交心也不疏远的策略,总有一天,她的目的会显露出来的。

  苗玉珊咯咯笑道:“你们男人就喜欢吃那个。行吧,反正到随江来了,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你喜欢上哪儿就上哪儿吧。”

  什么叫你把自己交给我了我喜欢上哪儿就上哪儿?张文定就一阵无奈,这个苗玉珊,每次说话都是这么暧昧,三句话如果不带点让人往歪处去想的意思,那就真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几个人?大概什么时候到?”张文定直接就无视了她那暧昧的话,一本正经问道。

  苗玉珊道:“就我一个人,十点半的样子下高速吧,十一点应该能够到东坡驴。”

  “行,我知道了。有电话进来,我接电话。”张文定说了句,不等苗玉珊再说什么,便果断挂断了电话,刚才可没人打他电话,他就是找个借口而已。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