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七章 提要求

  张文定就马上站了起来,脸上有几分惶恐又有几分不爽的样子道:“县长,我都是昨天才听说了隋多集团这个公司。”

  姜慈对张文定这个解释是半信半疑,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完全相信的,伸手在空中压了压,道:“坐,坐。对你我还是了解的,放心的。啊。”

  张文定就依言坐了下来,心想这个姜慈也是虚伪得可以了,我跟你才见过几次面啊,你就对我是了解的,放心的?

  如果是木槿花这么说,那张文定肯定会很开心,可姜慈这么说,张文定就提起了警惕性了。

  领导的话,一定要懂得什么时候正着听,什么情况下反着听。

  坐下来之后,张文定就又说:“县长,我对隋多集团缺乏了解,县里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怕我担不起啊。请领导重新考虑。”

  “文定同志,不在有什么顾虑,啊。”姜慈就摆摆手,语重心长道,“你到安青的时间不长,但是你的工作热情和工作能力,同志们都是,啊,有目共睹的。我一直就认为,你是个讲政治顾大局的同志,胆大心细,啊,这个事情现在搞得县里很被动,希望你能够尽快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好。县里决定让你挑起这个担子,就是对你的信任,就是因为你对隋多集团不了解。啊,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更客观地对待各种情况,才能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你说呢?”

  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能更客观?

  这个话,说得那真叫一个咬牙切齿啊,由此也可见姜慈已经快要处于暴走的边缘了。

  虽然姜慈脸上荡漾着慈祥的神色,可张文定还是听出了他话里话外那浓烈的怒火与冰冷的威胁,心中对邓经纬颇为感激。要不是邓经纬提前告知让他有了个心理准备,现在这个话他还就真的不好应答。

  由于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张文定把各种情况都考虑了一遍,所以略作沉吟,便点点头道:“感谢组织上的信任,请县长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只要有关部门的同志们能够密切配合,我相信,一定能够很快把这个事情妥善处理好。”

  这小子张口就想要权!

  姜慈心中有些不喜,可转念一想,张文定来安青还没多久,他自己分管的那一摊子恐怕都还没怎么理顺,现在这个事情牵涉到的部门又不是他分管的,指使起来难度可想而知,不要一下权力,直接就拍胸脯做保证,那就跟二百五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权,姜慈当然是要放一些的,毕竟这个事情也关系到他自己了。

  所以,他当场表示,马上将相关部门负责人召集起来开个会。

  正如邓经纬所说,姜慈在安青的威望还是相当高的,接到通知的部门负责人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县政府,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去触县长大人的霉头,态度摆得相当端正。

  这是一个短会,也是处理这个事情临时工作组的第一次会议。

  在会上,姜慈的脸色不是很好,话说得杀气腾腾的。很不客气地把心中的怒火给透了出来,谁要是敢在这个事情上出妖蛾子,那就别怪他姜慈翻脸不认人。

  他很高调地强调,市委市政府对安青县的要求是稳定压倒一切,让某些有点蠢蠢欲动的部门负责人听得心惊胆颤。

  有市委市政府的指示压在头上,下面想搞事的人也要掂量掂量了。

  散会之后,张文定回了自己的办公室,跟着公安局、卫生局、环保局这三个部门的负责人也一同到了他办公室里面。

  没办法,姜慈今天的火气太大了,有明确的指示却又没有具体的方案,他们只能等着张文定给个说法。

  张文定给的说法很有意思,明天一早,他就带着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前往隋多集团,环保局马上组织技术骨干,明天就进行检测;公安方面做好准备,随时应对可能的突发事件;至于隋多集团员工体检的事情,张文定一个字都没提。

  公安局政委向东方汇报了一个情况,两次集会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目前隋多集团员工里的组织者已经被控制起来了,但群众中的组织者,由于没有证据,群众也不怎么配合,只能说有几个怀疑对象。

  向东方就只是说了这么个情况,并没有请张文定指示,张文定听了之后,也只是说了句知道了,并没有给出什么明确的指示。

  三个部门负责人走了之后,张文定又一个电话打给了县府所在地承首镇镇长,把自己明天的行程说了一遍,让承首镇政府做好群众安抚工作,现在县里已经成立了工作组来解决这个事情,如果在这时候再弄出什么问题,唯他承首镇是问!

  至于隋多集团的员工,张文定则是一个电话,把隋多集团总经理何日红给召到了县政府。

  何日红中午的时候,就又挨了姜慈一通好训,在电话里,姜慈着重提到了张文定,要何日红对张文定保持足够的尊重。

  何日红虽然只是个私企的总经理,但在安青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再加上又是县长的连襟,所以平时对安青官场上的种种事情还是比较关心的。张文定这个新来的却弄出大动静的副县长,他自然是听过的,人家连着跟两个县委常委干过了,他自然不会自大到不把人家放在眼里。

  他这个县长的连襟在别人面前可能够份量,但是张文定先是恶了县委组织一号,后又把政法委书记给得罪了,他何日红自问,再怎么着也比不上这二位爷啊。

  所以,何日红到了张文定办公室,态度相当端正,又是认错又是道歉的,搞得张文定都不好意思发脾气了。

  不过,脾气不好发,该说的事情还是要说的,该表的态度也还是要表的。

  隋多集团的员工闹出这个事情,肯定是有人组织的,虽然向东方说已经把公司里的组织者控制住了,可张文定还是要求何日红警醒点,谁知道还有没有潜在的组织者呢?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