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八章 轻松

  这种不寻常,让人有一种屈玉辉很迁就张文定的感觉。

  娄玉青觉得,就算张文定是市委一号陈继恩的儿子,屈玉辉也不应该会那么迁就,再怎么说也是市政府二把手呢。

  那么,这个张文定,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了——这么年轻的实职副处,想简单也简单不了哇。

  娄玉青觉得张文定不简单,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张文定和娄玉青之间的对话,更重要的是,张文定和武云之间貌似是旧识,而且看样子,好像谁也不给对方面子,但谁也拿对方没办法一样。

  能够跟武云对上且不落下风的人物,简单得了吗?

  娄玉青觉得自己应该要对这个张文定有一个了解了,可别莫名其妙惹了不该惹的人了。但他不会向屈玉辉问,毕竟二人身份相当,而且他直接问屈玉辉的话,多少都有点揭屈玉辉短的意思,毕竟屈玉辉先前对张文定可是显得极为无奈的,这对一个市领导来讲,也是个很没面子的事情。

  以娄玉青的身份,只要有心,想打听省里任何一个县里县政府副职的事情,那都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事情。甚至都不用他亲自出面,只需要给身边人交待一句,身边人自会跟地市里经常打交道的熟人去打听。

  ……

  到市内一趟,遇到一些烦心事,不过张文定很快就把这些事情抛到了一边。回到安青,便又招来县民政局长,要民政局再做一个有可行性的详细的方案出来。

  他跟着木槿花到省里去见民政厅领导的时候,不管厅领导会不会对这个事情感兴趣,他都要提前把功课做足,别到时候厅领导问几句话,他这边一问三不知,那可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张文定是个有脾气的干部,但也绝对是一个肯干实事的领导。

  有人打趣说现在很多干部做事情的时候是在“认认真真搞形式,扎扎实实走过场”,可张文定却不一样。他想搞这个殡葬改革,可不仅仅只是搞一个形式,只是走一个过场。

  他想这么干,顾然是有政绩的因素在里面,可也是实实在在地为民办事,同时也为民政部门多谋一些利益,而且,这其中还有相当大的风险。

  若是别的领导干部,恐怕不止不会这么干,还会把民政局负责人臭骂一通吧。

  殡葬改革的细节问题自有民政局的人去操心,张文定并非只管民政这一个部门,还有许多单位要管。

  别的不说,防洪抗旱的准备工作也是要开展的,总不能真等到地干裂了缝或者洪水汹涌之后再手忙脚乱吧。

  这些工作自不必细表,倒是白珊珊从医院出来,就跑到安青县来了。

  白珊珊跟覃玉艳确实是很有区别的,这区别主要就是表现在说话和行事风格上。

  覃玉艳找张文定的时候,那是处处小心的,白珊珊就不一样,他直接就去了张文定的办公室找,根本就不在意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男未婚女未嫁的,别人想说闲话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白珊珊也很懂规矩,并没有直闯张文定的办公室,而是由郑举通报了一下。

  郑举是认识白珊珊的,也知道老板对白珊珊是很看重的,所以对白珊珊也不乏热情,微笑打过招呼之后,便进去通报了。

  对于白珊珊的到来,张文定有点奇怪,难不成她真的休假了?真的要和孙光耀分手了?

  看着明显精心打扮过了的白珊珊,张文定笑着道:“不是从医院里偷偷跑出来的吧?”

  “领导真是法眼如炬啊,我还要打几天针,但不想住院了,医院里的味道不舒服。吃什么东西都没胃口,所以跑过来蹭领导的饭来了。”白珊珊笑着回答,这是在办公室,她还是按老规矩叫领导,不称呼他现在的职务,也不像在私人场合那般叫局长。

  “你的时间观念还是那么强,值得肯定。想吃什么?看你这模样,得好好补补。”张文定笑呵呵地打趣道,这马上就要下班了,正是饭点呢。

  他也没说今天自己有没有饭局,跟白珊珊,不用搞这些虚的。

  不知为何,跟白珊珊说话,张文定就很放松,特别是现在二人不在一个单位了,不必要戴什么面具,只要不涉及到原则问题,怎么轻松怎么来。

  白珊珊两眼幽幽地望着张文定道:“那领导你就看着给我补补呗。”

  靠,一不小心就被这丫头给调戏了!

  张文定颇为无语,心想女同志就是有优势,偶尔调戏一下男领导,还能够跟领导拉近距离,可如果男同志这么跟女领导说话的话,十有八九就会被记恨上了。

  以他张某人的个性,也只敢跟徐莹一个女领导这么说话,在木槿花面前,都不敢这么放肆。

  下班之后,白珊珊大大方方地跟着张文定一起出去,一起上了车,当然了,郑举也是跟着一起的。

  白珊珊过来随江,当然不是为了蹭饭,她是要对老领导表达一下谢意,毕竟老领导亲自到医院看过她了的,她不过来一下,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当初张文定刚到安青县上任的时候,旅游局的同志们到随江来给张文定庆祝,她由于被孙光耀打了,所以不便过来,内心其实是很愧疚的,但张文定并没有因此而对她有什么看法,这令她相当感动。

  不过,她既然过来了,也不仅仅只是表达谢意,还有继续向张文定靠拢的意思。

  她是下定决心要跟孙光耀分手了,分手之后在旅游局呆着肯定不合适了。

  倒不是说戴金花会在工作中针对她,只说大家都知道了她会成为戴金花的儿媳,可最终却又没成,呆在一个单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啊。

  吃饭的地点就是郑举叔叔家那个店,羊肉是必不可少的,还上了两味正宗的野味——张文定分管农林水,林业局方面跟郑举不可能不打交道,钱财郑举自然是不敢收的,但一些从山里打回来的野物,他倒是收了不少,有一些给父母了,大部分都存在他叔叔这儿呢。

  除了服侍好领导,郑举也要请别人吃饭的嘛。

  

章节目录

我的秘密女上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坐而不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坐而不忘并收藏我的秘密女上司最新章节