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二九章 不怕

  县环保局的人当众拿出仪器作检测,但却没有马上公布结果,而是说还要回去做技术分析。

  反正这个检测结果什么时候出来,都是由他们说了算,群众跟员工谁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马上就得结果。毕竟,到医院里做个检查,也不是马上就能得结果的嘛。

  看到县环保局的人已经着手检测了,员工和群众顿时就有一种事情能够很快解决的感觉,特别是员工们,本来就被公司使了手段,已经认命了,现在又看到这个情况,虽然还不知道结果,却是早就满意了。

  员工这边一没问题,群众那边又挺松散,张文定再当场表示,等到检测结果出来,一定依法办事,如果隋多集团确实排污超标,该整改就整改,该停产就停产,什么时候排污达标了,什么时候再开工生产。

  张文定的这个表态说得义正词严铿锵有力,配合着他年轻的脸有神的目光,着着实实相当有感染力,再加上早先就有别有用心的人帮他在这些人中宣传过加工之后的威武事迹,倒是让人对他颇为相信。

  当然了,相信是一回事,自己的利益又是另一回事。

  隋多集团的员工不敢跳出来再生事,可群众却没什么顾虑,直接就抛出来一个最让人关心的问题,他们要做体检,要隋多集团赔偿他们的损失。

  对这个问题,隋多集团的总经理何日红就当场表示,只要环保局的检测结果出来证明隋多集团的排污超标到了让人致病的程度,并且医院能够证明病人的病确实由污染导致,那么公司绝对不会推卸责任,一定负责到底。

  这个话听着说得相当豪气,但实际上却有着相当的技巧。

  首先一个,关于体验的问题含含糊糊就过去了,关于治疗和赔偿的问题又往后一拖,为解决这个事情赢得了时间。

  环保局的检测结果最终是什么样的,何日红心里基本上有底了,事情闹得这么大了,超标肯定是超标的,但绝对不会超太多,肯定达不到让人致病的程度,而病人的病情如果不是严重到了一定程度的话,医院里基本上不可能帮病人做出这个证明,就算是严重到了一定程度,那就不能是因为别的原因致病的吗?

  况且,真正病情严重的,现在也就医院里躺着的那两个。

  群众们不知道何日红这话里的道道,却是以为取得了一个阶段性的胜利,对张文定这个副县长的好感倍增,也很快就散了去,跟熟人宣扬张县长的好。

  张文定也不愿在隋多集团多呆,这儿的空气实在是不舒服,搞得何日红请他吃饭,他都不去,只是交待何日红,趁着现在群众的情绪稳定,一定要赶紧做工作,也要尽快改进排污技术,如果再有人闹事,他会封了隋多集团。

  公安局到底还是把几个有嫌疑的人给控制了,再加上隋多集团使了些手段,检测结果还没公布,就没人再闹这个事情了。

  张文定算是松了一口气,周末休息了两天,又是一个周一。刚上班,他就感觉到别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些躲闪。

  其实这些别人,倒也不多,就那么几个。

  张文定是副县长,在县政府里除在呆在办公室就是会议室,基本上很少到处闲逛,想遇到太多人也没那个机会哈。

  所以,那么几个人躲闪的目光,他倒也还没有怎么放在心上。原本星期一是要开会的,但今天姜慈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所以尽管副县长们来上班了,却是没有开会。

  今天是郑举父亲的生日,上周五的时候,郑举就跟张文定说,想请半天假,反正周一上午是开会,他陪着父母亲戚吃了中午饭就赶过来上班。

  张文定最近很少陪伴父母,听到郑举那么一说,倒是觉得他颇有孝心,索性放了他一天假,加上周六周日,让他在家呆上三天陪陪父母。

  所以,今天张文定倒水都得自己动手,也就没人跟他解释什么了。

  隋多集团貌似没再闹什么事儿,也没有媒体对着隋多集团排污超标的事情穷追猛打,难不成是自己一出手就把这事儿搞得太完美了,让县政府的人太震惊了么?

  啧,这就是效率,这就是人格魅力啊。

  念头这么一转,他就索性不想这些东西了,打开电脑,喝了口茶,还没等这口茶咽下喉咙,手机就响了。

  张文定掏出手机,嘴角泛起个微笑,来电话的是有好长时间没联系的黄欣黛。

  若说起来,张文定对他这位读书时暗恋过的老师,现在的爱意没有那么强烈了,但总还有一些,跟对别的熟人是不一样的。

  “黄老师。”张文定中气很足地打了声招呼,没像接下属电话时那般嗯嗯哈哈。

  不管有没有那份暗恋,她总是他的老师,这份情义摆在那儿的,只要没什么特别大的利益冲突,平时当然得尊敬点。

  “在上班?”黄欣黛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说话也没有什么客气的,相当自然。

  “嗯,黄老师有什么指示?”张文定这个话说得就带了点笑意了。

  黄欣黛就笑了起来:“你现在都是县领导了,我可不敢指示你。”

  “什么县领导不县领导,在你面前,我就是学生。”张文定说了句非常讨人欢心的话,然后问道,“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想你了就给你打电话呗。”自从在随江投资之后,黄欣黛当面的时候都会跟张文定开几句玩笑,更别说在电话里了。

  张文定笑道:“真的?太感动了,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报答你呀?”

  “那你想怎么报答呀?”黄欣黛看样子今天心情不错也有时间,聊了这么几句居然还在玩笑上打转。

  张文定收起玩笑的口吻,颇为严肃地说道:“我一个穷公务员,还真想不出什么好报答的,要不,以身相许吧。”

  “咯咯咯……”黄欣黛就是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笑过之后道,“你就不怕我把这个话告诉武玲呀。”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