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作主

  覃玉艳从随江来安青拜会老领导,张文定就不能不招待他以前的下属了。

  当初张文定到市委组织部上班,是在干部一科任副科长。那个时候,干部一科共有五个人,科长邓如意、副科长是他张文定和章向东,还有两个科员范秋生和覃玉艳。

  范秋生跟章向东一个办公室,覃玉艳和张文定一个办公室。虽然没有明确的规定,可事实上,覃玉艳就只对张文定负责,至于另一位副科长章向东,基本上是不会使唤她的,相应的,张文定也不会随便使唤范秋生,哪怕就是后来邓如意到党校学习去了,他有事基本上也只吩咐覃玉艳去办。

  可以说,张文定在干部一科的时候,手下就覃玉艳这么一个兵。

  也正是因为这种关系,覃玉艳有次向他讨个人情,他就给了,让白珊珊把覃玉艳的表弟给收进了开发区招商局。对这么个下属,张文定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张文定请覃玉艳吃饭,就在安青宾馆的餐厅要了个包厢,在这个地方吃饭,显得相当客气。毕竟他和覃玉艳的关系并不是太亲近,若是白珊珊的话,自然不会在安青宾馆吃饭。

  以前在市委组织部的时候,覃玉艳对张文定还是很尊重的,虽然主观能动性不是很突出,可胜在听话,只要张文定吩咐的事情,她都能够很好地完成。所以,张文定也没叫上秘书跟着,这样的话,如果覃玉艳有什么话就可以很放松地说出来,也算是很给覃玉艳面子了。

  当然了,现在的覃玉艳,也肯定是不会再对张文定表白了。

  “小覃啊,喝点红酒吧?越来越漂亮了呀,是不是要请我喝喜酒了?”张文定坐下后,便笑着说道。

  今天覃玉艳并没有直奔他的办公室,而是先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到安青了,张文定知道这是覃玉艳小心谨慎的性子使然,便说中午请她吃饭,然后订好了包厢叫她直接过去等着。这时候二人才刚见面,他便打趣了一句,覃玉艳今年给他拜年的时候,曾说到过有了男朋友了。

  覃玉艳就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看了张文定一眼,又马上移开目光,道:“还早着呢,今天过来有点事,还以为你没在单位。”

  她这个话说得有点含糊,既像是在说有私事要过来一下,顺便看望领导,又仿佛是在说今天过来就是找领导有点事。

  张文定呵呵笑了笑,没问她有什么事,而是招呼服务员开瓶红酒。

  覃玉艳便稳稳地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以前在张科长手下的时候,自己觉得他好帅气又威严,后来张科长成了张局长,现在又成了张县长,帅气好像还是一样的帅气,说话也比以前平易近人了,可是怎么感觉更加威严了呢?

  看着覃玉艳这略显拘谨的样子,张文定心里情不自禁地就想到了白珊珊。

  这两个人,性格差异太大了,心里都是渴望进步的,白珊珊就敢于把自己的心思明确地表露出来,也勇于任事,而覃玉艳呢,颇有那么点有心无胆的意思。

  这个是性格问题,但也跟二人的工作环境不无关系。

  白珊珊是从基层一路打拼出来的,胆子自然大些,覃玉艳坐机关坐习惯了,骨子里就有了种瞻前顾后的因子。

  同样的一个事情,交给白珊珊去办的话,只要告诉她达到什么目的就行了,甚至很多时候都不用说目的,她自己就能够领会领导意图;而交给覃玉艳办,则还要告诉她具体怎么去办,她会一丝不苟地按领导交待的步骤去执行。

  张文定有点好笑自己在这时候居然会想到拿白珊珊跟覃玉艳作比较,他对白珊珊可是一直都非常欣赏的,就像木槿花欣赏他一样。

  对于覃玉艳嘛,他虽然不是特别欣赏,但毕竟做事踏实,对他非常尊重,一度貌似还暗恋过他的,所以他也愿意帮她一把。

  服务员开酒的时候,张文定主动把话题引到了工作上,覃玉艳这才展开了话题,汇报了一下自己的工作情况,然后表示,没有了老领导在部里罩着,日子过得没有以前那么滋润了。

  若是以前的张文定,自然会嗯嗯哈哈一番,可是现在嘛,他就不逗覃玉艳了,很明确地说,等这个周末回市内之后,他会向木书记汇报一下,然后端起面前的酒。

  覃玉艳闻言大喜,赶紧端着酒站起身,激动不已地敬张文定。

  一杯喝完没吃两口菜,覃玉艳又开始敬第二杯了,张文定就有点担心,这姑娘不会借着这个由头喝个大醉然后赖着今天不回去了吧?

  虽然说宾馆里有客房可以安排她休息,但只要一想到她以前曾喜欢过自己的事情,他就觉得有些不妥。

  好在覃玉艳酒量还不算差,也没有在安青住一晚的意思,吃完饭,张文定便派车送她到车站,由着她自己做班车回市内了。

  离下午上班还有四十多分钟,张文定就到楼上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可躺在床上的时候,却没睡着,而是又想到了白珊珊。

  现在木书记如日中天,覃玉艳都忍不住找自己跑关系来了,白珊珊那家伙怎么就不求上进了呢?难道真的是准备做了孙家的儿媳之后就只顾家庭不要事业了?

  脑子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抬手就给白珊珊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里面才传来白珊珊低沉的声音:“局长。”

  “在干什么呢?”张文定微笑着问。

  白珊珊道:“在在外面,没干什么,有事吗?”

  张文定觉得白珊珊说话怎么有点吞吞吐吐的,便皱了皱眉头道:“没事。”

  “那,那我等下再给你打过去,我现在有点事,不好意思啊局长。”白珊珊来了这么一句,然后似乎还和身边人吼了一声什么,便果断挂了电话。

  张文定觉得莫名其妙,这个白珊珊,怎么回事?脾气见长啊!居然敢先挂我的电话!

  然而这个气还才刚刚冒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是个不熟悉的号码,他一接听,里面便传来个哭泣的女声:“张局长,你要给珊珊作主啊!”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