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五章 迎难而上

  邓经纬就笑了起来,道:“你这不仅仅是为人民服务,也是流着道德的血液呀。”

  张文定也忍不住笑了,笑过之后,他就看着邓经纬,满脸诚恳地说:“邓哥,这个事情,县里,恐怕也有些不同意见吧?”

  邓经纬大有深意地看了张文定一眼,道:“不同意见哪儿都有,求同存异嘛。”

  张文定就有点不明白他这个话是指的什么了,沉吟着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到现在为止,张文定也还没弄明白邓经纬是偏向县委一号姚雷,还是跟着县长姜慈混的。想到那次李淑汶她老爹回乡,当初邓经纬还透出了点信息,貌似他到安青之后是靠向姜慈的,可是等张文定到了安青上任之后,却发现好像不是这么回事。

  见张文定不说话,邓经纬又淡淡然道:“这个事情吧,县委领导相当重视。”

  张文定眼睛一眯,直直地看着邓经纬,这家伙今天过来,看来不仅仅只是关心自己,还另有目的啊!

  自隋多集团的事情一发生,张文定就觉得县委那边肯定不会闲着,就算白漳晚报的报道与安青任何一位县领导都没关系,但报道出来之后,肯定会有县领导在背后推波助澜,以便从中渔利。

  事态的发展,也隐隐约约地证实了这一点。

  若无没人躲在暗处搞风搞雨,事情哪儿会闹得这么大?还处心积虑散布谣言,把他这个才到安青没靠向任何一方、原本与此事无关但破坏能力不俗的副县长也扯了进去,摆明了就是想把事情搞大搞乱,好浑水摸鱼。

  在安青县,县委一号姚雷和县长姜慈正在默默较量,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张文定也觉得,这次的事情,对姚雷来说,肯定是个好机会,不搞点动作,那真是辜负了组织和人民的期望,也对不起那些被隋多集团污染了的空气啊。

  当然了,怀疑终归只是怀疑。现在听到邓经纬这么一说,张文定就基本上可以肯定了,这个事情,县委那边,可是认真地盯着呢。

  沉吟了一下,张文定看了邓经纬一眼,道:“哦,有县委领导的重视,相信这个事情会很快得到妥善解决的。对了,县委领导有什么指示?”

  邓经纬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看着张文定,脸上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怪笑。

  张文定被他看得心底有点发毛,道:“你就这么干看着?我跟你讲,我不喜欢男人!”

  “靠!”邓经纬翻了个白眼,对这家伙没了脾气,哼哼着道,“县委主要领导认为,当前形势下,稳定是大前提。个别认不清形势的同志,大局感有待加强……”

  这个话说得真的相当含糊,模棱两可。

  前一句,既可以理解成县委主要领导赞成把事情搞大,又可以理解成要把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后一句,个别同志的大局感有等加强嘛,这个也有两种意思,大局感这个东西,团结同志是大局感,服务领导也是大局感啊。

  光凭邓经纬的语气,张文定实在听不出他这个话是指的哪种意思,看表情也有点看不懂。不过,个别同志那四个字邓经纬加重了语气,而且说到那四个字的时候又看了张文定一眼,所以,张文定知道,恐怕县委主要领导所说的个别同志,就是他张某人了。

  反正有一点张文定能够确认,县委一号姚雷对他张文定不满了——从邓经纬这个县委常委的嘴里所冒出来的县委主要领导,那是何人,还用说吗?

  没心思去细想姚雷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张文定心里可是相当不平静了,刚和姜慈闹得不愉快,如果又让姚雷对自己不满了,那自己这个副县长,在安青县也不用混下去了。

  他皱着眉,颇为郁闷地说:“邓哥,我,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

  “我知道跟你没关系,可是……”邓经纬摇摇头道,觉得张文定可能这时候心中有些慌,便点了他一句,“老弟,马上就要撤县建市了,稳定压倒一切啊。”

  张文定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怎么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撤县建市这个事情,不仅仅只是安青县的问题,对随江市来说,也是一大政绩,在安青市正式挂牌子之前,如果安青县搞出个什么大事情,把县长给放翻了,那姚雷这个县委一号怕是没好果子吃的。

  不管事情原因如何,板子肯定都会打到他姚雷身上——你这个班长是怎么带队伍的?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了?

  这个弯一转过来,张文定就明白了,县里肯定有人想把姜慈搞下去,但那个人,绝对不可能是姚雷。

  在这种关键时刻,如果姚雷不讲团结乱搞斗争,那就是对他姓姚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聪明到能够坐到那个位置上的人,怎么可能会犯那种低级错误呢?

  有什么手段,等撤县建市尘埃落定之后,大家再明刀暗箭吧。

  没见姚书记头戴一顶市委常委的帽子,到安青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对姜县长动过激烈手段么?那不是姚书记没胆量没气魄找不着下手的地方,而是姚书记以大局为重,不希望在撤县建市之前县里面出现什么大的动荡。

  啧,自己以前还觉得姚书记谨慎得过头了,现在看来,还是自己没到那个层次,没到那个深度啊!

  “稳定压倒一切啊。”张文定轻轻说了这句话,他有点怀疑邓经纬是不是靠向了姜慈,今天专门找他是帮姜慈传个话,可这个事情,不好直问,他叹息了一声,对邓经纬道,“邓哥,谢谢。”

  邓经纬不急不慢地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呵呵,刚听到个消息,差点忘了跟你说,省农机局有一批新型农用机械……县里可以争取一下。”

  张文定明白,邓经纬并非真的对省农机局的机械感兴趣,只是提个由头,让他找个理由这几天到外面出差去,别留在县里被人当枪使了。

  躲出去吗?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不过,张文定却不愿意这时候躲出去。

  一遇到困难了就躲,以后还干不干事情了?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